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野千里

实力蓝吹。随便写点。
毕生信念就是让纸片人和纸片人谈恋爱。

 

【天行|玄穆】网游之万万没想到 00~10

#天行轶事吧和lof同步更新

 

#微博ID同lof。欢迎来玩(づ ̄ 3 ̄)づ

 

#人物属于黑一,感谢你创造的天行世界

 

*主cp为青玄×亘穆

*穆哥主要使用未被附身时傲娇二逼小腹黑性格

*私设多如山,ooc*3

*笑傲江湖OL背景,太久没打,求考据党手下留情

*以上ok?

*Let’s go!

  

0.

人妖×人妖的网游总是充满了欢乐。

 

1.

亘穆对自己的网游名字感到很苦恼。

这个让他觉得无比×疼的名字自从他降生到出生地,做了几个任务走出红尘客栈之后就让他感到无比的苦恼。好不容易磕磕绊绊练到了四十多级,在世界上拜了个师进了人帮派之后,这个名字带给他的苦恼就更上一层了。

【帮派】游山玩水:擦![战五渣不加血]?这名字帅气。

【帮派】花下三千客:/抠鼻 公子,哪来的徒弟啊?不加血还是奶妈嘛?

【帮派】黑龙:谁的小号?

【帮派】琉璃酥:二当家,不是你开的小号吧!( ⊙ o ⊙ )!

【帮派】ZOU:哎哟喂谁的小号快出来认领!~~

······

进帮还没一分钟就这样被人质疑,亘穆表示他不能忍了必须证明这不是谁的小号!于是他咬着牙在对话框里刚打下一栏字正准备放出去,抬眼却看到帮频上跳出了一行字。

【帮派】公子玄:徒弟,你是谁的小号?

亘穆的表情顿时裂了。

但也只裂了一秒,他又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以表心中的无线悲愤之情。

【帮派】战五渣不加血:呜呜师父冤枉啊┭┮﹏┭┮,窝真的不是谁的小号QQQQAQ~~~~~~

帮频顿了几秒。显然是被不加血同志的一连串Q和销魂的波浪线给震住了。然后——

【其他】游山玩水 将你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头微皱,似乎若有所思。

【其他】花下三千客 将你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头微皱,似乎若有所思。

【其他】琉璃酥 将你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头微皱,似乎若有所思。

【其他】ZOU 将你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头微皱,似乎若有所思。

【其他】橙子 将你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头微皱,似乎若有所思。

【其他】吃人的狮子 将你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头微皱,似乎若有所思。

······

于是亘穆又泪了,你们难道不知道看人名片装备什么的系统会提示吗!!

【帮派】ZOU:看来是个妹纸~欢迎欢迎~/玫瑰

【帮派】橙子:妹纸么么哒╭(╯3╰)╮咱们来对个暗号?粉红??

【帮派】游山玩水:橙橙别把这么迂腐的思想灌输到新来的妹子身上!欢迎不加血妹纸/玫瑰

【帮派】橙子:欢迎不加血妹纸/玫瑰

【帮派】琉璃酥:欢迎不加血妹纸/玫瑰

【帮派】花下三千客:欢迎不加血妹纸/玫瑰

【帮派】黑龙:/玫瑰

【帮派】吃人的狮子:欢迎不加血妹纸/玫瑰

【帮派】吃人的狮子:啊老大你居然打乱阵型!

【帮派】黑龙:8:30上YY帮派活动。友情提示现在的时间是8:29,迟到者后果你们懂。

【帮派】花下三千客:/大哭 老大你好残忍!

【帮派】橙子:我闪了

【帮派】ZOU:帮主夫人快来管管你家这位专制的君主,新来的妹纸都快被虐哭了!

亘穆抽了抽嘴角,什么不加血妹纸你们这名字也起的太草率了吧,还有这位仁兄明明是你快被虐哭了。

【帮派】游山玩水:我管不了╮(╯_╰)╭摸摸头你们自求多福。

【系统】公子玄 邀请您加入队伍,是否同意?同意/拒绝

亘穆点了同意,然后就看到游戏页面左边那一排出现了一个小头像。紧接着就看到队频上他那个师父发来了问话。

【组队】公子玄:有YY吗?

亘穆落在键盘上的手指刚想打“有”,但转眼一想自己不是装小白嘛,那就干脆装的像一点。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疑问 YY是神马?>n<

队频顿了几秒。

【组队】公子玄:……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窝窝窝刚刚百度到了,正在下载><

【组队】公子玄:/拇指 

然后队频就静了。

可是亘穆这边可不静,他想着那个师父一脸抽筋的样子,笑的几乎抽过去。艾玛太好玩儿了,师父不用来调戏简直对不起自己。于是他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又在键盘上敲起来。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西湖><窝下好了~~房间号是啥?0v0

【组队】公子玄:44*****6

亘穆憋着笑把YY打开,重新注册了一个账号登了进去。

他在网上玩唱歌的时候有过YY账号,但那个级别高,加的公会多不说还基本上都是红马黄马橙马啥的,为了不穿帮他就又去注册了一个。

进到房间里的时候,正巧听到一个有些炸的男声在说话。

“复活点!复活点没人守啊奏快带着你媳妇儿过去!…正门正门!橙橙那边只有两个人怎么打得过?…诶不是,狮子你杵这儿干嘛你是少林啊快去抗着!!”

亘穆愣了,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个…黑龙老大?怎么感觉跟频道里说话的气场不一样啊。于是他扫了一眼,在看清谁的名字前面的小绿灯在闪之后,表情又裂了。

游、山、玩、水?

这什么世道,人妖也可以这么光明正大的出来了?!

啊呸呸呸这不是骂我呢。

亘穆表示受到了惊吓,不过事情也总不是那么顺人心意。他还没回过神来,就眼睁睁的看到自己师父面前的小绿灯亮了。

然后,他师父就说话了。

然后,亘穆的表情彻底裂了。

耳机里传来一个好听的、低沉的男声:“小游,我徒弟来了,你声音关小一点。”

卧槽!这真是万万没想到!!!

 

2.

亘穆一时间没忍住,手指噼里啪啦的就在键盘上打起来。

【帮派】战五渣不加血:师父你是人妖?!Σ(っ °Д °;)っ

帮频默了一下。

【帮派】橙子:哈哈哈哈哈二当家你把咱新妹纸吓到了!/大笑

【帮派】吃人的狮子:妹纸妹纸你叛师吧,来我这里!

【帮派】花下三千客:啥啥啥?公子又说话了??/哭泣/哭泣/哭泣坑爹的!又错过了!不过妹纸,一个女号叫“公子”,再怎么也得起点疑心不是?/奸笑

【帮派】琉璃酥:对啊,妹纸,你叛师吧来我这里!/奸笑

【帮派】战五渣不加血:呃(⊙o⊙)…不好意思,发错频了。

帮频又顿了几秒。

然后频道里就是各种哈哈哈。

“没事。”耳机里那个男声在这种纷乱的环境下,声音依旧很淡定。

接着就是一大串“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各种捶桌捶地捶墙笑声从耳机里传出来,游山玩水毫不客气地揭人老底:“不加血妹纸我告诉你啊,你师父的第一个徒弟是个男徒弟,结果上YY听完你师父的第一句话之后就果断退帮叛师了!~这简直就是他惨不忍睹的黑历史哈哈哈哈哈哈哈!!!”

亘穆这边也笑的全身都在抖,可表面上还是的站在师父这一边,装小白。

【帮派】战五渣不加血:师父你好可怜QAQ…

【帮派】橙子:他一点都不可怜!不加血妹纸你不要可怜他!!

【帮派】琉璃酥:真的不加血妹纸,叛师吧,来我这里/玫瑰

【帮派】吃人的狮子:妹纸你是什么职业?

【帮派】战五渣不加血:奶妈>﹏<~~

“那去跟着帮主夫人好了,他是二奶。”YY上另一个听上去年龄不大的男声道,他刚一说完游山玩水就不满了起来:“滚你丫的!你才二奶!!”

【帮派】橙子:咩哈哈夫人你有啥害羞的~~五仙本来就是二奶嘛╮(╯▽╰)╭

“黑龙老大又没说你是他二奶你紧张个啥。”那个年龄不大的男声也在笑,而且笑得毫不掩饰,“你是咱老大的大夫人哈哈哈老大对吧?”游山玩水在这边听了之后深吸一口气,正想给这小子反呛回去,却听有人说话了。

“奏,注意拉怪,哪来这么多废话。”

亘穆一听这黑龙老大的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在心里点了个赞。恩,果然很有老大的风范,不过这听上去,黑龙和游山玩水在现实中也是一对?…还是基友?!

这边帮频上因为黑龙给游山玩水出头,橙子她们这帮女孩子又开始刷些什么“哈哈哈哈果然是看不得自己小受被人呛”“小攻护小受什么的最有爱了”“么么哒老大你们一定要姓福”啥的blablabla一大堆。

亘穆看着不断刷新的帮频,算是明白了一件事。

他这算是进了狼窝啊!尼玛还是耽美狼窝!!

这样下去小清新的气质还要怎么保持!!!

之前在网上玩翻唱的时候,什么攻啊受啊这些东西就已经被圈里的那群妹纸们科普得不能再科普了,所以当看到帮频上粗线如此鸡裂的词语时,他内心说没有小小的惊讶是不可能的,正想着到底该不该坚持小清新这条路时,帮频上又刷了一条与自己有关的消息。

【帮派】橙子:不加血妹纸,咱们来对个暗号啊?粉红?

亘穆放键盘上的手僵了一秒,最后还是决定坚持小清新。他噼里啪啦的打了一串字上去,还没来得及按回车键,就听到自己那个人妖师父在麦上说话了。

“徒弟,你不用理他们。”

正好!顺我心意。

【帮派】战五渣不加血:(⊙v⊙)嗯,听师父的~

【帮派】橙子:好听话的徒弟,我也想要一个┭┮﹏┭┮

【帮派】结水成凌:你嫁我我就给你找一个~☆

【帮派】花下三千客:我去凌少爷,你还没求婚成功啊?

【帮派】结水成凌:好惨的说,橙橙一直不嫁给我QAQ

【帮派】橙子:你恶不恶心,快去守广场!

【帮派】吃人的狮子:原来你们还知道在开活动啊/哭泣和尚血再厚也受不住比我等级高这么多的BOSS啊/哭泣/哭泣

·····

帮频又闹开了,YY上游山玩水下麦,轮到黑龙来指挥。亘穆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忽然看到组队频道崩了一条消息。

【组队】公子玄:有麦吗?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没有┭┮﹏┭┮

队频又停了,公子玄似乎在找措辞。亘穆笑了一下,又发了一条上去。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西西西西湖窝明天去买>n<

【组队】公子玄:/拇指 

【组队】公子玄:设置自动跟随,跟在我后面,别跑掉了。

亘穆设置好了自动跟随,想了一下,又取消了设定。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西湖窝不会设置QQQAQ肿么弄?

人妖师父似乎不想打字,亘穆听到耳机里“叮”的一个水泡音,然后原本黑龙的声音不见了,点开YY界面一看果然是被人妖师父单独拖到一个小房间里去了。亘穆看着这个小房间,还加锁,下意识的就想猥琐一下,但忽然惊觉这不符合小清新的气质,于是忍住了。

“我现在说话,能听清楚?”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v⊙)嗯

“好。你按键盘上的T,然后会出现一个队伍人员表格,右下方有一个设置的图标,找到了吗?”人妖师父的声音很沉,很淡定,似乎也很有耐心,“然后点开,有两项选择,点下面那个选择,再点确定之后就可以了。现在懂了?”

亘穆憋笑到嘴角抽筋,果然是一种在教弱智的感觉,人妖师父现在一定很无语?不过哈哈哈果然很有趣。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v⊙)嗯明白了,谢谢西湖~>3<

耳机里沉默了。

亘穆也顿了一下。果然>3<这种表情符号把这个看上去,不,是听上去很高冷古板的人妖师父给吓着了?

【组队】公子玄:你以后还是像在帮频里一样叫师父就好。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v⊙)嗯嗯好哒~

队频上看着听话乖巧的某人实际上已经笑到捶桌了——艾玛不行了好想看看人妖师父这张脸上此刻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哈哈哈哈哈!!

 

3.

灭门活动很快就结束了,大家都纷纷下了YY改在帮频上相互调戏。亘穆跟着公子玄吃了个饭就出了帮派去刷地宫的BOSS装。期间的各种装无知装小白故意发错频也是必须的。

比如——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师父,然后我们去哪(⊙v⊙)?

【组队】公子玄:先来广场上吃个饭。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 ⊙ o ⊙ )!游戏里也可以吃饭?

【组队】公子玄:来广场上,随便找个椅子坐下,可以领相对经验。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可是是领经验为啥要叫吃饭(⊙_⊙)?

【组队】公子玄:……

世界上大概没有比六个点更能表明人妖师父此刻的心情。

再比如——

【其他】公子玄将你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头微皱,似乎若有所思。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师父不要看o(>﹏<)o装备都好烂嘤

【组队】公子玄:没事,新人都这样。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嘤嘤嘤师父你歧视人家是新人┭┮﹏┭┮

【组队】公子玄:……

【组队】公子玄:组队跟随,我带你去打BOSS装。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好哒~

【组队】公子玄:组队跟随会了吗?

【帮派】战五渣不加血:嘤嘤会了QAQ
此种可怜兮兮的语气一出,帮频又不淡定了。

【帮派】游山玩水:不加血妹纸怎么了?你师父欺负你了?

【帮派】橙子:咋了咋了?二当家你干啥欺负咱妹纸~这徒弟可是来之不易啊/调皮

【帮派】ZOU:妹子不怕,二当家欺负你你就叛师!

【帮派】琉璃酥:对啊!妹子来我这里吧!

【帮派】花下三千客:琉璃怎么又是你?!难不成你要把妹纸!

【帮派】吃人的狮子:这么做真是不道德…

······

亘穆一边看一边笑,等帮频滚了好一阵子,这才慢悠悠的打了字。

【帮派】战五渣不加血:对对对不起我又发错频了QAQ…

······

众人阵亡。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师父嘤嘤嘤QAQ

【组队】公子玄:没事,下次注意。

【组队】公子玄:来40地宫。

亘穆跑到福州城的传送点,点了少室山,等着游戏跳屏。接着公子玄就把他带进了40地宫直奔下层的BOSS,一路上亘穆本想再调戏调戏这个师父,但左思右想没怎么找到话题也就只好作罢。

40级的地宫在系统提示他可以进去之后,亘穆也是来过这里一两次,只不过对于他这种脆皮至极峨眉来说,不组队就刷地宫简直就跟自绝经脉没什么两样,于是他在单刷地宫两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现在被这个人妖师父带着一路狂奔,还顺便看着师父的兔子门徒圆滚滚的屁股,亘穆忽然觉得有个师父还真是个不赖的差事,帮打怪帮升级帮做装备还帮报仇,简直就跟贴身保姆没差距。

公子玄要是能听见亘穆这个心理旁白估计得气个半死。

只不过亘穆不知道的是,在游戏里,徒有师徒虚名的,不帮打怪不帮升级不帮做装备更不帮报仇的师父,更是一抓一大把。

80级的公子玄砍死BOSS之后爆出一只浮光靴,他看了一下,就让不加血妹纸穿上了。

【组队】公子玄:还不错,内功攻击和防御都加不少。你看看你的血量是不是多了?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恩恩~谢谢师父~~

【组队】公子玄:/拇指回福州城吧。

【组队】公子玄:用[飞行棋]直接回去,会吗?

结果亘穆已经一个右键,飞回去了。

看了下经验条,百分之九十几,快升级了,这个时候作为徒弟是不是该拖着师父求带升级呢?亘穆摸了下下巴,鼠标挪到公子玄的头像上,想着该用什么小白的方式来让他带自己,结果这边还没想好,人自己找上门来了。

【组队】公子玄:绿竹做了吗?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么有~~~~(>_<)~~~~

【组队】公子玄:去绿竹翁那里,等着。

然后下一秒就看见世界和帮频上几乎同时闪过一条消息。

【世界】公子玄:绿竹进组,不限等级,速度加++++++++++++++

【帮派】公子玄:绿竹还没做的进组,速度。

很快就有几个人加了进来,帮里的加了游山玩水和吃人的狮子两个,还有两个估计是在世界上看到再组的。

【组队】游山玩水:果然是带你徒弟。不加血妹纸好啊~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这个名字真的好奇怪┭┮﹏┭┮

【组队】游山玩水:唔,不然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叫啊~妹纸你来说一个好了?

亘穆还真就愣了一下。当初这个×疼的名字是一时脑抽给打上去的,现在加了帮了,也总不能让人一直叫这么神奇的名字,但昵称这个问题……尼玛更×疼了啊!

【组队】吃人的狮子:小血吧?

【组队】游山玩水:……

【组队】公子玄:……

【组队】面条:……

【组队】慕容决:……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

 

4.

绿竹刚巧一刷完,青凌就来了电话。

“亘穆啊亘穆啊~”

“叫魂呢你。”

青凌哈哈哈的笑,“来来快下来,我给你带了个好消息。”

“有话就说,哪来那么多毛病。”亘穆敲着键盘去一旁的医生那里回血回蓝。

“这不是电话里说不清楚么~你下来啊,我请你喝咖啡。”

“毛病。”亘穆骂了一句,看了眼时间,还是决定下去听听青凌所谓的“好”消息。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师父><我有点事,先下了~

过了一小段时间才看到人妖师父回了他。

【组队】公子玄:恩,拜拜。明天买个麦吧,上YY。

【组队】战五渣不加血:好哒~师父拜拜,晚安0v0

然后他也没管人妖师父的反应,退游戏下楼。

 

亘穆还是个Z大的大二学生,在忍受了同寝室旁边铺那位同志一个月睡觉时磨牙的噪音后实在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果断交了申请自己租了房子搬了出来。还好他租的地方离学校所在的大学城只隔了一条街,不然这坑爹的上学距离绝对会成为他上课迟到的理由没有之一。要知道,中小学时期的亘穆简直就是打迟到铃的标杆,分分钟踩点到校必准无疑,他敢说第一就没人敢称第二。

当然,这个踩点的技能不好的地方就是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以至于亘穆同志的亲妹妹亘瑶同志也无耻的延续了这个无耻的技能,像他哥一样,光荣的成为了全班的迟到铃报时器。

 

亘穆走出楼梯口就看到青凌靠在一旁戳手机,似乎是感受到亘穆来了,抬起脸来笑了一下:“哟~☆”算是打招呼。

很快,两人便在一家咖啡屋里坐下了。

亘穆搅动着杯中的咖啡,打了个哈欠:“说吧,是什么好消息,非要到这里才跟我说。”

“那我说了~你反应可别太大~”

“毛病你。”

青凌也无所谓亘穆冲他不爽,反倒笑的更内涵,看的亘穆不自觉抽了抽背。

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大哥,回来了。”

果然。

亘穆大脑瞬间当机。

简直就是五雷轰顶的,好、消息。

看到亘穆脸色忽然变僵,青凌很满意这种效果,继续眯眯笑掉节操,“怎么样?我是不是够体贴来着~☆”

可谁知道亘穆却顿时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哼了一声,“回来就回来呗,关我什么事。”

青凌心说你就崩着吧,你这个死傲娇。

可他还是笑眯眯的自己说自己的,“最开始吧,大哥的导师是说要去个两年多的样子,如果在那边能找到好的工作就不回来了。我们家皇太后原本死活也不干的,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想通了,还怂恿大哥在那边找个洋媳妇儿顺便在那边定居得了。”他说到这儿停了一下,像是故意给人吊胃口似的,还不急不慢的喝了口咖啡。

亘穆原本一直盯着窗外,听青凌停了下来就下意识的去看了他一眼,谁知又看到那小子似笑非笑很内涵的样子,顿时就觉得尼玛自己傻爆了,哼了一声,继续把视线往外面投过去。

青凌在心里面上一起笑,清了清嗓子,又继续他的“自说自话”:“后来吧,这还才刚满一年呢,大哥居然就回来了,哎呀我们一家人就觉得吧怎么那么奇怪呢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按理说这国外条件不管是工作啊妞儿啊什么的都比国内好得多啊,我大哥怎么就回来了呢?…喂,你说这是不是挺蠢的。”

蠢,尼玛蠢爆了。

“问我?你的家事问我有个屁用。”亘穆又哼了一声,“你今天明明是来找我吐槽的还说个毛的好消息,毛病,我回去上网了。”说着起身就要走,被青凌伸手拉住。

“喂喂喂我说,我大哥出国前跟你关系不是挺好的吗?我来问问你啊,你不挺了解他的么?”

“……”亘穆斜着眼睛瞅了他一眼,又坐下了。

青凌:“?”

亘穆看着青凌,喝了一口咖啡,说的一字一顿,“我之前跟他关系不错,不过那个是过去式,明白?”

“你们俩又不谈朋友还说什么过去式~”青凌笑的哈哈哈,被亘穆瞪了一眼就立马停了。但很显然亘穆也不笨,青凌都问道这个份上了,而且说话还那么露骨,肯定是知道了什么。于是他也看着青凌,开始问话:“你问这些干什么?”

“啊~我这不是觉得你跟我大哥之前关系挺好的…”

“少装,说实话。

“啊哈哈~其实也没什么我就问问…”

“说实话。”

“你讨厌啦~我说的就是实话…”

“我走了,再见。”

“诶别别别!我说!!”

青凌垂头丧气,“你厉害,每次都是你赢。”

亘穆又哼一声。

“不过我问什么,你都要回答我啊~☆”青凌同志不愧拥有变脸神奇下一秒又是春光满面。

亘穆抽了抽嘴角:“…..我尽量。”

 

亘穆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了。本来只打算给青凌说一点点浅层的东西,可谁知道那小子显然就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不给说明白还不放人。无奈之下,又鉴于他是自己这么多年的好哥们儿,亘穆也就一闭眼一咬牙,基本上全盘托出了。

这么一折腾,就是足足的两个半小时。

躺在床上,亘穆还是没有丝毫的睡意。他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脑袋里却全是青玄。

又不是娘儿们,想个屁。

他闭上眼翻了个身,睡了一会儿,发现还是睡不着,便坐起来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

那条短信一直都躺在收件箱里,整整一年,他删除了无数条短信,唯有这一条,碰都没有碰过。

亘穆看了那条短信一会儿,又把手机扔到床头,躺了回去。

睡吧。

他对自己说。

反正都是不可能的了。

 

5.

新的一天就要有新的面貌!

新的一天就要有新的调戏师父的方式!

于是亘穆在很邪恶的做好了一切准备之后,上了游戏和YY。

游戏帮频上因为不加血妹纸要说话,一群不相干(划去)人士早就刷开了屏。

【帮派】琉璃酥:一定是软软的妹纸声!

【帮派】橙子:花痴(#‵′)凸!

【帮派】结水成凌:花痴(#‵′)凸!

【帮派】花下三千客:花痴(#‵′)凸!

【帮派】吃人的狮子:你们每天都一定要排队型才开心吗…= =

【帮派】游山玩水:对了,不加血妹纸多大了?

由于昨天狮子君提出的“小血”这个坑爹称号被一拨人“……”之后,大家还是欢欢喜喜的叫亘穆是不加血妹纸。亘穆看着这个有关于年龄的问题,摸着下巴笑了一下,打了两个数字上去。

【帮派】战五渣不加血:14…QAQ

······

帮频这次是真的静了。

【帮派】橙子:我…我有点虚弱…

【帮派】花下三千客:扶额。公子,这是未成年啊你之前注意到这个问题了么?…

【帮派】ZOU:二当家,这是犯法啊!

【帮派】琉璃酥:玄哥你任重而道远,我还是识相闪一边好了…

【帮派】结水成凌:恭喜恭喜~☆

【帮派】游山玩水:年龄真的好小呢。

【帮派】吃人的狮子:…为什么我看到了夫人闪闪发亮的母性= =

【帮派】游山玩水:=口=!

【帮派】橙子:…= =狮子GJ!

【帮派】ZOU:哈哈哈哈哈GJ!!

【帮派】花下三千客:狮子GJ!

【帮派】吃人的狮子:/流汗你们歪楼了好吗?= =

【帮派】花下三千客:狮子今天怎么那么犀利?难道不是本人?

【帮派】吃人的狮子:…..你们歪楼了= =

花下三千客在下一秒收到了一条私密。

【私聊】橙子对你说:有JQ!

【私聊】你对橙子说:我也发现了!/墨镜早觉得狮子就是个呆萌受,今天的状态很不对!

【私聊】橙子对你说:一会儿让他上YY说话!

【私聊】你对橙子说:好!!

转接帮频。

【帮派】结水成凌:恩对对~那咱们小妹子来说句话?

【帮派】战五渣不加血:你们都在YY上吗(⊙_⊙)?

【帮派】游山玩水:对啊~今天YY好多人呢,不加血来了说不定还可以唱首歌啊~

【帮派】战五渣不加血:那那那那那师父在不>﹏<

【帮派】公子玄:在,来吧。

【帮派】橙子:诱拐少女即视感。

【帮派】琉璃酥:+1

【帮派】花下三千客:+2

【帮派】ZOU:+3

【帮派】结水成凌:+10086

【帮派】黑龙:该干嘛干嘛去,不要刷屏。

······

黑龙老大GJ!

 

于是在做好万全准备后,亘穆带着满脸坏笑进了YY房间。

最先听到的还是游山玩水的声音:“不加血妹纸来了大家欢迎~!”不过显然要比昨天的炸毛温和了很多,听上去很让人舒服。

“啪啪啪!”某个妹子嘴里发粗来的声音,以示欢迎,“不加血妹纸好啊,我是橙子~”

亘穆眯起眼睛顿了一下。这声音…怎么那么像自家的妹妹的…

“喂喂喂?妹纸有听到吧?”橙子面前的小绿灯亮了起来,“买麦了吧?知道怎么说话吗?”

这下是完全听清楚了。亘穆整张脸都变成了= =。太巧了吧,玩个游戏都能碰上…小瑶是橙子,那那个结水成凌不就是…

= =+

果然最开始准备用变声软件就是个正确的选择!

亘穆调好软件,开麦,十分生涩的,小心翼翼的,说了第一句话。

“喂,大家好…QvQ”

虽然QvQ这个表情没人能看到,但是亘穆那变成LOLI的清脆的声音是很好的传到了粗来!

橙子:“啊啊啊声音好萌>v<~~~~~~~”

如果让你知道这是你哥发粗来的声音你还会是这个表情么…

游山玩水:“果然是14岁的小LOLI啊~”

14岁的声音下是一颗成年男纸的心= =

公子玄:“徒弟。”

亘穆立马作亲热状:“师父~”

这一问一答的,萌化了橙子和花下三千客这俩妹子。当然她们想的是,如果不加血妹纸是不加血小弟弟就好了养成什么的最有爱了嘤!

公子玄:“嗯。”

回答真冷淡。亘穆挑挑眉,不过一想到这个声音说粗什么“徒弟你好萌么么哒”之类的话还真是的鸡皮疙瘩都抖了一地。

这个时候,ZOU忽然插了一句进来:“二当家,我还是觉得这事儿很犯法。”

橙子哈的一下笑了起来:“犯法?~”

拜托,听都能听出这妹纸最后尾巴上那点荡漾的波浪线了好吗!

另一个妹纸的声音钻了出来,比起橙子的声音,这个妹纸的年龄似乎要大个一两岁。不过声音里那同样荡漾的波浪线还是没变:“公子原来打的是LOLI养成的主意啊~~”

YY里静了一下,随后开自由麦的都跟随这荡漾的波浪线浪了起来,哦哦啊啊恍然大悟个不停。

亘穆看了一眼。花下三千客。估摸着也就她能和小瑶一起起哄了。他看着这个名字,又看了看公子玄前面一直都没亮的小绿灯,舔了舔嘴唇。

人妖师父不爱说话,那可得找点儿话题,不然肿么调戏。

于是他返回游戏,按了几个键,就清清嗓子说话了:“师父…”

公子玄:“恩?”

战五渣不加血:“我我我我跳崖了QAQ…”

众人:“=口=!!!”

可他人妖师父只默了一秒,然后依然口气淡然的问:“在哪儿?”

战五渣不加血:“福州城的护城河QAQ…”

公子玄:“有飞行棋吗?”

战五渣不加血:“放仓库了嘤QAQ…”

公子玄:“好,在那里呆着别动,我过来。”

战五渣不加血:“恩QAQ”

人妖师父没了声音。YY里一拨人终于有回神的惊讶的了。

橙子:“我去,不加血妹纸,你怎么跑到山崖下去的啊?”

亘穆表示他现在极度不适应这种感觉!电脑对面的那个好歹是他的亲妹子!可他还是为了师父(划去)装小白舍了自尊(划去)节操,叫了橙子一声…

战五渣不加血:“橙子姐…”娘的=皿=!咬牙!

橙子:“诶~妹妹乖啊哈哈哈好可爱来给姐姐捏捏~”

亘穆:……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就等着被我捏吧。

战五渣不加血:“我没注意的碰了几个键,她就自己跳下去了…”

橙子:“……”

战五渣不加血:“手残嘤。”

众人:“……”

橙子:“没事儿~多练练手就成~”

亘穆顿时觉得自己这个用脸滚键盘的小白形象真TM的深入人心!!!

 


6.

紫妈游山玩水给了亘穆一个黄马。

游山玩水:“不加血妹纸来改个统一的名字吧。格式我扣公屏上了。”

亘穆一边等着人妖师父来“救”他,一边看了眼公屏上“笑傲浆糊゛XX 【职业】”的字样,顿时有点囧。

昵称…真TM是个×疼的东西!

于是他说:“不知道改什么名字…肿么办?”

于是在YY上的人就聊开了。

花下三千客:“战五渣不加血…天呐为什么这么萌的妹纸取的名字这么坑!”

橙子:“好难讲昵称…要不,小战?”

战五渣不加血:“呃…”

小战…还小站呢!你以为我是动画片吗亲妹子!

橙子:“那…小不?”

战五渣不加血:“这个名字…”

花下三千客:“哈哈哈哈小布!!我还三w点张伟是混蛋点com呢!”

战五渣不加血:“…..”

橙子:“那就小血吧…”

游山玩水:“橙橙你的智商怎么和狮子一样了= =…他昨天在刷绿竹的时候也建议用这个名字来着。是吧狮子?”

橙子:“诶?~狮子?~~”

花下三千客:“狮子你不是在嘛?出来说句话~~来和橙子谈谈感想。”

可谁知道吃人的狮子偏偏就是不开麦,硬生生的在帮频里扣字。

【帮派】吃人的狮子:麦坏了,要重新买一个= =说不了话。

【帮派】花下三千客:有JQ==+!

【帮派】橙子:绝对不是狮子本人= =+!!

【帮派】吃人的狮子:叫小血不雅观…那就叫小雪吧= =…

我去大哥!不带你这样转移话题的吧!!

还有叫什么小雪啊!要叫小雪那还不如叫小白好一点啊!!

【帮派】公子玄:叫小白吧。

于是坐在电脑前的亘穆,脸上就只剩下了=口=!

再于是,他整个游戏人生中代表形象的名字就被这么可耻的确定了下来。

 

===============

我叫亘大锤,哦不,我叫亘穆。

万万没想到,我竟然就这样接受了这个可耻的名字。

 

7.

接下来几天亘穆一上线就缠着他的人妖师父带他打怪升级。所以说网游还是要有人陪着玩才有意思,仅仅几天的时间,亘穆的级别就蹭蹭蹭的见风长,级别太低没在世界上收到套装,可人妖师父给他打了一套又一套的BOSS装,以至于每次游山玩水等帮派里的人看到亘穆的第一句话就是——

“哇小白,你又换装备啦?”

亘穆虽然对“小白”这个称呼深恶痛绝,但被叫了这么几天…其实还是没有产生任何的免疫力。可是每次看到人妖师父给自己打的那一套套装备,他还是默默的忍住了反驳这个称呼的想法。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按部就班的进行,那么公子玄和战五渣不加血顶多也就是也纯洁的网络男男(女?)关系,可偏偏就有人,要搅这个局。

 

这天天还没亮,亘穆就被青凌一个电话从床上给掀了起来。

亘穆起床气很重,这么不清不楚的被吵醒口气自然好不到哪去,一接通电话就把对方批了个半死:“三、公、子、你有病啊这么早打电话吵死我很甘心吗我昨晚一点多才睡这才睡了几个小时你想死无全尸吗!”

青凌:…… 

青凌三公子几乎对亘大少爷这种每月总有那么几天的暴脾气司空见惯,所以还是好声好气的嘿嘿笑:“我这不是有重大新闻要和你分享么~”

亘穆还处于迷糊状态:“啊?…哦。”

青凌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吸了口气,这才说:“我大哥,要回Z大来做助教,上的就是你的专业的课。”

电话那头没声音。

青凌拧了拧眉,难不成亘穆他…

“喂?”他小心的叫了一声。

还是没反应。

“亘穆?…穆哥你别太激动啊!你别吓我!”

那头依旧静悄悄的。

“喂喂?!亘穆!”青凌有点慌了,开大了手机音量听声音。

亘穆:“ZZZZZZZ…..”

青凌顿时有摔了手机的冲动!

亘穆你可以再随便一点吗!!这种时候居然睡着了你要我之前做过的那些心理暗示情何以堪啊!!!

青凌悲愤的按了电话。看着手机里通话结束的提示,嘴角勾起一个坏笑。

今天的第一节课就是大哥的哦~到时候迟到了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啊哈哈哈!他现在简直就想指天发出三段式大笑!

 

亘穆跌跌撞撞气喘吁吁但又轻手轻脚鬼鬼祟祟的奔到教室后门,贴着墙喘了口气。

他抹了把头上的汗,摸出手机看了一眼——

还好还好,只迟到了五分钟。

他吸了口气,理理衣服走到后门,弯下腰。

只是五分钟,老头子的眼神儿那么不好一定不会看到….

……

嗯?

后门怎么推不开了?!

亘穆心下一沉,整只手掌贴上去使劲推了推。

门还是没开。

卧槽难不成老头儿把后门锁了?

亘穆表情顿时僵了,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他上次迟到就被老头儿逮了个正着,老头儿对此颇为不爽,并告诫他如果还有下次那他这学期就等着挂科吧。可这次该怎么算…难不成要用头痛腰痛姨妈痛来糊弄过去?!

亘穆越想越抓狂,尤其是想到自己这学期期末挂科的事实,便愤愤地拍了一下手边的墙。

嘭!

一墙之隔的教室顿时静了。

原本讲师的声音也没有了。

亘穆缓缓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左手。

……

为什么他刚刚推门后没有把手放到一边的墙上!

原本半开的教室前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亘穆想,我完了。

讲师从里面走出来,看着亘穆那张脸黑了又白红了又绿,悠悠道:“进来吧。”

亘穆挪不动步子。

他想…

……

他什么也想不到了!

 

8.

亘穆垂着头站在办公室里。

周围人不少,但偏偏他孤零零的杵在角落里,脸对着墙。

是的,他正在面壁思过。或者说,罚站。

因为传说每一个讲课的老师总是会在上前几节课的时候杀鸡儆猴。于是,很不幸的,亘大少爷就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做了那只被杀给一群猴子看的鸡。

也不知道他的鸡血有没有吓到班上的那群猴子…亘穆摸了摸脖子,觉得有点酸,于是就把头昂起来,用鼻子对着天花板。但是也总觉得这次意外躺中好像也不是那么意外…

脑中忽然浮现出那个人的脸,以至于感觉眼前都出现了那人一如既往的清冷的面孔。

…...是真的有青玄的脸来着…..

…..只不过为什么是倒着的…?

……

亘穆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大课这么快就结束了吗!为什么这里听不到铃声!!

他迅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铃儿响叮当之势归位站好,可还是没逃脱青玄不咸不淡的问候:“你的腰力不错。”

亘穆:“……”

亘穆微微偏过头,看到青玄夹着两本书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自然、优雅、随意,即便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将他的风度翩翩体现的漓淋尽致。

亘穆忽然想起两年前刚进大学时,他因受青玄照顾而时常与他同行。那个时候跟在他身后,看他挺拔修长的背影,看他走过时一路上学姐学妹的脸红害羞和窃窃私语(顺带自己也被一拨美人们看到),觉得自己那点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大有“我世交是玄哥““跟着玄哥有肉吃”的世俗想法。

但是现在…..

他斜瞥了青玄一眼,发现青玄竟也在看着他,顿时尴尬的继续用脸对着墙壁。

青玄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靠在椅背上冲亘穆道:“你过来。”

亘少爷暗地里撇撇嘴,一步一步的挪了过去,动作显而易见的僵硬。

青玄也不在乎这些,面色平和的看着亘穆有些倔气的脸,公事公办道:“今天为什么迟到?”

“起晚了。”

“为什么起晚了?”

“闹钟没有响。”

“嗯?”

“…响了…我没听到。”

“嗯?”

“…好吧我听到了,本来想再睡一会儿的,结果睡过了。”

“哦?”

“……”

亘穆一脸的=皿=,心想哦你妹啊哦。不过他现在低垂着头,从青玄那个角度看应该看不到他的表情的。

…其实青玄能很清楚的看到这少爷脸上的表情。他暗自勾了勾嘴角,显然还不打算放过他,又道:“昨天晚上睡得很晚?”他记得亘穆这小子挺爱熬夜。

果然就见亘穆愣了愣,随后点点头。

青玄问:“干什么去了?”

亘穆心想你查户口的啊问的这么详细,可碍于他现在和青玄挺尴尬,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给他顶回去,更不能给这家伙说自己在渣游戏,于是就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呃、我看书。”

青玄看了他一会儿,慢吞吞道:“嗯,好吧。下次早点休息。”

亘穆在一瞬间有点晃神。

以前他也喜欢熬夜,青玄在每天晚上的定时电话最后也都会说上这么一句“早点休息”,那个时候亘穆心里一直觉得喜滋滋的,想着啊玄哥对世交真仗义果然本少爷眼光很不错哈哈哈。而如今,这句话在发生那件事后再次传到亘穆耳朵里,使得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对劲。

“早饭吃了没?”青玄忽然问道。

亘穆忙回过神:“没有。”

“那走吧。”说着便从椅子上站起来,“我请你吃饭。”

……

……

……

哈?!

 

9.
【就是这里,坐下吧。】
【我记得你早上喜欢喝粥,这儿的水果粥和皮蛋瘦肉粥都很好喝,来尝尝。】
【你平时又总是不吃早餐?也难怪,总是白着一张脸。】
【国外没什么不适应的,我倒是看你,就算在国内也整天浑浑噩噩。】
【别动,你嘴角上有······】

“卧槽——!!”
一个鲤鱼打挺,亘穆从床上蹿起来,出了一背的冷汗。
他深吸了几口气,平静了下心情,从床头柜上摸来手机。
4:21。
…..还真是做噩梦的好时机。
回想起梦境最后青玄靠过来的脸,亘穆全身鸡皮疙瘩就一阵一阵的起。
早知道就不应该去跟那家伙吃什么早餐,吃了顿饭下来一整天精神萎靡不说,大半夜还跟中了邪似的梦到…..
“啊!要死了——”
亘穆一头栽回床上,却因为这个梦被搅得困意全无。他把被子从脸上扒拉下来,偏过头,忽然瞄到书桌上的电脑,于是又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开机,上网,登游戏。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亘穆看着屏幕上一身红衣的小峨眉站在洛阳大街上,周围都没什么人,正觉得无聊,突然就看到右下角有人给他发来一条密语。
【私聊】公子玄:徒弟
亘穆= =+,一瞬间看到人妖师父名字中带了个“玄”字忽然觉得格外敏感,他脑中不是怎么的突然闪过一种看上去绝对不可能的可能。不过敏感归敏感,疑惑归疑惑,作为小白徒弟所具备的体贴还是必须要的。
【私聊】战五渣不加血:( ⊙ o ⊙ )!!师父,你还没睡啊?
【私聊】公子玄:恩。我的时间不一样。
【私聊】战五渣不加血:(⊙v⊙)诶?
【私聊】公子玄:我在国外。
亘穆松了口气,心情也变得稍微轻松了点。
【私聊】战五渣不加血:师父好厉害~\(≥▽≤)/~师父还是大学生咩?
【私聊】公子玄:工作了。
那更不可能了。
亘穆顿时有点嫌弃自己刚才那一闪而过的念头。
【私聊】公子玄:中国应该很晚,你不睡?
【私聊】战五渣不加血:嘿嘿嘿~我睡醒啦~做了个噩梦QAQ
【私聊】公子玄:恩。
【私聊】公子玄:来洛阳,我带你副本。
稍微安慰一下会死吗!
亘穆一边想这个人妖师父性格本来就这样我要淡定要淡定不能自动妹纸性格带入,一边接了公子玄的组队邀请,迈着小短腿直奔白发老头。
50副本是蝎王魔窟,整个副本是在一群蝎子的窝里过的,阴森森的,有点五仙教的感觉,而且又到处都是毒草,隔段时间就钻出来咬人一口。像他这样筋骨精通气海都还没强化,50T也没穿上的小峨眉来说,一碰就是掉五分之一血的命。
不过还好有师父带。亘穆略显享受的看着人妖师父在前面挥动重剑砍出一条血路的背影,十分满意的笑了起来。虽然让一个武当奶峨眉这件事情听上去有点惊悚,但貌似他的师父也不是很嫌弃他的样子。
亘穆抬头看了下队伍血条,顿时发现人妖师父的血竟然已经少了三分之一。他下意识的操控着小峨眉向公子玄狂奔而去,一招譬如朝露给他师父回满了血,可就在下一秒,频幕红光一闪...他死了。
【私聊】公子玄:别起来,死着。
【私聊】战五渣不加血:......
【私聊】战五渣不加血:嗯TUT
估计是看着小徒弟的表情太过可怜,公子玄隔了几秒又发来一句。
【私聊】公子玄:你用了复活也是浪费。
亘穆:......

于是亘穆就十分听话的没有用复活了,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一边等着场景转换,一边猛点鼠标收着从怪身上刷下来的绿装。
看着屏幕里的怪一个一个的被砍死,场景一个一个的转换,亘穆忽然手痒痒,也想自己来过一次这个本。笑傲的画面做得很精致,人物场景包括配音都很真实,什么时候自己来刷一次,一定很过瘾。他这么想着,随手翻了翻包裹里的白云熊胆丸(专门用于副本复活的道具)。
【白云熊胆丸×2】
......
亘穆想,还是暂时先跟着师父混吧。

 

10.

然而此时的青家。

【青舜の房间】

“喂喂左边左边,出剑!…哎呀后面有怪!!..小心毒草!...”

“……”

“嗯注意血!不对是右边!!那边有个弓箭手!…剧情退掉!”

“……”

“啊这什么战五渣怎么这么蠢啊,真不知道大哥怎么有耐心带这种家伙。”

“小少爷…”

“干嘛?…你继续打啊!”
“卡住了。”

“……啊啊啊…我要换电脑!”

看着鼓着包子脸坐在一旁的青舜,方冷无奈了一下,移动鼠标重新登录,然后转头安安静静的看着青家最小的少爷:“小少爷,很晚了,睡觉吧。”

“不行,我不困,好不容易偷到大哥的账号密码,我要打个够。”

“可是明天还要上课…”

“那不是有你吗?你要给我复习啊。”

“睡晚了会有黑眼圈…”

“我又不是女人。”

“也会长不高…”

“……”

“总之,小少爷,打完这一次副本就睡吧。”

“…(ーー゛)”

“我会尽力模仿大少爷的口吻的。”

“哼。”

方冷揉了揉青舜的头发,点开聊天栏和战五渣不加血解释了几句,便又开了本。但就在开本而一瞬间,一条信息弹了出来。

【百里灬巜晴雪请求入队,是否同意?是/否】

方冷点了是。

一个52级的五仙妹子入队。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大家好啊~

【队伍】战五渣不加血:你好(゜▽^*))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哈哈,你这个名字好奇葩~/偷笑

【队伍】战五渣不加血:……

【队伍】公子玄:进本。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开心 玄姐姐的级别好高啊,求带/可怜

【队伍】公子玄:先打。徒弟你别打,跟着我。

【队伍】战五渣不加血:好(゜▽^*))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咦?为什么是个女角色要叫公子呢?/疑问

【队伍】公子玄:男的。认真打。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恩恩~玄哥哥求带求拜师/可怜

【队伍】公子玄:先打,再说。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恩恩~

然后那个五仙妹子终于安静了,亘穆在这边看着,一股莫名其妙的不爽油然而生。

这妹子是初中生吧我去,讲话都不经过大脑的吗?

他很听话的一路跟在公子玄身后,跑跑停停,扔扔点数,吃吃红药,偶尔还给自己师父回个血,然而这样的好景并不长。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战五渣不加血,你为什么不打啊?

亘穆一瞬间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队伍】公子玄:她不用,我带她。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嘤嘤嘤,玄哥哥我也求带/可怜

亘穆在心里长叹一声,这妹子真特么作。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玄哥哥求拜师~/可怜

【队伍】公子玄:最后一个BOSS,你们俩都站远点。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玄哥哥人真好/开心

【队伍】战五渣不加血:(⊙v⊙)嗯。

亘穆看着自己的那个带有颜表情的话排在那五仙妹子的下面,顿时就有一种好作的感觉,然而至今他仍能在屏幕上打字带颜表情,不自觉地想为自己的装逼技能点个赞。

公子玄提重剑直上,一片炫丽的技能残影,没过多久大BOSS就挂了。爆出来的金钱自不用多说,这一次出的装备里面竟有一个50T的高属性、高加点的蓝装。

方冷一看觉得不错,准备留给战五渣不加血,顺手就点了【放弃】,然而谁知小徒弟的运气并不好,百里灬巜晴雪摇了98点,而战五渣不加血只摇了2点。

怎么办?

方冷想了想,转头看了眼青舜,发现小少爷也看了自己一眼,眼珠子转了转,显然是在想对策。

“让那个装x的女人让给小徒弟。”青小少爷发话。

于是方冷在队伍里敲了一行字。

【队伍】公子玄:百里,你把这件蓝装让给我徒弟,我给你换其他的一样属性加点的蓝装。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不要嘛,这是我摇到的,为什么要给别人/难过

【队伍】公子玄:我给你其他的,一样加点。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玄哥哥你们欺负人啊/大哭

卧槽。

亘穆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飞快的给了公子玄私聊。

【私聊】战五渣不加血:算了吧师父,我们再刷吧,会有哒(゜▽^*))

方冷又转头看着青舜。

青舜想了想,只有点头。

然而五仙妹子此刻又敲了一句话在队伍公屏上。

【队伍】百里灬巜晴雪:玄哥哥,你收我为徒吧~我就把这个蓝装给师姐/可怜

“卧槽!”

“卧槽!!”

亘穆和青舜几乎是同时叫出了声。

“这女人简直比小徒弟还难搞。”青舜很嫌弃,“把这蓝装给她,打发掉算了。”

然而方冷却一直看着青舜,目光渐渐移到身后的房门上,又渐渐移回来,道:“小少爷,太晚了,我们还是睡了吧。”

“不睡!明天我请假就是了!”

“请假?我准了吗?”

青玄的声音阴森森的出现在小少爷背后。

青舜:“!!!!!”



TBC


  21
评论
热度(21)

© 赤野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