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野千里

实力蓝吹。
随便写点。
基本已经开始养生。
毕生信念就是让纸片人和纸片人谈恋爱。

 

【全职|叶蓝】关系 12

现代AU,叶蓝only

欢迎来捉虫><!!!



上章

全部章节见标签




【12】

 

叶修车开得跟飙得一样飞快,一路上数不清闯了多少个红灯,辅道小路穿了个遍,甩了不知多少骂声在身后。但他什么都无暇顾及,听到“蓝河”“车祸”这些字眼的时候,他的大脑一片空白,那种从心底翻上来的凉意,在挚友死后的十多年里从未出现过,而如今却又一次狠狠的抓住了他的心脏。

车祸。

车祸。

为什么又是车祸?!

叶修用力的捏住方向盘,油门几乎一脚踩到底。

 

到市医院的时候安文逸已经等在门口了。叶修甩门下来就问:“怎么样?”

安文逸一边引着他往里走,一边答道:“还在手术室里。送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了,脸上虽然有血,但脑部没有受到重创,医生初步看了一下,说是可能会导致轻微脑震荡。”

叶修松了口气。

“但是蓝总的腿...”安文逸又道。

叶修的眉头一瞬间又皱起来,厉声道:“他的腿怎么了?”

“左腿被压在门下面,救护车到的时候已经骨折了...”

“马上打电话给张新杰!”

安文逸忙道:“手术已经安排,正在做了。”

叶修不说话,被安文逸引着走到了手术门前。他看着门上那个亮着红灯的“手术中”,竟然觉得有一瞬间的眩晕,仿佛一时间回到了十多年前,他的身旁坐着还在上初中的苏沐橙,而他的挚友躺在一门之隔的里面,生死未卜。

叶修松了松领带,深吸一口气,刺鼻的酒精味让他的神经暂时冷静了下来。他看着门上的红灯冲安文逸道:“打电话给张新杰,让他给我安排最好的医生。”

安文逸点头,拿着手机走到一旁的阳台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熄了,门打开,医生护士推着蓝河走了出来。

叶修精神一振,忙上前去问情况。

“他很幸运,被安全气囊保护得很好,头部只是在方向盘上磕了一下,没有大碍。其他地方也都是出血,身上没有大的伤。但左腿骨折了,虽然手术成功,可还需要长时间静养。”医生道,之后却言辞一转,“但我们查出蓝先生口腔里酒精含量较高,所以他是属于酒后驾驶,这份责任和警察...”

“佟医生。”

正当叶修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他们的背后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佟医生一看,就笑着打招呼:“张院。”

张新杰穿着白大褂走过来,冲他点了点头,道:“这个病人我来负责,你去忙吧。”

佟医生看了张新杰一眼,又看了看一旁西装革履的叶修,点点头:“好,那我先去忙去了。”说着就带着几个护士走了。

等人走了,张新杰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蓝河,冲另外几个护士道:“送到高级病房去。”之后才跟叶修说话:“酒驾可不好处理,要看对方是不是也受伤了。”

叶修转头看安文逸:“人呢?”

安文逸上前道:“对方没出什么事,车也不是什么好车。我问过了,说是愿意私下解决,我就让他留了联系方式先走了。”

叶修道:“跟小唐联系一下,尽量在可控范围内最大限度满足那人的要求,不要闹到外面去。”

“是。”安文逸应下,又走到一边给唐柔打电话去了。

 

张新杰道:“看来前辈和蓝河,也并不是传闻中那样互不干涉。”

叶修挑眉笑道:“你这是哪儿听来的传闻?二乐还是王大眼啊?”

张新杰不答,只道:“等蓝河醒了,我叫人给他做一个全身检查,让骨科的主任过来跟进他的情况,具体细节也都可以问他。另外,离我下一台手术还有十分钟,前辈有什么要问的,就抓紧时间吧。”

叶修:“......”

 

找张新杰安排好所有后续之后,叶修这才去蓝河的病房,本以为他要很一会儿才能醒,可没想到刚一开门,就看到蓝河睁着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

听到门口有动静,他偏过头来,和叶修的眼神对了个正着。

然后他很快就挪开了视线。

叶修有点无奈,但也没办法,看着蓝河这躲躲闪闪的眼神更是将之前在咖啡厅里心里的猜测坐实了几分,于是他只好上前去,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问道:“知道你是谁吗?”

蓝河:“???”

叶修继续道:“我呢?”

蓝河:“...???”

叶修惊讶道:“不会啊,医生不是说你轻微脑震荡吗这怎么还失忆了呢?”

“......”蓝河这下懂了,完全不想理他。

结果叶老板还一个人在那儿乐此不疲,他伸了两根指头到蓝河眼前晃了晃:“来来,小蓝,这是几?”

蓝河本来想去掰他的指头,结果手动不了,只好狠狠白他一眼,清了清喉咙还是说:“三。”

“完了,我们小蓝真傻了。”叶修做了一个很可惜的表情,“哥现在是真的独孤求败了。”

两人对视了几秒,然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结果蓝河扯到脸上的伤,又“哎哟哎哟”的叫起来。

叶修忙上去揉了揉他包着纱布的头,顺势把人搂到怀里,笑道:“蓝总酒驾,胆子不小啊?”

蓝河被搂到叶修怀里的时候,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他几乎是不记得上一次窝在叶修怀里是什么时候了,那种熟悉的体温和熟悉的烟草味熏得他心口发疼。

更要命的是,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他想起今天下午知道那些事情时难受得发痛的心脏和一种被人耍的无力感,他沉默着,也没有回答叶修的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叶修感受到了蓝河的僵硬,心头虽闪过无数个念头,但还是抱着他不松手。

 

房间里的沉默弥漫开来,与其说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尴尬的气氛,不如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气氛,只是兀自地安静着,也仿佛只剩下安静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时间仿佛已经停止的时候,蓝河轻轻推开了叶修。

他低着头,额前的刘海松松软软的搭下来,几乎盖住了眼睛。他一手放在外面插着针管,一手藏在被子里悄悄握紧,深吸了一口气,低低地说:“叶修,我要辞职了。”

“不可能。”叶修想也不想的拒绝。

蓝河抬头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车祸,失血过多,他的脸色看起来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苍白,嘴唇也没有一点血色,然后叶修就看着那双他吻过无数次的唇,一开一合地说着他最不想听到的话。

 

蓝河说,我要离开了,叶修...我该回去了。

叶修笑道,回去?回哪儿去?回家么?行啊,你不想住院我们就回家。

蓝河摇摇头,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说,我是谁你早就知道了,现在到这一步了还要我来说么?

叶修说,你是谁?你不就是蓝河么?或者换一种说法,兴欣的蓝总——

叶修。蓝河打断他的话,说,我是蓝雨的蓝河。

 

他看着他的眼睛里除了坚定以外,分明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在闪。

 

叶修不说话了,直直的看着他。

 

蓝河也看着叶修,可很快他就被那人眼里翻滚着的复杂情绪击败得体无完肤。他觉得整个心脏都在痛,一收一缩,像是被钉在楔子上反复敲打,他不敢再看叶修,他怕他再看一眼就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于是他偏过头去,看着窗外漆黑的、下着瓢泼大雨的夜空,说道:“我现在跟你口头辞职,辞呈会在不久之后补交上去...”

“我不会走的,你也别想辞职。”叶修笑了一下,转身坐到椅子上,“我绝对不会同意。”

蓝河听后转过脸来冲他淡淡的笑:“我总会走的,叶修,你留不住我。”他顿了一下,低下头,藏在被子里的手狠狠地握紧。

 

“我是个卧底,你以为,我跟你上床是因为我喜欢你吗?”

 

一阵风吹来,吹得窗外的树叶哗哗直响。

放在蓝河办公室窗台上的那盆多肉植物被这阵风吹得狠狠晃荡了两下,然后从窗台上落下来,“咣当”一声,碎了。



fin.































才怪啦哈哈哈

TBC

  65 29
评论(29)
热度(65)

© 赤野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