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野千里

实力蓝吹。
随便写点。
基本已经开始养生。
毕生信念就是让纸片人和纸片人谈恋爱。

 

【全职|喻魏】喻文州三次偷亲魏琛,三次都被魏琛发现了

 @喻魏深夜60分 我来了!

 @莫名: 来来来我要让你的cp逆回来!

 

OOC预警!!!

私设成堆!!!

以及几句话叶蓝(私心带个tag(づ ̄ 3 ̄)づ

 

 

 

 

 

【一】

 

 

要说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魏琛的,喻文州是真的不记得了。

 

年少的时光太模糊,也太轻率,总是懵懵懂懂地过着,仿佛是置身梦中。他只是记得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索克萨尔运用漂亮的控场和精湛的操作赢得团队赛的时候,那个看上去不修边幅的蓝雨队长,高高举着帐号卡,面对着粉丝们排山倒海的欢呼声,笑得肆意又张扬。

 

他的眼睛里闪着什么光,让喻文州突然间很心动,即使不排除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索克萨尔那种酷炫的技能和那个时期少年人特有的热血冲动,喻文州在那一瞬间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决定。

 

于是他说服父母,只身来到蓝雨青训营,通过选拔,站到了魏琛面前。

 

那个时候的魏琛说到底也只有二十多岁,纵使猥琐没下限的技能点满点,也终究还是留着青年的热血。他站在一群稚嫩的少年人中间,身高高出一大截,于是讲话时自然而然以长者自居,他说看到你们这些这么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我就放心了,你们的测试我也都看过了,年轻人们都很有实力啊!好好努力,咱们蓝雨的未来就看你们了!

 

好的!魏老大!

 

鼓舞士气是有用的,小年轻们都恨不得喊破嗓子以表决心,其中最夸张的是站在魏琛面前的少年,样子长得机灵,还传说是魏琛亲自从网游里带回来一个少年。

 

喻文州也跟着嚎了一嗓子,但声音很快湮没在震耳欲聋的声潮之中。

 

他站在人群的最后,前面有个高个子挡着视线,让他几乎看不到魏琛的脸。但那双眼睛他还是看清了,像是电视里那样闪着光芒的眼睛,镶嵌在魏琛那张完全称不上帅气的脸上,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却又那么的令人心动。

 

喻文州想,如果这样的眼神能看到自己该多好,里面要盛满赞赏,然后他们能够一起并肩在比赛场上战斗。

 

于是他不停地努力,即使差强人意的手速总是让他在过关的悬崖上摇摇欲坠,即使被周遭的人嘲笑为吊车尾,即使魏琛每次来青训营总是把大把的时间放在对黄少天的指导上,他仍没说过什么放弃。好在他聪明过人,心思缜密,思想上的成熟和对战术的深思熟虑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惊险过关,最终坚持到了最后。

 

与此同时,往昔里那些不由自主地眼神的追逐,那些朝夕的崇拜和仰慕,也渐渐的变得有些不同,像是被密封在瓦罐里陈年老酒,开始发酵。

 

后来,喻文州想,如果这样的眼神只看着自己该多好。

 

那种只有对着荣耀时才会迸发出的光芒,在面对自己时也会出现,该有多好。

 

 

 

 

 

【二】

 

 

第一次偷亲魏琛,是还在青训营的时候。

 

那天魏琛指导黄少天到很晚,虽然主要是师徒俩都说嗨了,黄少天的话痨阵势又全开,到最后师徒俩都遭不住的双双倒在训练室的椅子上打盹。

 

喻文州那个时候已经在暗恋魏琛了,魏琛每一次来青训营他都不会错过,再加上本身他每晚都会在日常训练后给自己加练,因此今天也就在训练室的角落里开了一台机子,等着那对师徒训练结束。

 

直到听到黄少天轻微的呼声,喻文州才意识到这俩人估计已经睡着了。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首先端详了一下率先称自己为吊车尾的黄少天的睡颜,然后才把目光放到了隔壁魏琛的脸上。

 

电脑屏幕里依旧是荣耀的画面,千波湖幽蓝的光从屏幕里透出来,照在魏琛的脸上。那张平日里看起来不修边幅的脸此刻却变得柔和,眼眶下面有一圈深深的黑眼圈,下巴上也冒出了点点青涩又扎手的胡渣,他似乎睡得不太安心,眉头微微的蹙起,眉心形成了一个浅浅的“川”字。

 

电脑里渗出来的光勾勒着他的脸部轮廓,在喻文州看来,竟然觉得意外的性感。

 

十七八岁的少年,对性的懵懂和渴望成正比。那个无数个晚上被自己想念的对象,如今就这么睡在自己的眼前,那些羞耻到几乎邪恶的念头便再也不受控制似的从喻文州的脑子里争先恐后的挣脱出来。

 

喻文州觉得这样的感觉有些陌生又难堪,却也隐隐的令他有些兴奋。他几乎魔怔地盯着魏琛小幅度开合的唇,一张一合,那样细微的弧度,几乎要把他的最后的理智烧的消失殆尽。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唇已经轻轻的贴上了魏琛的唇角,不算柔软的触感借着他嘴唇的触觉传递过来,弄得他大气都不敢出。

 

他屏着气,睁大了眼睛,仔细地观察着魏琛的面部表情。

 

那种刺激又满足的心情通过他飞快加速的心跳毫不吝啬的传递着,喻文州见魏琛并没有醒,便偷偷地、变本加厉的用唇蹭了蹭他的嘴角。

 

“嗯...”魏琛发出一声呻【吟。

 

喻文州立马起身,与此同时,他见魏琛睁开了眼睛。

 

“魏队。”喻文州只短暂的愣了一秒,便从容地开口微笑道,“很晚了,您是不是要回去休息了?”

 

嘴唇上的触感还在,魏琛抿了抿唇,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模样挺年轻,样子也挺眼熟,应该是青训营里的孩子。魏琛在心里想着,只是他刚才在干什么?

 

他见喻文州站在他面前,一直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不像是那种喜欢恶作剧的小年轻,也就把那个念头压了下去。他站起来清了清嗓子,看着这个个子已经蹿得几乎快和他差不多高的少年,指了指在一旁还在熟睡中的黄少天,小声道:“那我就先回去了。你是青训营里的吧?那就帮我把这小子送回去。”

 

喻文州愣了愣,随后笑道:“好的魏队,您路上小心。”

 

魏琛也没再说什么,转过身挥了挥手,套上外套大步走了出去。

 

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这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他有些失神地笑了笑,然后矮下身架起了熟睡中的黄少天。

 

意外的收获啊。喻文州想,自己大概是知足了。

 

 

 

 

 

【三】

 

 

第二次偷亲魏琛,是在魏琛宣布退役之后。

 

那一次魏琛连输三次给他的模拟比赛,几乎让黄少天恨他恨得牙痒痒。半路出来被找茬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但喻文州却不是特别在乎,更不会因此后悔。

 

无论是在荣耀上,还是在魏琛的注意力上。

 

他喜欢荣耀,虽然最初那种被技能酷炫度打动的因素在这几年日日观摩的情况下已经几乎被磨得所剩无几,但何其有幸,当初的热血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退。而在与此同时,他日复一日的加练和努力,也终于让魏琛看到了他,记住了他的名字。

 

喻文州。

 

他还记得那日魏琛念他名字时,嘴唇开合的弧度,还有眉眼中流露出来的神情。

 

不甘、遗憾、焦虑、赞赏、期待,还有很多他读不懂的东西。

 

魏琛以为他掩藏得很好,殊不知那些情绪自作主张的把他的眼睛当作了宣泄的窗口,尽数呈现在喻文州的面前。

 

那是魏琛第一次这样完完整整的念他的名字,然而却是在这样一个似乎象征着新旧时代的交替的场景下。

 

但在那个瞬间,喻文州内心却是极度欣喜的。

 

他觉得他做到了,他终于可以和魏琛一起站在比赛场上,就算他会是个坐冷板凳的替补,那样也远比只能呆在青训营里,对着早已被他翻来覆去看过无数遍的索克萨尔的录像要强得多。

 

训练室里很安静,连人的浅浅的呼吸声都几不可闻,毕竟这样的结果令每一个人都很震惊。喻文州觉得自己想说些什么,也有必要说些什么,于是他站起身,还是带着那种浅浅的、得体的微笑,像那个漆黑的,只有电脑屏幕亮着蓝光的训练室的夜晚一样,声音平静的说道:“谢谢前辈指教。”

 

然后他看到了魏琛勉强的微笑。

 

 

 

然而,所有的变化却像一道闪电一样劈得喻文州猝不及防。

 

记者会,宣布退役,离开。

 

魏琛的一系列动作快得让人应接不暇。

 

黄少天翻遍了蓝雨的每个角落也能没找到他以为魏老大会留给他的联系方式,然后回房间摔上门,看着魏琛退役的记者会视频哭得泪流满面。

 

那个时候,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恨意几乎达到了顶峰,甚至在喻文州第一次使用索克萨尔的时候直接冲上去抽走了帐号卡。

 

好在少年人的心性都是直爽不扭捏,几次成功的团队配合让黄少天看到了喻文州的才华,再加上战队经理的内部协调,两人之间的关系才渐渐缓和。在那之后的很多次,黄少天都会问喻文州,魏老大被你打败然后一走了之的时候,你到底是个什么心情?记者会的时候我也没看到你啊,那个时候你在哪里啊?

 

什么心情?在哪里?

 

喻文州笑了笑,随便找个事情就带走了话题,然后在战队训练的时候,他一个人面对着电脑,想起黄少天的话。

 

他没有告诉黄少天,是因为当初听到魏琛宣布退役时他内心的震惊和不敢相信,就像是一个渴望已久的东西已经触手可及,可当他伸出手的时候,却发现那只是一个梦境。

 

他不敢相信魏琛的这个决定,便一直在记者会的后台等着,因为他知道魏琛既然做出这个决定就一定会趁早离开。

 

果不其然,在魏琛的声音落下后没多久,喻文州便看到那个提着简单的行李包的魏琛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

 

魏琛看到他的时候也是一愣,但很快表情就恢复了过来。他叼着嘴里刚点上的烟,吊儿郎当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刚刚决定了一件人生的大事。

 

“喻文州。”魏琛道,因为说话,嘴里的烟灰也抖了些掉落在地上,“好好加油,老夫的索克萨尔就交给你了。”

 

喻文州没说话,他直直的看着魏琛,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

 

似乎是第一次见到没有微笑的喻文州,魏琛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硬,他抬手夹着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来,打算叼着烟再说下一句话的时候却突然间被喻文州捏住了手,然后狠狠地将烟头摔在了地上。

 

魏琛本来也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主,原本是本着好聚好散的念头才一直对所有人客客气气的到现在,却被喻文州这一动作彻底的惹得有些恼火。他的语气变得不算太好,皱着眉盯着喻文州道:“你干什么?”

 

喻文州没说话,上前一步直接把魏琛带到了怀里。

 

不像是那种兄弟之间的拥抱,更别说什么前后辈的拥抱,魏琛反映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双臂被眼前这个已经长得比自己还要高一两公分的青年狠狠的裹住,他拥抱的力气之大,魏琛挣脱了两下,竟只勉强在两人之间撑出一条缝。

 

“我操你干什么?!”魏琛有点火了,曲起膝盖蹬了喻文州一下,却换来青年更紧的拥抱。

 

他听到喻文州在他耳边低声地叫他:“魏队,前辈...魏琛。”

 

“我操?喻文州?!”

 

“我喜欢你。”

 

几乎是同一时间的,他的唇轻轻的贴上魏琛的侧脸。

 

喻文州明显地感到怀里人动作一僵,然后几乎是愤怒的推开了他。

 

魏琛的脸发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他抓着行李袋的手用力的紧了紧,然后用力的深吸一口气来稳定情绪。

 

“喻文州,”魏琛道,“念你还是个小孩老子这次就放过你,说的什么屁话我也当没听见。只是你要给老子记住,从今以后你就是索克萨尔的操纵者,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他妈不准脑子秀逗!”

 

说的全是与之前无关的事情。

 

喻文州的眼神暗了暗,表情竟然褪去了往常的沉稳,像个小孩似的露出不甘心的神色。他看着魏琛的脸,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听见了没有!”魏琛扬声问道。

 

“我知道了,魏队。”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四目相对时,魏琛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一直微笑着的喻文州。只是不知为什么,再看到那种微笑时,他的心在那时竟有一瞬间的钝痛,像是突然间收缩了一下,然后又回到原本跳动的轨迹。

 

“好,那蓝雨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魏琛从喻文州身边走过,像是几年前还在青训营的那个夜晚一样,他背对着喻文州,挥了挥手,提着包大步走向远方。

 

 

 

【四】

 

 

之后的几年,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

 

直到叶修退役,混入网游东山再起,当电视屏幕里再次出现魏琛的那张胡子拉碴的脸的时候,喻文州才突然间发现,原来自己操纵着索克萨尔已经这么多年了。

 

 

 

【五】

 

 

第三次偷亲魏琛,是在国家队凯旋之后。

 

第十赛季,兴欣夺冠,魏琛退役,紧接着又是国家队的出征。2025年的夏天注定要在荣耀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兴欣由于有一个土豪的老板娘,成功成为联盟内继义斩壕队后又一支全队苏黎世一月游的土豪战队。魏琛虽体力上跟联盟里的小年轻没法比但好在童心未泯,带着包子罗辑乔一帆在没比赛的日子里到处跑,游览苏黎世各个景点,也算是最大限度了消费了老板娘的旅游费。

 

之后中国队大获全胜,冯主席龙心大悦,和楼冠宁商量之后就包下了唐人街最大的酒楼慰劳联盟的战士们。

 

平日里都是些禁不起撩得小伙子们,再加上这次被加冕的世界级荣耀,很快原本有仇的也没仇了,有怨的也都和和睦睦了,黄少天抱着王杰希的脖子大声说诶大眼其实我发现你的侧脸还是挺好看的如果只是侧脸的话,叶修虽然不胜酒力但还是把这唯一的一杯酒跟老韩干了然后被蓝河拖回了房间。庆功宴到最后就俨然变成了战场,国王游戏、真心话大冒险等等被翻来覆去的玩了个遍,到头来横七竖八地倒了一片,还得让醉的不是特别厉害的姑娘们一个个拍醒然后踉跄着相互搀扶着回房。

 

魏琛以“老夫年龄大了就不和你们这群小年轻玩了”为由躲过了一部分的酒,虽然也有些醉意,但到现在为止还算是比较清醒的。他把包子扔回了房间,想着老夫终于可以安静的睡个觉了,却在开门的一瞬间看见了喻文洲的脸。

 

一时间空气都有些凝滞,他看着喻文州带着醉意的深邃的双眼,不知为何竟想到了几年前那场莫名其妙的离别。

 

还有那句措手不及的告白。

 

宾馆走廊不算明亮的灯光照得喻文州原本白皙的皮肤此刻泛起了好看的红色,或许是酒精的缘故,他看着魏琛的眼神很深,仿佛盛满了无数的思念和爱慕,还有久别重逢的喜悦,那无数的情绪混杂在一起,浓烈的像是要在他眼中掀起一大片风雪,然后通过什么东西再传递到魏琛心里。

 

他细细地打量着魏琛,似乎是在用眼神一寸一寸地抚摸着魏琛的脸。

 

细致,怀念,又恰到好处的深情。

 

魏琛觉得之前喝的酒在这个时候开始起效了,毕竟还是个大老爷们儿,受不了这种眼神,他略带尴尬的别过脸去,打了个哈哈道,咳咳,文州啊,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魏队。

 

青年的声音像是酿好的陈酒,在空气里微微熏开,有些醉人。

 

呵呵,这么多年了,老夫看着索克萨尔和蓝雨在你的带领下变得这么优秀,很是欣慰啊。

 

魏琛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奋力岔开话题,可每每遇到喻文州那样细致入微的眼神,又觉得自己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徒劳。他只好硬着头皮迎上喻文州的目光,想着老子比你多吃那么多年的饭还怕你这点小眼神不成,然后拼命给自己进行心理暗示。

 

这么久没见,果然长大了啊。

 

嗯。

 

呃,黄少天那小子还是特话痨吧哈哈,是不是整天在你耳边吵吵吵的,新来的那些小年轻们受得了吗...

 

魏队。

 

哎,老夫当年就是被这小子吵得受不了,有好几次都不想再跟他切磋了...

 

魏琛。

 

要不是看他技术过硬,在抢怪方面还有点老夫的风采,我都简直不想——

 

剩下的话全被封在了嘴里。

 

带着酒气的唇舌长驱直入,勾着魏琛还在愣神的软肉在口中一起翻搅,口腔里啧啧的水声在不算宽阔的走廊里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似的敲打着魏琛的耳膜。魏琛简直被这个吻搞懵了,等反应过来想要推开喻文州的时候,青年已经笑眯眯的从他嘴里退了出去。

 

“我操你大爷——”魏琛第一反应就是问候喻文州的列祖列宗,想喊,却被人一把捂住了嘴。

 

一脸餍足的青年凑近他,一手捂着他的嘴,一手竖起食指放在唇上比了一个悄声的手势。他看着魏琛又尴尬又生气的点了点头,这才缓缓地放下手。

 

我操你大爷的喻文州!魏琛压低了声音说道。

 

嗯。

 

你他妈的还嗯?!

 

魏队,我还喜欢你。

 

.....我操。

 

我追你可以吗?

 

我操!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开放?还是说你特别执着?

 

那就是可以了。

 

老夫可没答应!

 

我喜欢你。

 

.....我操行了行了,能不能别说这个,鸡皮疙瘩都掉一地。

 

那就是同意了?

 

.....我操!.....

 

 

 

他们身后,一个房间的门轻轻关上了。

 

“我靠,我一直以为喻队喜欢的是黄少!”

 

“哪能啊,他从青训营里起就开始暗恋老魏了,多久的事儿了。”

 

“你怎么知道的?”

 

“哥是谁啊,这种联盟的八卦还能难道哥?”

 

“.....吹吧,肯定又是从沐姐那儿知道的。”

 

“欸小蓝,你不能这么小看哥啊。”

 

“哎呀谁理你,睡觉睡觉。”

 

“刚刚睡那么久,醒了。”

 

“我困!”

 

 

 

总之,喻队到目前为止还是迈出了第一步。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完了。】

 

 

写完之后才发现前期的喻队被我写成了一个痴汉(捂脸...

  233 21
评论(21)
热度(233)

© 赤野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