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野千里

实力蓝吹。
随便写点。
基本已经开始养生。
毕生信念就是让纸片人和纸片人谈恋爱。

 

【全职|叶蓝】久别重逢

没错我写了一个通宵……今天早上的课又要狗带了

我好困哭唧唧QAQ

有虫也请见谅QAQ

原著向真的是尽力在还原了

私设炸裂

欧欧西欧欧西欧欧西

最后祝食用愉快ヽ(*´з`*)ノ

@叶蓝深夜60分
 关键词:重逢



久别重逢







「一」

像大多数寿命长且很火爆的游戏一样,荣耀一开始就是很火的。从官方的第一条相关微博到CG一宣二宣再到第一区的开服,从来都是一呼百应,受到众多粉丝的强势围观。好在官方也确实够良心,短短开服的一年里就修正了bug,刷新了副本,均衡了职业,还时不时在节假日开些活动供玩家增加游戏乐趣。

蓝河栽进荣耀大坑的时候刚上高一,被一群班上玩得好的哥们儿带着就不管不顾的买了账号卡,入了游戏。

十五岁,正是好奇心旺盛又飞扬跋扈的年纪,哥们儿义气往往比什么都重要。蓝河又是心软的性子,被朋友这么左右一怂恿,索性当初爸妈耳提面命的成绩也通通抛之脑后了,反正学校是全寄宿制,天高皇帝远他们一时也管不着,当下就拍板买了张游戏卡,隔天就逃了晚自习,几个哥们儿一起翻墙出去准备战通宵了。

结果这一入坑就像中毒了似的,出都出不来。

以至于当初一起入坑的朋友都笑他,说博远,你这还真是打的入迷了啊,整天魂不守舍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谈了个女朋友。

蓝河那时正盯着卷子上那道解析几何发呆,听后就瞥着眼睛看他,说可不是吗,我不就正和我荣耀女神谈恋爱吗?哎我想想,谁把她介绍给我来着?

朋友立马就不说话了,掩饰性的东张西望,咳咳咳咳。

结果却看见蓝河凑过来,脸上怂恿的神情颇有当年自己怂恿他玩游戏时的风采,今天继续出去战通宵,去吗?




于是多次与荣耀女神约会至废寝忘食的结果就是,蓝河期中考试的成绩从入学时的前十名一路狂奔到了班级的吊车尾,鲜红的数字打在雪白的卷子上,刺的蓝河的眼睛生疼,也充分给蓝河爸妈敲了一记警钟。

蓝河他妈也是个理智的人,所以在现任工作和儿子的大好前途两者之间只纠结了一天,就毅然决然的辞职过来陪读。

蓝河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明白自己是不得不和荣耀女神分手了,心疼老妈的同时也心疼自己以后不能打游戏的日子,愣是一晚上翻来覆去地没睡着,那唉声叹气的架势弄得室友心里反而有点惶惶不安。

真是败给你了,行了别唉声叹气了。室友在下面蹬着蓝河的床板,我给你出主意。

真的?蓝河利落的翻了个身,把头露出来。

谁让当初是我带你入的坑呢。室友嘀咕了一句,想了想,又道,很简单嘛,找个代练不就行了?

蓝河想了想,点点头,可行,但价格应该不便宜吧?

啧,谁让你在我们这三区新服找了,去一区找代练价格肯定更便宜,说不定你还碰上特别急需用钱的,到时候你就跟他把价格一通乱砍……

……人家挣钱也不容易。蓝河忽然来了一句。

室友气的直起身照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说许博远你还行不行了?那我让你去找你妈每个月多拿点钱,就说是买参考书,你乐意吗?

蓝河趴那儿想了想,咬了咬牙,终于说道,好吧。

好什么?

高达的手办我就不买了……每天少吃点应该也能省不少下来。

……卧槽,睡觉睡觉!

室友不想再理他。








「二」

代练很快就找到了,一区老司机,熟练人好价也低,蓝河跟他聊了两句就决定是他了,于是在商量了价格之后就向对方要地址,准备把自己的账号卡寄过去。

对方扔来一个地址,蓝河一瞧就“嘿”了一声道,H市,西湖十二景啊,我一直想去来着,兄弟,真有那么漂亮吗?

对方此刻似乎也不是很忙,就跟他聊了起来,说就那样呗,我们这边的人也看惯了,看不出个什么新鲜样来,要不等你有空了过来瞧瞧?

蓝河一看就乐了,说,那行啊,我要是被学校压榨的滴血不剩了就来投奔你,兄弟到时候可要收留我。

那边的代练赶紧发了好几个摇头的表情,说别别别,我这儿都还有俩留守儿童呢,你要再来投奔我,明天咱们都得吃土去。

哎怎么,大哥都结婚了啊?

哪儿能啊!我才17岁好不好!

哦哦哦不好意思,误会了。蓝河急忙发了个流汗的表情过去,同时也在心里替这个17岁的代练唏嘘了一把,才17岁就出来挣钱了,家里是得多不容易啊。

于是他很识相地转移了话题,问道,那大哥怎么称呼?

呃,ID名取第一个字吧。

哦,木哥,代练就麻烦你了。

客气什么,记得按时打钱啊。

……好。





蓝河账号卡被代练的日子就这么开始了,虽然学业繁重,每天也被老妈看的很紧,但他还是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在周末的时候溜进网吧,看看自己那个被代练的账号。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一个半月。G市的深秋在满街金黄的银杏叶里结束了他的生命,来接替它的南国冬日裹着一身冰冷的寒气摘掉了树上仅存的、摇摇欲坠的叶子,飘落在新刷好的柏油马路上,像是被秋天遗忘的记忆,给这座繁华的千年港口城市平添了几分萧瑟。

期末将至,蓝河的成绩在他老妈的监督之下总算回归了正常水平,与此同时,他也发现自己的代练出了点问题。





说实话,代练是个好代练,就是有些时候要精分成另外一个特别没脸没皮的人格。

蓝河最开始发现这个现象是在代练进行半个月后的那个周日,他一如既往的潜入网吧刷上室友的账号,看到好友栏上自己的角色亮着,且级别较上周比又涨了5级,满意的点点头,正准备给自己的号去个私聊,却没想代练先给自己来了消息。

自己拿室友账号偶尔上来看看这件事也是告诉了代练的,所以蓝河也不惊讶,点开消息就看。

【来了啊小蓝。】

小蓝?蓝河奇怪了一下。平时不都是叫蓝田吗?

虽然这称呼跟平时比有点不相同,但他还是礼貌的回复了代练。

【嗯,木哥好。这周你升级的速度也挺快的啊。】

【那是,你以为哥是谁。】

后面还跟了一个叼烟的表情。

饶是蓝河再怎么不会察言观色,当下也发现了今天的木哥有点不对劲,往日的那个温柔又好说话的人怎么今天跟吃错药似的,变得这么张扬,更何况他是一个极其懂得如何与人相处的人,想了想就堪堪地转移了话题。

【哈哈,木哥很厉害我知道的。所以这周的副本有什么变更的地方吗?】

他们在网上一般就聊这些游戏里的东西,偶尔也引申一些话题,往往是代练一边和他聊天一边帮他升级,蓝河就在这边专心致志的和人聊天,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抽卡回去。

不过今天的代练似乎是有备而来,没理睬蓝河的问题,单刀直入,目标明确。

【小蓝啊,我看你这名字挺有意思的,很文艺嘛。】

蓝河:……

蓝河在心里默默无语了一下,正准备回应,就见那边又闪了条消息过来。

【是出自一首古诗吧?】

【是,李商隐的《锦瑟》】






当初蓝河刚玩荣耀的时候,正赶上语文课在教李商隐诗两首,全班人坐在被初秋清晨的阳光照的通亮的教室里,摇头晃脑的背着缠缠绵绵的诗句。什么“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什么“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些被揉碎了夹进历史尘埃里的缠绵悱恻像是一罐存封了很多个年头的麦芽糖,虽然只是轻轻拨开封口锡纸的一角,也让空气里填满了甜腻的味道,伴着南方初秋还未褪去的余热,又就有了别样的清爽。

那样朦胧而无望的爱情是没几个高中生能够真正体会的,蓝河这样自诩半个文艺青年的人自然也是似懂非懂,对着荣耀账号创建页面时,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就冒了这首诗出来,神差鬼使地打了几个字,反应过来时,顶着“蓝田玉暖”四个字的剑客已经站在了新手村里。

为了这个名字他没少被那几个好友嘲笑,室友更是直接拍着他的肩膀大笑道,别说我以后不帮你啊博远,你这名字,八成以后被人当成玩男号的女生。







【谢了谢了,总算满足了我那妹妹的好奇心。】

【你妹妹还挺好学的嘛,多大了?】

【小孩一个……跟你差不多大。】

【大哥,我就比你小两岁。】

【都在叫哥了当然是小孩了你。】

【我去,脸呢?!】

【嗯,摸摸你自己,看看还在吗。】

【……】

蓝河现在确定了,如果这都还是一个人,那他的精分技术完全够格开个培训班。

【想知道名字是不是出自古诗,你怎么不自己去查……你很忙吗?】

【是啊!】

【可我觉得你现在很闲啊!】

【这不是要帮顾客练级又要照顾顾客的情绪陪他聊天吗,哥的手速今天都爆了几轮了。】

【……我谢谢你啊。】

【不谢不谢,太客气了。】

【……】

六个点不愧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









接下来几乎每次蓝河上线遇到的代练都是这个说话很嘲讽的家伙。久而久之,两人慢慢熟稔起来,蓝河也逐渐知道了当年木哥说的那俩留守儿童,其中一个就是他。

【你们俩通常都是用一个号的吗?代打也是?】

【对啊,一般接很多个单子,我这边打完了就去帮他打。】

【那我该怎么叫你啊?】

【不用这么客气啊小蓝,好好叫哥就好了。】

【滚滚滚!!!】

【唉,既然你这么想叫,那哥就成全你,ID最后一个字。】

蓝河看了眼屏幕里排在蓝田玉暖名字上面的木落是秋,活动了下略微僵硬的手指,打了一个字。

【哦。】

【就哦一下啊?我还等着你叫哥呢。】

【呵呵,想的美。】

【啧啧啧,小蓝,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顽皮了啊?】

【……】你说谁顽皮啊?!

蓝河忍住拍键盘的冲动,狠狠地扒了一下鼠标的滚珠。









「三」

时光飞逝,又是一年走到了尽头。

彼时蓝河正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和围巾, 手里捏着刚收到的账号卡跻身拥挤的挤地铁人群。

除夕夜,守岁时,入眼的都是大片大片喜庆的红色,整个城市都在为迎接新的一年而做着准备,神色喜悦急迫得像个就要出嫁的新娘。

蓝河在地铁上被挤的东倒西歪,手环险些抓不住,耳旁还是嘈杂的人声和电视里例行播放的春晚前准备节目,闹腾的不行。可这一切都没有对蓝河造成影响,他一个人缩在一边,神情专注地看着手中这张离开自己两个多月的账号卡。

一遍一遍,翻来覆去,卡上与除夕相称的红色似乎都要染到了他的手上。

蓝河想,他的剑客,他的蓝田玉暖,终于越过大半个中国的山河又回到了他手里,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另他兴奋的了。他心中的兴奋和跃跃欲试根本藏不住,像是终于结束了长久的异地恋的恋人一样,恨不得马上插上卡到竞技场疯狂pk一番。

可传统的节日还是要过的。当蓝河真正登陆游戏里的时候,夜幕早已彻底黑透,时针不偏不正地刚好指到11:30。

他翻开仓库查看了一下个人物品,又去NPC那里领了除夕常规跑腿任务做掉,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要给代练说一声。

点开了好友栏,木落是秋亮着的名字在一排灰色名字中格外刺眼。

蓝河想了想,还是中规中矩地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账号卡收到了,谢谢。】

【小蓝来了啊,不过除夕吗?】

不知怎么的,蓝河忽然松了口气,看着那人熟悉的语调,他忽然就觉得特别亲切。

【除夕不就是吃吃团年饭看看春晚么,没什么意思。你不也没过?】

【哥在过啊,现在哥手边还有一盘饺子呢

。】

【骗谁呢?在电脑旁边过除夕?你爸妈不管你啊!】

【嗯,不在家过。】

【大过年的不回家,你这是在玩离家出走吗?】

【对啊。】

蓝河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一瞬间僵硬了,放在键盘上的手也像是被冻住了似的,敲不出一个字。

按照这家伙的性子很有可能是在逗自己,但蓝河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难过,替他难过。他扭过头看着小区里升起的一盏盏孔明灯,良久,才又把脸转回来,盯着屏幕里简短的聊天记录。

他知道他不该在这个时候八卦,可好奇的种子却像是在心里生了根似的疯长,他的手指刚触上键盘,便不由自主地打出了几个字发了出去。

【为什么啊?】

那边没有回复,蓝河这才惊觉自己的不礼貌,打算快速道个歉弥补一下,可一句话还没敲完,那边就来了回复。

【我想打游戏啊!】

【家里人不让,你就离家出走了?】

【对。】

【这算什么?梦想吗?】

【是啊!】

蓝河不说话了,他感到有些哭笑不得,可放在键盘上的手却渐渐握紧,像是要压抑住从心底泛上来的羡慕和少年人特有的热血冲动。




大概有些人生来便是如此,想走就走,想留便留,世界上那么多的规则和束缚于他们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碎石,轻而易举地踩上去,甚至可以不去理睬。




蓝河想,隔着屏幕坐在对面的那个人大概就是这种人。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一刻,他真的羡慕的要死,也嫉妒的要死。





“为了梦想”,多么美好的字眼,这个年纪的少年是那么的骄傲自信到不可一世,没有谁不渴望自由,没有谁不向往踏上梦追寻想的道路,他们虽总是一意孤行到头破血流,可就算是这样,也仍然愿意继续倔强坚持下去。但大多数的他们最后都失败了,像是刚长出双角的小羊似的被父母从寒风凛冽的山峰上拎下来扔进温暖的牧场,直到成人。

而那些坚持下来的,要么一步错失,坠入深渊,要么步步为营,直至封神。






蓝河看着屏幕里游戏人物花花绿绿的衣服和略显空洞的面部表情,想了很久,又像是在平复心里燃烧起来的火焰,终于在聊天框里郑重的打下了“加油”两个字。

谁知那家伙并不领情。

【你不说哥也知道啊。】

蓝河原本激动又羡慕的心情瞬间崩溃。

【……求求你当我没说!】

【那不行,这不明明白白写着的么,你可不能赖皮啊。】

【……说得你好像很委屈啊?!】

【那可不。这官方不是说要举办联盟了么,前段时间还有人来问哥要不要去当个职业选手。】

【什么?!】

【到时候考虑让你当个哥的粉丝会会长。】

【我什么时候成你粉丝了!】

【呵呵。】

你妹啊!蓝河泪流满面,心想你这说了一半又不继续说下去是几个意思啊?!

他憋不住,又噼里啪啦的敲键盘追问。

【什么职业选手?说清楚啊你!】

结果代练那边就跟没看到似的,插科打诨的讲着其他的事情。

【春节任务你有队一起做吗?】

【有!】

【退了吧,哥这里刚还差一个人。】

【组别人。】

【我们强首杀,刷记录,免费上电视啊。】

【……我答应我朋友了。】

【爆出来的装备让你挑一件。】

【……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耻啊!】

【哥让你挑装备上电视还无耻啊?】

【那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

看着从那边发过来的省略号大法,蓝河的心情终于好了一点。





午夜的钟声在此刻响起,客厅的电视机里传出的烟花声和外面的烟花声混成一团,在耳旁炸开,像是要把新年的喜气带到人心里。

蓝河伸了个懒腰,看着世界频道上飞速滚动起来的祝福,动了动手指,也发了一条出去。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那人也很快的回复道。









「四」

整个寒假蓝河都泡在网上,虽然大多数时候依然是和他的那几个哥们儿一起刷刷任务打打怪,但有时候也会被代练坑去做苦力,美其名曰“帮他磨练技术”。

都是年轻人,又几乎是朝夕相处,三人很快打成一片,就连那两人护得严实的宝贝妹妹蓝河也是见过好几次。两人年纪相仿,兴趣也都是偏文学,很快就聊了起来,以至于后来招致木哥嫉妒,愣是以“电脑用多了对眼睛不好”为由驳回了妹妹所有的上网申请。

那个时候蓝河的网游世界还很单纯,没有勾心斗角的公会争夺,也没有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只是纯粹的完成任务,跑跑地图,体验着网游带给他的快乐。







寒假很快结束,蓝河照旧将账号卡寄往H市交由那两人代练,而自己仍是在每个周末想尽办法的避开老妈视线出去上网。


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的过着,时间悄无声息的静静流淌。G市街头干枯的树枝抽出了新芽,转眼间又是姹紫嫣红的一片,紧接着浓密的绿叶覆盖了整个城市,被剪碎了的光线从枝叶密密的缝里撒下来,团成光斑叮叮当当的碎了一地。

之前在寒假的游戏时,他们三人约定来年夏季再一起打本刷材料,可夏季才刚刚探出个头,这样的约定就被一张账号卡打破了。

六月初的时候蓝河收到了自己的账号卡,从H市寄来,单薄的一张卡,没有半张用来解释的纸片。

他起先很不解,插卡上网连续几天敲着木落是秋都没有回应,直到看到了荣耀官方给出的第一季职业联赛时间安排表时才幡然醒悟,原来那两个人,可能真的迈向了封神的道路。

他在遗憾的同时也是欣喜的,想着这么厉害的两个人曾与自己并肩刷过记录,多少还是有几分自豪和骄傲的,虽然并不知道那两人的样子,甚至连名字也不清楚。

从那以后,蓝田玉暖好友栏里木落是秋的名字再也没有亮起来过,蓝河和那两个代练也彻底断了联系。






而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间在一个回眸或者一个转身之间溜得飞快,眨眼已是好几年过去。

蓝河高三那年为了冲刺大学而不得不上缴了自己的账号卡,结果高中毕业后的第一天因为太过兴奋,不小心把卡掉进了排水沟,从此彻底失去了蓝田玉暖。

之后上了大学,有足够的时间打游戏,他的蓝桥春雪也渐渐在网游里被人熟知。

大四毕业那年,在同届都对找工作焦头烂额的时候,他成功签约蓝雨,而他的蓝桥春雪也被列名为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蓝团长更是成为蓝溪阁众多妹子求抱大腿求交往求睡的对象。





之后,第十区开服,他被会长春易老派去开荒。




在那里,他遇到了那个从神坛上走下来,怀揣着梦想与初心,重新开始的君莫笑。

也是把第十区搅的鸡犬不宁的君莫笑。





当系统通知君莫笑通过他的好友申请的时候,蓝河反而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拍了拍自己的脸,用最公事公办的,温和的语气给对方发去了第一句话。





“你好,兄弟,认识一下,我是蓝溪阁第十区公会会长蓝河,大号是蓝桥春雪。”

“你好。”








「五」

再后来,经历了一些波折,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

第一次温存后,叶修搂着蓝河躺在床上断断续续的讲着以前的事。从离家出走到与苏家兄妹相遇再到苏沐秋的意外和自己带领嘉世的第一次出征,他讲讲停停,像是在感慨,又像是在回忆,蓝河也就躺在他怀里静静的听着,偶尔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故事说长也不长,叶修讲完后发现怀里人一动不动地趴着,就调笑着捏了捏蓝河的脸,问道,怎么样蓝河大大,消化完了吗?

蓝河捂着胃作愁眉苦脸状,信息量太大,你让我再缓缓。

叶修笑着又将人搂得更紧了点,想了想,就说那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呗,是我应该17岁的时候。沐秋那时候银武研究疲了就接了个代练,结果自己给人练了两天就又跑去捣鼓银武了,就只有把这号扔给我练。当时那号的主人还是个高中生,和沐橙差不多大,结果特不经逗,一逗就老炸毛……诶别说,和你倒还真有点像……

哪个区?蓝河忽然打断他的话。

我想想…第三区吧。

是不是一个剑客?

名字是四个字。

来自一首古诗。

第一个字是蓝。


……噗。



蓝河和叶修对视两秒,同时笑了出来。








「六」


你看,就像王家卫说的那样。

这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完了。】

【碎觉去啦(*°∀°)=3】

  250 42
评论(42)
热度(250)

© 赤野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