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野千里

实力蓝吹。
随便写点。
基本已经开始养生。
毕生信念就是让纸片人和纸片人谈恋爱。

 

【蓝河生日24小时】【卢蓝】不可控

河河生日快乐!永远开心!像小孩子一样不要长大吧www!

我喜欢你啊!




不可控




原著向;

私设炸裂;

卢蓝相差十岁设定;

欧欧西*3w

 

 

蓝河穿着一身蓝雨的应援T恤,手里举着“卢瀚文么么哒”的牌子,心安理得的混迹在一群接机的粉丝当中。

今天是国家队参加完国际荣耀邀请赛回国的日子,各大战队的团粉个人粉为了迎接自家偶像凯旋,很早就在机场布好了排场,一大波穿着应援T恤的妹子汉子手里举着各式各样的横幅标语,伸长了脖子往接机口里瞧,全都恨不得在第一时间见到自家偶像。

蓝河这次是单独来的,本来以他现在在蓝雨的做的工作来看,组织粉丝集体接机这类的工作也轮不到他了,于是索性就向上司请了轮休,一个人偷偷摸摸的申请了个小号,再偷偷摸摸的跑到北京,参加了这次国家队的接机活动。

周围没人知道他就是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蓝桥春雪的上一任操作者,恰巧这次的粉丝领队又是个刚来蓝雨的新人,也就索性把蓝河当小粉丝处理,刚到机场的时候就塞给他一大堆欢迎卢瀚文的牌子,嘱咐他到时候记得每人分一个。

蓝河也乐得自在,一一照做。他看着怀里重重叠叠的卢瀚文的Q版头像,最终忍不住伸手挠了挠那张平面上肉乎乎的脸。

别说,跟小卢小时候还真挺像。

他这么看着,又忽然想起还是少年的卢瀚文抱着他撒娇时候的样子,自顾自地笑了笑。

 

“喻队!”

“小邱!”

粉丝群众忽然传来一声大声地尖叫,接踵而来的又是一大串各式各样的排山倒海的尖叫。蓝河抬起头朝出口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一群穿着黑红白三色,胸口烫着金色数字国家队服的一行人从那里出来,为首的就是这次国家队队长邱非和领队喻文州。

哎,喻队还是好帅。

蓝河在心里默默的赞了一秒,然后视线迅速往后挪,搜寻着恋人的身影,找了半天,果不其然的在队尾看到了被高英杰和乔一帆架着走的卢瀚文。

二十岁的卢瀚文早就脱离了年少时期的稚嫩,身高一下子蹿到了185,在普遍个子不算高的南方人民中脱引而出,成功成为蓝雨叫板微草的又一利器。

虽然个子长上去了,作为队长的的心性也逐渐成熟,但面对蓝河的时候还是会变成小孩的样子,毫无顾忌的趴在他蓝团长肩上撒娇,每每这样的时候蓝河就拿他毫无办法,就算是在跟他生气,也往往一秒破功。

蓝河看着卢瀚文没精打采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飞机上没睡好?晕机?还是饿着了?

啊,真是不忍心。

他举着手里牌子晃了晃,想让人看见,结果却被人从身后拍了拍肩膀。

蓝河转过身去,看见黄少天戴着个墨镜,穿着跟他同款的蓝雨T恤冲着他笑。

“哎,黄少!”他很高兴地打了个招呼。

“来接小卢?”黄少天把墨镜往下挪了挪,视线落在了他手里举着的牌子上面,笑了出来,“哈哈哈可以啊小蓝,你这个粉丝当得很称职嘛!我来等队长,哎我告诉你啊,还好我今天出门的比较迟,不然又不知道要等多久,东航的飞机没一次准时起飞过,之前我们去参加世邀赛的时候也是这样。”

好久不见,偶像的功力仍旧不减当年。

蓝河笑眯眯的听着,心里觉得很开心。

黄少天又开始跟他讨论这次世邀赛:“哎对了,决赛打美国的那场你看了吗?小卢危急关头那叫一个快狠准,实力一挑二,很有本剑圣当年的风采啊!就是团队赛的时候出了点小差错,不过那也是在所难免嘛,还好一帆的指挥到位,最后的结局皆大欢喜!”

“冠军还是我们的!”蓝河还沉浸在见到偶像的激动情绪当中,不放过一丝一毫近距离打听偶像生活的机会,“黄少最近还在玩荣耀吗?”

“玩啊!我昨天晚上还帮着咱们蓝溪阁从微草嘴里抢boss呢!反正现在做解说,时间安排的没那么紧凑,就去网游里面跟大家增进一下感情嘛。”

蓝河一听来劲儿了,忙问:“新区吗?我也弄张卡,黄少求带啊!”

黄少天连连点头表示没问题,正还想说什么,结果原本盯着蓝河的视线往后挪去。蓝河意识到了什么,还没来得及转头,下个瞬间就被一股熟悉的味道笼罩,卢瀚文一只胳膊从后面伸过来搂着他的脖子,毛绒绒的头就埋在他肩膀上,拖长了声音叫道:“蓝团长——”

 

大庭广众,朗朗乾坤,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蓝河脸皮薄,经不起各路人马给他行的注目礼,忙伸手拍青年的头,小声道:“那么多粉丝在呢,快起来。”

“我好累啊......”卢瀚文没动,小声嘟囔。

“看出来了。”蓝河说。

跟着过来的喻文州拉着黄少天在一旁看好戏,偶像竟然没说话这一点让蓝河既尴尬又无奈,脸开始发红,只好强行拖着卢瀚文起来。

卢瀚文不情不愿的直起身,手又滑下去拉蓝河的手,原本镜头前看上去还算成熟的队长样子一瞬间荡然无存,显露出二十岁青年的本性。

“看来是真的很累啊,小卢。”喻文州笑着说,然后又转过来冲蓝河道,“你还是快点带他回宾馆休息吧,我们的新剑圣可是这次夺冠的大功臣啊。”

蓝河急忙说好,然后又听黄少天说了一会儿话,要到了他新区的卡号,喜滋滋的拉着卢瀚文坐上了出租车。

 

上了车,没有了机场里各种各样的视线,卢瀚文顿时精神了起来,抱着蓝河,像是大型犬似的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蓝河觉得痒,就笑道:“刚才谁说他很累的?”

卢瀚文道:“我啊。”

蓝河道:“现在呢?”

卢瀚文笑道:“蓝团长在这儿,我就不累了。”

 

唉,被撩了。

 

蓝河投降,冷不丁被人“吧唧”的亲了一口。

“?!”蓝河睁大眼睛指了指前面开车的师傅,小声说,“在车上...”

“没关系啊,反正他也不认识我们。”卢瀚文也小小声说道。

嗯,也对...

 

“不对,你坐好。”蓝河发现自己又被带偏了,跟卢瀚文在一起总是要被这他的想法带偏,他挺无奈的叹了口气。

卢瀚文还是很听话,委委屈屈的放开他坐好,但看着他的眼神仿佛是在控诉蓝河无情的拒绝。

蓝河被他看了一会儿,招架不住,而且说实话自己也很想他,就妥协了,道:“唉,算了...”

卢瀚文又蹭上去抱住他,毛茸茸的脑袋贴着蓝河的耳朵。

抱了一会儿,他忽然抬起头开口道:“你刚刚在和黄少聊什么啊?”

蓝河想了想,说:“就新区的账号啊,还有评论一下你在世邀赛上的表现。”

结果没想到卢瀚文竟然直接忽略后半句,嘟囔着说:“你怎么不让我陪你去新区练小号啊?”

 

哦,吃醋了...

 

蓝河忙安慰他:“你平时训练就很忙,而且我现在也不像以前一样经常泡在网游里面...”

“我每天陪男朋友的时间还是有的。”

卢瀚文这句话声音有点大,蓝河明显感觉到车子颠簸了一下。

他在后视镜里和司机师傅的眼神撞到了一起,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抬手摸了摸这个比自己要高出十公分青年的头,道:“你还是要体谅体谅你们经理。”

没想到这下青年直接把他搂到怀里搂了个结实,然后就那么一声不吭的抱着。

“小卢...?”

“怎么还没到酒店啊。”

蓝河顿时哭笑不得。

 

这真的不是车


蓝河心里觉得有点不妙,分开两人的唇,轻轻叫了一声。

“...小卢?”

“嗯?”

“困了?”

“......”

这种有辱本性的问题,卢瀚文是不会回答的。

 

但是,是真的有点困...

 

就算他不答,蓝河也是知道的。于是他笑着坐起来,拨开青年湿漉漉的头发,亲了亲他的脸:“刚回来,还是要先养精蓄锐啊。”

卢瀚文:“......”

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伸出手将蓝河紧紧搂在怀里,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道:“那下次,我会让蓝团长好好补偿我的。”

蓝河贴着青年紧实的肌肉,只觉得老脸一红。

 

啊,又被撩了.....

 

结果最后两人还是安安分分的洗了澡,上床上躺着去了。

分别了一个多月,床铺空着的另一半终于有人熟悉的体温,两人都觉得很安心,特别是卢瀚文,上床之后二话不说就将蓝河抱到怀里搂紧。

蓝河的头对着他的胸口,鼻息间全是熟悉的香味。但他还是推了推青年的胸口,说:“松一点,憋死我了。”

卢瀚文不听,双手反而又紧了几分。

蓝河没办法,只好在他怀里找好位置,也随他去了。

 

过了一会儿,忽然听到卢瀚文闷闷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在国外的时候,我很想你。”

蓝河缩在他怀里点点头。

卢瀚文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自己想要的那句“我也很想你”,不由得有点气馁,悄悄地吐了一口气。

蓝河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觉得时间等够之后就抬起头,勾着他的脖子亲了他一口,然后又迅速缩回去,说:“好了,睡觉。”

卢瀚文愣了两秒,翻身就把蓝河压到身下开始上下其手。

“哎,干什么,哈哈别闹...痒...说了今天不做的啊。”

“不行...晚了。”

“别咬..唔,真的不做,你坐了那么久的飞机都不累吗...”

“不累,蓝团长——”

“撒娇也没用,我累啊...哎别动了,我都是老年人啦...”

“再说自己老我生气了啊。”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结果到头来还是没做成。卢瀚文心有不甘地把蓝河抱在怀里,两人倒头一起睡了。

 

 

 

当天晚上,蓝河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第一次在网游部里看到卢瀚文时候的场景。

那时候卢瀚文还是个小小的少年,身高只到他肩膀,脸上的笑容干净又灿烂,整天跟在他后面“蓝团长,蓝团长”的叫着。他带着这个天才少年在网游里抢boss,对叶神,有空的时候就跟着他沿着荣耀地图满世界乱跑,越级打野怪,截图看风景。

时间往后走一点,就到了卢瀚文正式加入蓝雨战队的时候。这个少年成为全联盟年龄最小的职业选手,人气一时间上升得飞快,那个整天跟在他身后的少年剑客不见了,他的身影更多的是出现在职业战队的训练室里,出现在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周围,出现在职业联赛的电子大屏幕上。

蓝河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他,再次相见的时候,卢瀚文的个头已经蹿的几乎与他一般高。青春期少年的声音开始变得低沉,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年轻蓬勃的荷尔蒙气息。他远远地看到蓝河就开始打招呼,凑近之后更是一把抱住蓝河,像以前那样亲热的叫着“蓝团长”。

再后来,蓝雨全体员工给卢瀚文庆祝十八岁生日。生日会上也不知是谁引发的蛋糕大战,整个宴会厅一片狼藉。卢瀚文拉着蓝河到处乱躲,最终因为他高超的走位技术而顺利逃过一劫。他和蓝河一人捧着一杯热奶茶坐在蓝雨楼下的小花园里,抬头看着天上弯成镰刀似的下弦月。

那段时期的卢瀚文个头疯长,一段时间不见就又会觉得他与上次的身高不相同,以至于黄少天多次恨铁不成钢的要他老实交代他到底是不是微草那北边派来的卧底。

少年的四肢完全长开,修长匀称的身体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肌肉,格外好看。脸也不再是几年前稚气未脱的样子,五官立体,轮廓深遂,但唯独笑起来的时候还保持着十四岁时的那种阳光的模样。

蓝河不由得盯着他的脸出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卢瀚文也在看他。

然后他就看到刚刚成人的卢瀚文站起身向他走过来,长开双臂,将他整个人结结实实的搂到了怀里。

 

蓝河有点惊讶,但还是笑着说:“就算是长得比我高,也不能这样对蓝团长啊。”

卢瀚文却满不在乎,他冲蓝河笑着,眼睛里像是落进了天上的星星。

 

“可是我喜欢蓝团长啊。”

他这么回答道。






完。


===============


都说了不是车了哈哈哈哈哈哈别打我(x


下次再试试这对年下!年下也很好吃啊!


最后再说一次!


蓝河生日快乐!还好遇到了你!w


爱大家!么么扎!

  239 23
评论(23)
热度(239)

© 赤野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