赤野千里

实力蓝吹。
随便写点。
基本已经开始养生。
毕生信念就是让纸片人和纸片人谈恋爱。

 

【锤基】Brother (1) (养成paro)

给 @空大寅 的生贺!

祝我们寅老师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一夜暴富有钱花!天天都吃脆皮鸭!(极致的快乐

因为你之前说过想吃年龄差所以...

(下)还没修,修了就发,我对不起你【

生日快乐嘎!

 

 

 

 

Brother

 

 

 

Summary:雷神索尔亲眼看到弟弟洛基死在自己眼前,但几个月之后,奇异博士抱着一个蓝色的婴儿出现在他面前。

 

 

 

 

【0岁】

 

“索尔,来看看这个。”

奇异博士从光圈里走出来,手里抱着一个被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婴儿,冲正在和复仇者们喝酒的雷神说道。

 

这是和灭霸大战之后的第十个月,地球逐渐从那个巨大的创伤中缓过来。索尔通过了神盾局的批准,在地球上修建暂时的阿斯加德的工程也已经完工了,不久之后他就可以带着他的臣民们住进去,再一次拥有自己的王国。

“虽然这比你原来的金宫差得多了,但聊胜于无。”托尼这么对索尔说,但立刻被小辣椒小声说了一句“托尼”,于是便妥协地改口,“好吧,我的意思是,无论怎么样,这算是一个值得庆贺的事情,不如为你开一个派对如何?”

“谢谢你,托尼。”短发的独眼雷神爽朗地笑起来,英俊的面容舒展开,露出一个与这群复仇者初见时阳光的笑容。他与他们一同经历了那场大战,身上沾染了人间的烟火气,与旁人的相处方式和说话语调也都渐渐变得不再像原来那样带着舞台剧式的刻板和庄重。即便如此,他还是准备拒绝“派对狂魔”托尼•史塔克先生的邀请,“但是吾友,阿斯加德的建设——”

“好的——好的——那就这么定了。”托尼摆了摆手,像是没听见索尔的话似的说道。接着他环顾四周,发现周围只有索尔一个复仇者之后,打了个响指,“星期五。”

“是的,老板。”

“通知其他复仇者们,下周六晚上有一个派对,就在复仇者大厦。”托尼想了想,补充道,“有任务的就算了,其他在家里闲着的一定让他们过来。老天,十个月了,我竟然没开过一场派对。”

“好的,老板。”人工智能女声道,“已经向没有任务的复仇者发出了邀请。”

小辣椒背对着托尼冲着索尔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索尔笑了笑,对着又看向自己的托尼道:“再次谢谢你,吾友。”

“嗯哼。”托尼走上前,摘下眼镜,捏了捏他手臂上结实的肌肉,“你应该放松一下,大个子,在派对上好好享受吧。”

索尔笑了笑。

“下周六见。”托尼转身走出了大厅。

小辣椒跟在托尼后面,冲索尔说了声“再会”。

索尔对她笑着点头示意,在两人走出大厅之后,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下来。

奥丁之子,雷霆之神,阿斯加德的现在的王,索尔,在那场战争中失去了太多的东西,即使他现在依旧英俊、阳光,有一双能掀起雷霆万顷的蓝眼睛和蕴藏着强大力量的结实的身体,但疲惫和孤独仍然还是被刻进了他的独眼之中。他开始逐渐习惯一个人独来独往,而不是像少年时期那样总被人拥簇着前行,那总是被托尼和班纳私下调侃的灿烂到有些发傻的笑容也渐渐收敛起来。

索尔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张开五指,然后握紧,又张开,又握紧,反复几次之后,吐出一口气。

“或许是需要喝一杯酒了。”他自言自语道。

 

所以当奇异博士抱着一个婴儿出现在这个以“恭喜阿斯加德灾后重建圆满成功暨复仇者联盟第101次聚会”为主题的派对上的时候,索尔开始怀疑他当初答应托尼这个邀请的正确性。

“别总觉得魔法师在战场之外只会带来麻烦。”奇异博士像是看透了索尔的表情似的抱怨道,“你过来看看,我保证这不是个坏消息。”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好吧,可能也不算个好消息。”

索尔将信将疑地放下酒杯走过去。他身形高大,再加上奇异博士那特殊到夺人眼球的出现方式,原本还沉浸在派对中的复仇者们纷纷投来了目光。

索尔看着奇异博士怀里那个小小的包裹,忽然心里生出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仿佛那里面包裹着的对他而言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

“我说,索尔。”瓦尔基里醉醺醺地靠在沙发上,借着酒劲笑他,“我的王,这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

托尼带头哄笑起来,山姆吹了声口哨,史蒂夫看着索尔脸上笑容无奈地摇了摇头。

娜塔莎注意到奇异博士微妙的神情,心里说了声“不好”,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接着瓦尔基里的话问道:“真的是私生子吗,博士?”

“你们看看就知道了。”奇异博士说,“索尔,你可以来抱着他。”

“噢,是个男孩。”旺达抓着幻视的手激动地晃了晃。

索尔走过去,抱起那个小小襁褓包裹着的婴儿,那种熟悉到几乎令他流泪的气息更浓烈了。

“打开它。”奇异博士说。

“我想我不该认识一个婴儿。”索尔挑挑眉,一边试图冲复仇者们说些什么,“毕竟战后才十个月。”

“嗯,十个月。”托尼喝了口酒,“足够了。”

复仇者们又是一阵哄笑。

“史塔克——”索尔拖长了声音,接着他像是拆一件礼物似的轻轻拨开了覆盖在婴儿脸上的那层薄薄的软布。

一张蓝色的小脸露出来。

整个复仇者大厅足足安静了十秒。

克林特最先站起来,脸上的神情极其不自然,被罗德一把拽住坐下了。

旺达站起来,发出一声极轻的呼声,怕惊扰了这安静的空气似的:“这是...这真是...博士,”她又不自觉地往前走了两步,“他是——”

奇异博士点点头。他看向索尔,发现这个大个子看上去已经惊呆了,那双好看的蓝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掌中这个小小的婴儿。接着他又看向周围的复仇者们,大家神色各异,除了克林特的脸色不算太好之外,总的来说都面露惊讶之色。

奇异博士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虽然洛基之前大举侵略纽约,但在和灭霸一战中却最终选择了在暗里帮助复仇者们,他们都见过他在魔法快耗尽时不得不显出的约顿人的相貌,那冰蓝色的皮肤和血色的双眸曾消散在灭霸无限手套喷射出的能量波里,化成无数金色的光团,飞向浑浊的天空。

“是的,这是洛基。”奇异博士证实了复仇者们的想法,转而对还在发愣的索尔轻声道,“这是你的弟弟,索尔,他没死。”

短发的雷霆之神这才回过神来似的,喉咙里突然发出一声短促的咳,接着他那双捧着这个小小包裹的双手竟然颤抖起来,蓝白色的电流在他指尖炸开,复仇者大厦的灯光突然间变得忽明忽暗。

“嘿,嘿,冷静点,索尔。”娜塔莎和旺达同时站了起来,瓦尔基里坐直了身体,冲索尔道,“你的小火花会吓着他的。”

“抱歉,我只是——”索尔慌乱地哽咽了一下,手中的电流立刻消失了,他抬起头环顾四周,发现复仇者们都看着他,“我只是...”他又低头看向那个襁褓中还是冰蓝色的婴儿,眼里翻涌着大片的柔软和痛苦,他沉默了一会儿,才笑起来,说道,“我只是没想到,我竟然还能见到他。奥丁在上,我以为他已经...”

年轻的雷神不再说下去,复仇者们都不约而同地想起那天邪神化作光团飞走后那万顷雷霆从天而降的情景,那是真正的天神之怒,雷神之怒,蓝白色的雷电化作利刃劈下来,巨大的轰鸣声和雷神的怒吼融在一起,像是要烧毁目及之处的所有事物。

“好了,索尔。”史蒂夫上前拍了拍雷神的后背,转而询问奇异博士,“这是怎么回事?法术?”

“这很复杂。”奇异博士试图解释,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他之前就意识到自己可能会被灭霸杀死,所以留了一部分灵魂让我保管...不管怎么样,这的确是一个法术。总之,他现在回到了刚出生时候的样子。”

“冰蓝色的小鹿斑比,嗯?”托尼动了动眉毛,试图活跃一下气氛,“这张人畜无害的脸可真难想象他曾经是邪神。”

“史塔克竟然在夸奖别人。”小辣椒歪着头喝了一口香槟。

“亲爱的,你知道我从来不吝啬对你的夸奖。”

“放过我吧,托尼。”娜塔莎也笑起来。

一直没说话的班纳在旁边忽然开口:“索尔,我想你可能要松松你的手...你把他抱的太紧了。”

众人的目光再次向那对神兄弟聚过去,索尔慌忙松了松怀里的婴儿,小小的蓝色婴儿因为突然被放开而咳嗽起来,粉嫩的小嘴一张一合,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索尔手忙脚乱地去安抚他,却因为他太小而无法下手,最后只好凑过去轻轻亲吻蓝色婴儿的额头。

奇异博士在一旁按住自己的脸。

“天啊索尔,你的胡茬。”旺达简直快要看不下去了,站起来想要去帮他一把,“你会扎着他的,用手轻轻拍他的背也好——噢,好吧,看样子你的弟弟还挺喜欢你的胡子。”

本来以为婴儿会因为索尔扎人的胡子而哭闹起来,却没想到他竟然像是知道那是索尔似的,竟然主动伸了伸头,用自己软嫩的小脸去蹭了蹭那个满脸扎人胡子的金发天神。

女性复仇者们快要被这一幕可爱化了,瓦尔基里也忍不住放下酒瓶叹了口气:“我要是奥丁那老头,当年我也把这个小家伙捡回去。”

索尔却把旺达的话听了进去,他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弟弟那柔软的小脸蛋,换用手指轻轻逗弄着。

“嘿,洛基。”他轻声唤道。

洛基还没有睁开眼睛,像是睡着了,没什么意识,两只肉肉的小手团在胸前。索尔用手指去戳他的脸,他就晃晃头,伸着小手去找那个打扰自己休息的罪魁祸首。

 

索尔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虽然在这之前就算他已经抱着他的弟弟,他仍觉得自己在做梦。

 

洛基死时他感到的宛如被剜走心脏般的疼痛如今还刻骨铭心,他甚至是在怀疑这个怀里的小东西是斯特兰奇跟他开的一个玩笑,或者是庆祝他终于在地球上建好阿斯加德的礼物,但当他真实地抱着这个冰蓝色的婴儿的时候,他全身上下的血液仿佛都在那一瞬间疯狂流动起来。

这是他的弟弟。索尔想。这种刻进骨子里的熟悉感,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气息,都是经过了无数个朝阳和星辰才留下的。

“你这个小骗子。”雷神低声道,他用胡茬磨蹭着洛基的小脸,然后亲吻着他弟弟的额头,“我就知道你舍不得阿斯加德的王位。”

洛基似乎听懂了他在说什么,抓着索尔在他脸上摩挲的手指,不客气地放到嘴里啃了一口。

索尔没有反抗,任由这个还是婴儿的弟弟吮吸着他的手指,仿佛是在用这种方式感知着他弟弟的温度。

他看着怀里这个小小的婴儿,一时间仿佛穿越了漫长的千年时光,他们又回到阿斯加德四季如春的后花园,站在那棵金苹果树下,空气中飘来好闻的花的香味。金发小王子背着手站在神后的身旁,踮起脚尖去看被母亲抱在怀里的黑发婴儿。他很好奇,但又害怕伤害到这个还没睁开眼的弟弟,于是只有伸出手指戳了戳襁褓中那张小小的脸。

“你好吗,洛基。”他带着惊喜又好奇的笑容轻声道,“我的弟弟。”

 

 

 

【2岁】

 

“我真不敢相信,”彼得·帕克看着坐在沙发上翻看莎士比亚绘本的黑发小孩,“他真的到现在还不会说话吗?可他已经两岁了。”

“到目前为止,三十分钟之内,你已经问了十遍了,彼得。”瓦坎达小公主苏睿调试着手里的芯片,抬头看了一眼洛基,又将注意力放回手上,“我也不敢相信,我明明是来迪士尼玩的,为什么会在这个老旧的大厦里帮你补你的暑假作业。”

“嘿,别这样说,苏睿,这是史塔克先生修的大厦,”彼得跳起来,明明是只小蜘蛛此刻却像炸了毛的猫,他坚决维护史塔克先生的尊严,说道,“特查拉陛下还在这里住过呢。”

“所以我觉得老哥那段时间的状态很遭,一定是没有休息好。”苏睿摊了摊手,“另外请帮我打开一下那边的开关好吗?如果你有很多时间去观察雷神的弟弟,为什么不过来重新写一遍你笔记本上的公式呢?豹神在上,说真的天才,我完全看不懂它们。”

彼得连忙探过身去拿笔修改了一些多余的公式,嘴里还是喋喋不休:“我每天也很忙,你知道的,史塔克先生终于认同我并且给我派了任务,我一定得好好完成才行。”

苏睿默默翻了个白眼,把芯片放进卡槽里,放在桌上的整个程序立刻运行起来。

“完成了,帕克先生。”苏睿放下手里的工具,接过彼得递过来的咖啡,“最后一天完成了你的作业,祝你明天开学愉快。”

彼得的脸立刻垮下来,问道:“为什么你不用上学呢?哦好吧,我之前好像已经问过了,但这也太不公平了,我也想跳级,可是史塔克先生不允许,他还要告诉梅姨...好吧,其实上学也没那么坏,你还记得我之前告诉你我有一个小时候的朋友吗?他叫哈利·奥斯本,他现在竟然又和我是同学了,这可真是太神奇了,我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玩来着。”

苏睿听他说话简直一个头两个大,索性放下咖啡就往外走。

“你真的觉得洛基不会说话吗?”彼得在她身后不屈不挠地喊。

“或许他已经会说话了,只是不想说而已。”苏睿扬了扬手,“还记得爱因斯坦吗?”

“好吧,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彼得嘟囔着,把桌上那道程序的开关关掉,之后他往洛基那边看了一眼,发现蓝皮肤的小孩已经放下了手里的绘本,站起身往窗户外看去。

窗外云层上隐隐约约有几声雷电的轰鸣。

“嘿,小洛基,你真的是在装作不会说话吗?”彼得扬声问道,洛基自然没有回答他,于是纽约的好邻居只好继续自言自语,“奥丁森先生也快回来了,我该走了。不过说真的,莎士比亚戏剧竟然也会有绘本?认真的?”

 

索尔回到复仇者大厦的时候,彼得刚收拾好一桌的狼藉,摆弄着桌上他的假期作业和星期五说着什么。检测到索尔的出现,星期五的声音立刻回荡在整个大厅内:“欢迎回家,奥丁森先生。”

“下午好,星期五。”雷神愉快地回道,他脸上又出现了那样满是阳光的笑容,“下午好,彼得,看来你的假期作业终于完成了。”

“是的,下午好,奥丁森先生。”彼得背上他的书包,勒紧了背带,“在苏睿的帮助下。谢天谢地,她可把我上学期做的课堂试验狠狠嘲笑了一番。”

“了不起的瓦坎达公主殿下。”索尔笑道。

显然彼得还想同他继续展开聊一聊他的课堂作业和苏睿是如何嘲笑他的,但雷神从刚才一进门开始眼睛就开始往沙发上看,说话间也已经走到了沙发旁边,俨然整颗心都已经放到了那个在沙发上看绘本的黑发小约顿人的身上。

彼得眨眨眼,到唇边的话在他嘴里转了一圈,又咽下去了。

他没记错的话,刚才洛基还站在沙发上踮着脚往外看来着。

好吧,兄弟间的小把戏。他垂头丧气地想。史塔克先生总是这么说。

他看到索尔放轻了脚步走过去,像是怕打扰到洛基看书似的,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噢,他明明注意力不在书上,你不用这么小心的,奥丁森先生。彼得觉得自己也快开始唉声叹气了,于是急忙掉转头再一次去检查自己的作业。

索尔走到洛基的身边,就在他准备伸手吓吓自己的弟弟的时候,洛基从书里抬起头来,那双绿眼睛直直地看着索尔。有那么一瞬间,索尔以为自己又回到童年时期,他也曾像现在这样从洛基的背后悄声靠近他,在他看书的时候吓唬这个安静的弟弟,而洛基总是会猛地回过头来看着他,就像现在这样,绿色的眼睛里映着阿斯加德金色的阳光,像是一块璀璨的绿色宝石,让索尔在那一瞬间屏住呼吸。

索尔很快回过神来,问道:“我吵到你了吗,洛基?”他坐下来抱起洛基放到腿上坐着,莎士比亚的绘本也转而落到了他的手里,他抓着弟弟小小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我回来了,弟弟,今天过得怎么样?”

洛基仍然没有说话,他伸手扯住哥哥的金色头发往下拉,看着疼得索尔龇牙咧嘴,自己开心地笑起来。索尔拿他没办法,一边任由他把自己的头越扯越低,一边笑着抱好洛基以免他掉下去。

“我的头发好不容易才长出来,你可不能这样。”索尔说,但显然没有任何威慑力,洛基甚至已经开始揪起两撮头发给他哥哥胡乱的捆到一起。

“听说他们俩小的时候就是这样。”瓦尔基里忽然出现在彼得身边,手上照例拎着一瓶酒,“你不用偷偷地看,小子,就算你站到他们跟前去,他们也还是会这样的。”

彼得的脸有些发红,不太好意思:“我...”

“洛基对索尔的头发好像有什么偏执,没想到重生之后还是这样。”瓦尔基里啧啧称奇,“听以前金宫里的侍女说,洛基曾经还因为不是金发跟神后哭了好久。”

这个时候,洛基已经把索尔的头发捆成了乱七八糟的形状,他发出愉快的笑声,几乎在索尔的腿上站立不稳。索尔看着他也笑了起来,他冲他的弟弟象征性的挥了挥拳头,说:“下次再这样我就揍你了。”但最终还是抱着他的弟弟坐下,一边给他念绘本,一边单手把自己的头发松开。

彼得看着他们想了想,最后还是放弃了,老实说:“我想象不出来。”

“真巧,我也是。”瓦尔基里摇摇酒瓶,“邪神洛基的童年趣事,哈?变蛇,变成地毯,捅肾,可能也只有索尔受得了了。顺便说一句,如果你还想知道更多这对神兄弟的事情,以此去给你的杂志社提供信息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她冲彼得眨了眨眼,“至于报酬,你懂的。”

“我想暂且还是不用了,谢谢您,瓦尔基里小姐。”彼得尴尬地笑了两声,顿了顿,又道,“可是,我不太清楚洛基的状况怎么样,所以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吗?”

“老天,史塔克还真是什么都不告诉你,你好歹也是位复仇者啊,小子。”瓦尔基里不知道又从哪里摸出一瓶酒,咬开瓶塞喝了一口,继续说,“那个地球的巫师说,理论上他的记忆是被清空了,因为两年前出生的时候是作为一个新生儿出生的,但也不排除后来受刺激之后回想起记忆这种情况。”

“这可真是......”彼得感叹,“像同人小说一样。”

瓦尔基里大笑起来,狠狠拍着彼得的肩膀。

“那他也会像别的小孩一样上学吗?”

“这要看洛基自己怎么想。”瓦尔基里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不过就我看来,两岁已经开始看莎士比亚的小孩,可能不需要上学。”她补充道,“我的意思是,在地球上。”

“他说到底还是个神呢!”彼得非常认同这个观点,但突然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语气变得有些急促,“可为什么他到现在还不会说话呢?”

“什么?”瓦尔基里问。

“我是说洛基,我没听到他说过话。都两年了,不管我怎么和他说话,他都没叫我过我。”彼得看上去有些懊恼又有些羞涩,“可他现在已经没有记忆了,叫一声彼得哥哥,也不过分吧?”

瓦尔基里举着酒瓶愣了三秒,然后疯狂大笑起来,酒瓶在她手里虚虚地握着,看上去随时都要掉到地上。

彼得更不好意思了,他摸了摸鼻子,看到索尔和洛基转头向他们这边看过来。

“嗨,我们在说洛基为什么还不会说话的事情。”彼得解释道,“没什么,奥丁森先生,你是在给洛基读绘本吗?”

索尔抱着洛基走过来,黑发绿眼的小孩坐在雷神结实的臂弯里,头靠在哥哥的胸口上,肉肉的小手抓着他的前襟,那双翠绿色的眼睛来回转了转,然后看着彼得眨了眨。

“不会说话?你在说洛基吗?”索尔有些奇怪地问。

“是的,我们纽约的好邻居确实认为洛基还不会说话。”瓦尔基里笑得几乎站不住脚,斜斜地靠在桌子上,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她勾着嘴角摇摇头,欲言又止。

索尔听罢也笑起来,他没抱着洛基的那只手拍了拍怀里弟弟的屁股,拖长了声音无奈道:“洛基——”

洛基在他怀里扭了扭,极不情愿地把头转过来,绿眼睛圆溜溜的,看了彼得一会儿,才磨磨蹭蹭地张开嘴,薄薄软软的嘴唇上下一碰,发出小孩特有的软糯的声音:“下午好,小蜘蛛。”

彼得惊呆了,站在原地半天没说话。

瓦尔基里和索尔都大笑起来,洛基扒着索尔的胸口,冲彼得悄悄吐了吐舌头。

“他不和你说话是因为他不想,吾友。我真的很抱歉。”索尔同情地拍了拍彼得的肩膀,帮他把滑下去的背包带拉上去。

瓦尔基里凑上去悄声道:“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他们兄弟俩说话时候的样子。”接着她又退开两步,恢复了正常音量,学着彼得刚才的语气道,“毕竟他曾经是个把中庭人比作蝼蚁的诡计之神呢!”

好吧,神们总是这样。

彼得看着他们撇撇嘴。

洛基绿眼睛里闪着的小小的狡黠的光,彼得看过来的时候,他呲着白瓷般的小乳牙冲他笑了一下。接着他转过头去,小脸埋在索尔的胸口上,索尔下意识地亲了亲他软乎乎的头顶。

瓦尔基里习以为常地翻了个白眼。

彼得抓着背包带,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复仇者大厦的屋顶。就算重生了果然也还是喜欢恶作剧啊。他这么想到。

 

 

 

TBC

 

 

 

 

  269 23
评论(23)
热度(269)

© 赤野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