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野千里

实力蓝吹。
随便写点。
基本已经开始养生。
毕生信念就是让纸片人和纸片人谈恋爱。

 

【天行|玄穆】网游之万万没想到 41~46(END)

00~10

11~20

21~30

31~40




41.

亘穆悲剧的发现卫生间里竟没有一个人,但这一就不影响他此刻怀揣的那份对青玄的不爽。他看见青玄锁了门,虽然心里一紧,但更多的还是怒气值瞬间上窜的那几个level。

“青玄你想干嘛?干架吗?!”

青玄看着他全身上下都处于戒备状态的样子,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亘穆。”他缓缓靠近他,轻轻叫他的名字。他进一步,亘穆就退一步,一直和他保持着安全距离,虽然在这期间亘穆的眼神依旧凌厉,没有半点怕他的样子,但最终,“啪”的一声,他的背抵到了门上。

靠。亘穆在心里骂了一声。这情景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呢?

还没等着他多想,青玄凭借着高他五公分的优势就压了上来。他的手撑在亘穆身后的门上,像上次要吻他一样低头看着他,轻声道:“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吗?那我先问你一个问题。”

“少在这儿转移话题!”

“你明明喜欢我,为什么就是不说呢?”

.....我靠?!

亘穆瞬间一个大写的懵逼。一半是震惊于青玄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心情,一半是感到这人脸皮如此之厚,这种话也能风平浪静的说出来。

“不是吗?”青玄将亘穆眼中的惊异看得一清二楚,心里又有了几分底,嘴角轻轻勾了勾,眼睛里也有几分戏谑的神色。

亘穆的眼神都在躲:“我靠你少转移话题啊?!就算这样你也得先给我解释清楚。”

“我不是说了吗?因为我喜欢你,亘穆,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青玄的声音低沉,仿佛一坛开了封的陈年老酒,他的脸渐渐向下压,就快要触碰到亘穆的鼻尖时,突然间侧了过去,埋到了亘穆的肩上,撑着门的手也收回来保住亘穆,用力的抱着,像是用尽全力一般。

“.....”

不可否认的,亘穆心里确实有那么一点点感动,但想着就这么原谅这家伙了也太没有原则了,于是又赶紧在心里疯狂的唾弃了自己一番。

谁知青玄一抱上就有不撒手的趋势。

“喂...”亘穆推了推身上的人,结果发现青玄又抱得紧了点,这才憋不住的来了一句,“再紧我就勒死了...”

青玄这才松了松手臂,可头仍埋在他的肩上。

两人就这么抱了一会儿。这期间亘穆的心思可谓的是千思百转,一会儿想到青玄从小到大对他好的时候,一会儿又想到这次布了这么大一个局让自己往下跳又觉得心里憋得不舒服,好半天才坑吭哧哧的开了口:“你要抱到什么时候?”

“你什么时候不生气?”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

“现在。”

“废话,那你自找的!活该给少爷我下那么大一盘棋。”

“那也是有原因的。”

“...靠。”这会儿没那么激动了,回顾着前面青玄接二连三的告白,亘穆这时候才忙着脸红。

青玄的头埋在他肩上,即使不看怀里人的表情,他也能想象得出来亘穆脸红的样子。他仿佛是做完了一个浩大的工程,浑身上下终于可以休息了一般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然后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亘穆。”

“啊?”

“...小穆。”

“哎你,换个称呼,这么多年不叫了也不见你觉得别扭。”

“嗯,不别扭。”

“.....”

亘穆推开了青玄,整了整衣服,说道:“行了吧?走了吧?一会儿碰上要来解决生理需求的客人怎么办?”

青玄只是笑着看着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亘穆转头打掉:“行了,放手——唔——”

青玄俯下身在亘穆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很快又退开。

亘穆倒也没躲,只是亲过了之后看了青玄一眼,道:“我之前的气还没消啊。”

青玄直接笑出了声。

让你消气,我还有很多种方法。

 



42.

总之,在一起和不在一起的表现还是很明显的。虽说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明眼人都发现玄穆两人之间的氛围与之前比是明显的不同了。意外当了一把剧情推动者的信娘和穹穹还在感叹刚说了玄哥下手不快呢现在就是真的了,这脸简直打的啪啪直爽;另一边,霍琊和游浩贤反正也是过来人,两人之间气氛一边就立马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当然也都是对视一眼就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只是笑笑,便也不再多言。

只是这活脱脱的多了一对隐形秀恩爱的,可苦了这一路上的单身狗们。

 

下午他们包场去看了电影,可是前台操作有误,最终多给他们换了六张情侣厅的票,这立马就弄得众人很尴尬,虽说霍游这一对是公认的并且在现实发展的情侣,可其他人都是游戏里打打闹闹的,如果真去坐那什么半包围式的情侣厅,还真不是很合适。

最后还是游浩贤发表意见说,这种时候就应该把票留给妹子们,我们坐不坐情侣厅都那么大回事儿。

众人纷纷都说好好好,可最后数出来,这次来的妹子只有4个。

信娘,穹穹,亘瑶,墨律。

“天意如此,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啦。”游·帮主夫人·浩贤摇着票进情侣厅的时候这么说到,意料之中的换来了一波不服的起哄声。

亘穆看着他们那些人就笑,想着帮里平时这种打打闹闹的气氛忽然就有那么一瞬间的感慨。

“唉...”

“叹什么气?”青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单身了这么多年,亘穆对忽然旁边就站个人的这种状况还颇有点不适应。他转过头去就看到青玄微微带笑的嘴角,然后自己也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青玄更莫名其妙。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平时都木着一张脸忽然这么笑有点不习惯哈哈哈哈哈。”

青玄也没说什么,只是等着亘穆笑,在要进场的时候越过亘穆的手拿过了电影票,然后双手一兜,搂着人的腰走了。

亘穆:“.......”你好腹黑啊?!

 

电影看的是新上映的《007:幽灵党》,新一任的邦女郎刚从《复仇者联盟2》里被人一脚蹬下五角大楼,转眼到了这边又开始贯彻好莱坞女星都具备的穿一双恨天高跑全场的技能陪邦德先生打打杀杀。电影是好的,但也架不住亘穆这种略宅的小青年发现一些莫名其妙的点,然后在内心进行炮轰般的吐槽。

——当然,坐隔壁情侣厅的那两对好姐妹get到的点绝对不会在他之下。

之前虽然看电影都是有人陪的,但和青玄来看电影估计那也得追溯到十多年前,所以青玄在看电影时候是个什么样早就被亘穆抛到脑后,电影刚开始演到军需官Q出现时亘穆就开始冲青玄小声嘀咕。

“欸,好gay。”他道,“小胳膊小腿的,看着一折就能断。”

青玄没出声,抓了两粒爆米花递到他嘴边。

亘穆看了一眼,吃了下去。

电影继续进行。

邦德去罗马参加了一个葬礼,然后为了获取情报睡了死者的妻子。虽然007年龄已经没有其他小鲜肉那么年轻,但身材仍旧保持的完美,衣服一脱,八块腹肌,漂亮的人鱼,紧实的双肩,有力的臂膀,毫不遮掩地展现在众人面前。

亘穆亲耳听到坐在他前面的那一对妹子用力的“啧啧”了几声,于是自己也凑近青玄,感叹了一句:“啧啧,人都老大叔了身材还那么好。”

青玄抓着爆米花正准备往亘穆嘴里喂的手一顿,转而将爆米花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正在张嘴的亘穆:“.....我说你?”

青玄倾身靠了过去。

双唇相触的瞬间亘穆还在愣神,也就是趁着这个空当,青玄伸出舌头撬开他的牙关长驱直入,嘴里那粒鼓鼓的爆米花也随之渡了过去,然后勾着亘穆嘴里的软肉翻搅。亘穆反应过来之后下意识的想喊,却突然惊觉这是电影院,也只好将那一嗓子活生生的憋回了肚子里。

不得不说,青玄的吻技很容易让人沉迷。他的舌头灵活的扫过亘穆的口腔黏膜,然后再细细的舔舐着他的每一颗牙齿,勾着亘穆的舌头起舞。

虽说他们坐的是最后一排的最旁边的位置,但亘穆怕被人发现强行的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到最后被吻的有些头脑发昏,这时青玄才缓缓从他嘴里退出来,可还不罢休,含住他的下唇轻轻啃咬,又舔了舔,十分舍不得的样子。

“行、行了...”亘穆使劲推了推青玄才把人推开。他迅速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发现没人注意到他们,这才松了口气。转而又压低声音冲青玄道,“公共场合,人民教师能不能树立起好榜样了?!”

人民教师看着眼前被自己吻的发亮的嘴唇,平定了下有些不稳的气息,压着有些发哑的嗓音开口道:“你说谁身材好?”

亘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这是...吃醋?”他有点不确定。

“啊。”人民教师回答的理所当然。

“......噗。”看他回答得那么快,亘穆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回应,但不可否认的是,心里暖暖的。他憋着笑伸手拍了拍青玄肩膀,然后又继续看他的电影去了。

青玄看着亘穆想笑又不敢大声笑的侧脸,脸色也温柔了很多,他想了想,最终伸手过去,一指一指地扣住了他的手。

亘穆挣了一下,没挣开,也就随他去了。

 



43.

电影结束后的行程就简单很多了。晃到六七点众人去吃了个晚饭,说是还要去KTV嗨一把,于是就都去了。期间亘穆被莫名其妙的灌了不少酒,其中以自家妹子和信娘灌得酒为最多,虽说亘穆是个男生,但几圈下来被他们这么轮也着实招架不住,最后还是青玄过来提着人说了两句,就在众人连连唏嘘声中搂着亘穆先撤了。

于是第二天早上,亘穆醒来的时候就先觉得一阵头疼。

他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看了一圈,然后发现这不是他的房间。

再然后,他发现自己没穿衣服。各种意义上的。

我靠!亘穆一惊,敲着脑袋回想昨晚的事情。

吃饭...喝酒...唱K也喝酒...被青玄扶着上了车...然后呢?

哦,就断片儿了。

那这是哪儿啊?!

亘穆又环视了一圈,看着并不像酒店的摆设愣愣的出神。目光移到2m大床对面的电视架上,放在电视架上的相框被反扣着。

倒像是一个人的家里?

亘穆这么想着,穿好放在一旁的衣服下床,赤着脚踩在木地板上,往电视架那边走去。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青玄的家,可是总觉得这个相框有点令人在意。

他走过去,伸出手,手指触到木制的相框。

“你醒了?”

青玄打开门,正看到一秒把手缩回来的亘穆。他的视线也跟着扫了一下那个相框,然后不动声色地笑了笑,道,“过来洗漱吃饭。”

“哦...”亘穆应着,斜斜的瞟了那相框一眼,跟着青玄走出卧室,他想了想还是觉得好奇,就随口问道,“那个相框里面有谁啊?那么神秘,扣着不让人看。”

青玄没立刻回答他,只是伸手揉了揉亘穆满头的乱毛。

亘穆打掉他的手,眉毛一挑:“谁啊?”

“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青玄道。

“哦。”亘穆脚跟一转就往回走,结果被青玄提溜着领子又转了回来,“你早上有最后一节心理课,吃了饭中午回来再说。”

说的好像这是我家一样。

亘穆忍不住哼了一声,心里吐槽过后又将这句话嚼了嚼,突然间就觉得脸红。

他往嘴里塞着吐司,扛着青玄时不时瞟过来的眼神,突然间觉得盘子里蛋包饭上番茄酱涂的那个笑脸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我说,你能不能好好吃饭?”亘穆最后还是憋不住,“你看我干嘛?看我能饱吗?”

“能啊。”青玄微微笑道,“我吃你就饱了。”

.....靠啊!衣冠禽兽!

亘穆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到学校的时候刚好到上课时间,亘穆从后门进去,摸索着到了信娘旁边坐下。

“你今天还能来上课?厉害厉害。”信娘道。

亘穆脸一板:“几个意思?”

信娘眨眨眼:“你想的那个意思。”

亘穆:“.....”但愿不是他想多了。

说实话,教心理课的这个老师还是很年轻的,打扮又时髦,样子好看,声音温婉动人,不少男生都在暗地里打听她有没有男朋友,于是上课的时候也格外卖力表现自己,亘穆作为小宅一枚也不例外,但今天的课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什么都听不进去。

他总想着那张被青玄扣起来的照片。

既然不是遮遮掩掩的,那就应该不是什么别的妹子的照片。

全家福?

和谁的合影?

还是...我的照片?

想到最后一种,他不由自主的恶寒了一下,打了个抖。

信娘眼尖的瞥了一眼:“少侠,是否觉得浑身无力,肺腑恶寒,恶心想吐?”

亘穆:“.....”

信娘:“老衲看来,少侠多半是有了。”

亘穆:“靠啊,这明明就是感冒的症状行吗?”

 

44.

下了课本来说是去找青玄,结果却接到了他的电话。

“你先回去等着我。”

“回哪?”

“我家。”

“不是,我不知道你家地址啊?”

一直走在一旁的信娘扔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过来。

亘穆:“......”

亘穆用口形说:“麻——溜——儿——的——滚——!”

青玄报了一串地址,然后继续说:“赶紧回去,到了家给我发短信。”

“知道啦,管家婆!”

然后迅速挂了电话。

青玄在电话那头对着忙音愣了好几秒,然后无奈地摇着头笑了笑。

 

亘穆站在青玄家门口半天,终于崩溃的意识到自己并没有钥匙。他掏出手机忙给青玄发短信,但在按了几个字之后又停下了手。

按这个剧情走,我是不是应该在附近找找他的备用钥匙?

这念头一来就挡不住了,虽然亘穆立马唾弃自己这种幼稚的想法,但挨不住手自己先动了起来。

他先翻开一旁墙上挂着的防火器盖子看了看,没有。

然后拉开门牌号的背后看了看,也没有。

最后还把门口的地毯拖开来看。

“咳咳咳咳咳!”弄的一鼻子的灰。

还是没有。

好吧,我想多了。

亘穆拍了拍手上的灰,叉着腰吐了口气,盯着门上那个钥匙的小孔看了两秒,然后自己笑了起来。

“....傻逼。”他笑着狠狠地戳了自己一下,然后掏出手机噼里啪啦地给青玄发短信。

【亘穆:钥匙呢?】

【青玄:有备用,你找找。】

【亘穆:我找了,都没有啊,还弄得一鼻子灰。】

【青玄:一鼻子灰?】

【青玄:....你不会是掀起地毯来找了吧?】

【亘穆:.....老子手滑!】

【青玄:是不是还找了防火器?】

【亘穆:.......】

【青玄:还有门牌号背后?】

【亘穆:.....没有!】

青玄那边过了很久都没回,亘穆心上心下的揣摩对面那家伙是不是在疯狂的笑他。然后就感到手里的手机一个震动。

【青玄:你早上出门的时候给你放你书包里了。最里面那个侧包。】

【亘穆:哦。】

【青玄:你真的找了?】

【亘穆:放屁!我是那种人吗?】

【青玄:你是啊】

亘穆捏着手机直想摔,但还是抵不住嘴角用力地往上翘。

【青玄:很可爱。】

完了,这下是真的笑出来了。

亘穆收不住嘴角的冲着手机翻了个白眼,埋头翻钥匙。

 

开门进屋,直奔卧室,毕竟那个翻下来盖住的相框已经让他在意很久了,可是真当要翻开的时候亘穆内心还是有点小忐忑。

不为别的,就怕这里出现他什么童年不雅照。

做足了心理铺垫,亘穆伸手把相框翻了过来。

亘穆:“......靠!”

亘穆看着相框里的那张毫无特色只摆了一架钢琴在某个客厅里的风景照,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一声国骂。

“青玄你逗我呢?”亘穆翻来覆去的看着这张照片,“瞎了老子做那么久的心理铺垫。”他瞅着那张照片挤了挤眉毛,然后将其放回原处,拿出手机就准备找青玄算账。

相框被放回电视桌上,亘穆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到床上,盯着手机调出信息栏,却突然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脑子里有什么熟悉的画面一闪而过。

他猛地站起来,视线转到相框里的那张照片上。

这种奇怪的感觉陌生而熟悉,他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这张照片。

...不,不是见过,而是感觉...

——自己就在那张照片中。

亘穆上前一步,拿起相框又认真地看,视线仔仔细细的扫过照片上的每一个细节,他一边看一边回忆,渐渐的脸上的神情从疑惑变得明朗。

难怪他觉得熟悉。

亘穆将相框翻过来,手指移动到相框背后活动的木板,然后一点点地揭开。

像是在一点点地揭开自己泛黄的记忆。



45.

青玄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亘穆窝在沙发上打游戏,笑傲江湖ol的背景音乐声被开到最大,从电脑里传出来的熟悉的音乐声让青玄不由得一愣,仔细算来,他发现自己也有好几天都没上过游戏了。

亘穆听到他的关门声回头看了一眼:“回来了?”

“嗯。”青玄放下手中的外卖袋子,换好拖鞋走过去坐在亘穆旁边看他打,结果还没看到电脑屏幕里的内容,就被亘穆嘲笑了。

“原来你玄一号基本都空了啊?”

“不是为了要娶你么,只能倾家荡产了。”

调戏不当反被调戏,亘穆伸手推了推他:“去去去,别这儿挡着我做任务。”

青玄颇为无奈的揉了把亘穆的头,起身去厨房加热菜了。

不一会儿就见亘穆跑到厨房门口趴着:“哎。”

青玄:“嗯?”

亘穆脸上很有些幸灾乐祸:“网聚后你见了那么小的老婆,你还下的去手吗?”

青玄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反击:“我老婆不是你吗?”

“靠。”亘穆噎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脸红的有些离谱,“可他们觉得是穹穹啊?...大叔和萝莉的组合?哈哈哈。”

“吃醋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的?”亘穆笑。

“嗯,两只眼睛。”青玄走过去亲了一下亘穆的眼睛,“洗手吃饭。”

饭桌上亘穆还在逗青玄。

“那如果当时你不知道你徒弟是我呢?”

“我知道啊。”

“我是说如果,这么存在也是可能的不是?"亘穆敲了敲碗,“就打个比方,如果真是穹穹这种软妹,怎么办?”

"她软吗?”

"啧,重点!重点!”

青玄盯着亘穆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

亘穆被笑得莫名其妙:“笑什么?”

“不会。”青玄说,“我只会喜欢你。”

亘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撩呢老流氓?

青玄见他绷着一张脸不说话,估计又是在心里默默吐槽,便夹了一个排骨放他碗里,淡淡道:“相框,看了?”

亘穆筷子一顿,脸上的表情夹杂着复杂和极其少见的隐晦的羞涩。

青玄也停下了筷子,静静地看着他。

亘穆放下排骨抿了抿唇,最后吐了一个字:“嗯。”

两人之间的气氛忽然间就有些沉闷。亘穆微微垂着头盯着碗里的东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青玄眼神温柔的看着他,仿佛包容了全世界所有的宠溺。

“青玄,我....”亘穆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谢谢你...这么多年。”

青玄唇边漾起温柔的笑:“我愿意。”

相框里是两张照片。

第一张交叠着盖在第二张上面。

一张,是一架钢琴摆在宽大豪华的青家祖宅的客厅里。

一张,是八岁的小亘穆端坐在那架钢琴上弹琴的模样。

那是十二年前,青家幺子的满月宴席,小小的亘穆被青家年轻的母亲哄着上去弹奏了一曲,而那时不久前刚满十一岁的青家长子站在不远处的众多宾客中,看着这个皮肤白皙,脸上还有些羞涩之意的男孩被清晨的阳光笼上一层金边,那样专注而迷人的神情便一下子倒影在了他的眼中。

第二张照片背后写有一行遒劲有力的字。

“人生若只如初见。”落款于一年前,青玄离开时的那段时间。

怕是他认为这段感情最无望快要放弃的时候。








46.

洛阳城,洛阳塔。

夕阳西下,红日在天际缓缓下沉。远处的火烧云翻涌着染红了一大片蔚蓝色的天幕,微风轻轻的吹着,卷着桃花和树叶在空中飒飒的飞。

玄一和战五渣不加血站在洛阳塔塔顶上,并肩看着夕阳下洛阳城的景色。微风拂过他们的衣摆和发梢,又调皮地玩弄着战五渣不加血被在背后峨眉法杖上的流苏。他们并肩站在塔尖上,洛阳城的繁华和喧闹尽收眼底,远离世事,又恰似靠近红尘。

玄一忽然一动,伸手将战五渣不加血一个横抱抱在了怀里。

“你做什么?”

“我忽然想起,我们结了婚还没去度蜜月。”

“...度蜜月?”

“就是带你看看所有的风景。逍遥的水,余杭的桥,还有思过崖和夜阑谷,很多很多的地方。”玄一召唤出云鬓驹,翻身跳上去,声音低沉,仿佛贴着人的耳朵,问道,“去吗?”

亘穆的耳朵被弄得痒痒的,推开他笑,但很快又靠回那人的怀里,嘴角勾起,道:“去。”

不仅是游戏里,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哪里我都会去。

青玄搂紧了怀里的人,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温柔的笑容。

战五渣不加血坐在玄一身后搂着他的腰,两人坐在云鬓驹上,迎着洛阳城傍晚的夕阳和微风,一拉缰绳,云鬓驹扬蹄从塔尖一跃而下。

空中传来一声长鸣——








END




番外:《五日戏》

  22 1
评论(1)
热度(22)

© 赤野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