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野千里

实力蓝吹。
随便写点。
基本已经开始养生。
毕生信念就是让纸片人和纸片人谈恋爱。

 

【国泳队】真当他们不上网?

自产自销,偏粮食向,脑洞突破天际;


有明显cp羊肉包,隐藏cp獒龙;


国泳队:我们的日常是!卖萌犯懵吹杨哥!



===================



1.

 

傅园慧这两天看孙杨和宁泽涛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这很明显。

因为不止他们本人察觉到了,国泳队大多数成员也察觉到了,就连李朱濠也在吃饭的时候小小声问徐嘉余:

“傅爷前几天不才在采访中说自己没喜欢的人吗这下怎么感觉一喜欢就喜欢俩啊?”

——这样的问题。

徐嘉余听后喝水的手抖了一下,一口水在嘴里绕了一圈,勉强没喷出来。

 

 

2.

 

傅园慧表情包走红后,粉丝都叫她“傅爷”。

这阵子傅爷来傅爷去的,国泳队队员们也跟着叫上了。

叶诗文心细,又和傅爷朝夕相处,就干脆趴到她耳边,委婉道:

“你的眼睛...”

傅园慧唱道:“明亮又闪烁?”

叶诗文:“......”

傅园慧:“哦对不起,我下意识就...”

叶诗文:“......嗯。”

...不怪你,我已经习惯了。

 

 

3.

 

为了避免误会,叶诗文换了个说法:

“你的眼神是不是有点...?”

傅园慧立马收起手机,连连摇头:“不不不不不我只是近视我的眼神并不是饱含内涵与猥琐。”

叶诗文:“???”

啊?没有说你猥琐啊?

等下,你在看什么?!

...手机打开!

 

 

4.

 

傅园慧拗不过叶诗文,最终还是答应给她看自己最近在看的东西,不过前提是不能告诉其他人,而且要晚上休息时候回宿舍看。

叶诗文满口答应,一脸笑容,可爱到皱起。

“但是,”傅爷还是有点不放心,“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好好好。”

“可能是新世界的大门。”

“嗯嗯嗯。”

“看完之后也要有平常心对待生活。”

“没问题没问题没问题...”吧?

叶诗文看着傅园慧谨慎的表情,脑子里迅速把她这小二十来年积累起来的最匪夷所思不可描述的事情都过了一遍。

 

 

5.

 

到了晚上,叶诗文很兴奋地爬到傅园慧床上和她排排坐。

傅园慧也很兴奋,因为她有一种即将要传播邪教的快感。

傅园慧先给身边的姑娘做背景介绍:

“微博上这个很少见,但是有另外一个app...你知不知道涛哥代言过网易?”

叶诗文点头。

“网易下面有个app叫乐乎,轻博客,上面就写一些,嗯,文字啊图片啊之类的,涛哥还自己开了一个账号,澳洲训练期间每天更新来着...”她把手机递过去,“诺,这个。”

叶诗文看了看,继续点头。

傅园慧对这个学生的态度表示很满意,把手机拿回去,点了两下,接着说:

“然后我那天心血来潮去搜了一下涛哥的tag,结果发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东西。”

果然是不可描述!叶诗文心想,但还是接过了手机,兴致勃勃地看了眼屏幕。

······

叶诗文:“???”

傅园慧:“嗯。”

叶诗文往下翻:“??!!!?”

傅园慧:“嗯嗯。”

叶诗文接着翻:“?!!!!......”

傅园慧:“嗯嗯...咳。”

叶诗文翻到了底:“......”

傅园慧:“嘿嘿嘿。”

 

 

6.

 

然后看那两个人眼神奇怪的队员就从一个变成了两个。

 

 

7.

 

一天之后,国泳队全部女孩子们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头了。

 

 

8.

 

孙杨很好奇,宁泽涛很好奇,徐嘉余很好奇...国泳队的男同胞们都很好奇。

李朱濠年龄小,一颗童真的好奇心可与他杨哥匹敌。

他觉得自己快要憋不住了。

“一夜之间,国泳队女队员们的眼神纷纷变得可疑,是生物变异还是灵魂入侵?是法律的疏忽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看今天的《国泳说——呃!”

李广源收回手,站在他身边哼道:“嘀咕什么呢,好好训练,你还差一组才做完。”

李朱濠:“哦。”

 

 

9.

 

孙杨感冒发烧不见好,全队上下都担心得不得了,1500米的预赛在即,杨哥这个状态,大家心里都有数。

宁泽涛也担心,除了和大家一致的对孙杨身体、心理、媒体舆论的担心以外,他还多一个担心的。

怕他哭。

“头疼就不要加训了。”他对孙杨说。

孙杨没说话,只是摇摇头,又做了一组基础。

宁泽涛只有陪他一起做,就是包子脸有点皱。

孙杨一抬头就看到也拧着眉毛在一旁跟着自己继续训练的包子,又看了看他的脸,没憋住,“嗤”的一声笑出来。

宁泽涛转头过来看他。

“包子皮皱了。”孙杨一笑就要露出雪白的鲨鱼牙,但现在只是勾着嘴角笑笑,也特别好看。

他说着就伸手习惯性去捏宁泽涛的脸。

宁泽涛让他捏,见孙杨笑起来,自己也笑了。

“会输吗?”他问道。

“不能输。”孙杨一只手捏改换两只手揉,脸上还是刚才的笑容,却透着股与平日里孩子气大相径庭的,捉摸不透的无所畏惧。

宁泽涛最喜欢他这个样子,他忍不住叫道:“杨哥。”

“嗯?”

“输了别哭啊。”

孙杨揉着他脸的手一顿,立马改成狂风暴雨般的狂搓。

 

 

10.

 

在另一边训练无意之间转过头来看到这一幕的傅园慧:宝宝眼睛都要瞎了,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11.

 

孙杨1500米的结果既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好在大众舆论今年普遍温和,主流媒体也纷纷以鼓励为主,运动员的心理压力没那么大。

宁泽涛加紧做完训练赶过去,还是迟了一步,游泳馆里大屏幕上已经在放预赛排名了。他看了一眼,没做声,将脸埋进立起的衣领里,疾步绕到防火通道门那里。

媒体一般得到允许后都会在场馆内对运动员进行采访,未得到允许的基本也进不来,但还是有偷跑进来的,一般这些媒体也就是在前后门蹲点,防火通道这边反倒很清静。

孙杨爱走这道门,后来宁泽涛也被带的爱走了。

仿佛这是他们俩一个不成文的约定。

 

宁泽涛在门边没站多久,就看到孙杨背着包出来了。

白天,走廊里没灯,只有中国队服的红特别鲜艳。

穿这身衣服的人身材挺拔,背打得笔直,他一步一步从朦胧的黑暗里走出来,像是越过千山万水而宠辱不惊的勇者。

 

 

12.

 

那公主是谁?

......刁基功?

哦不不不。

宁泽涛忙着在心里拒绝自己的这个想法。

 

 

13.

 

“走啦。”孙杨站在他面前楼他的肩膀。

宁泽涛回过神来,下意识去看他的眼睛。

嗯,干的。

孙杨:“......”

孙杨:“包子,哭包这种,都是爱称,我也不是逢事就哭,对吧。”

宁泽涛:“......”

然后看着他杨哥笑了笑。

孙杨挑眉,忍不住伸手去戳他的脸。

两个人都笑起来,一起往宿舍走。

孙杨说:“下一次就是在东京了。”

宁泽涛:“嗯。”

孙杨:“夏天看不到樱花,可惜啊。”

宁泽涛假意揶揄:“没想到你还挺那什么...”

“好玩嘛。”孙杨又露出他的鲨鱼牙,没搂人肩膀的手举起来握成拳,“还有四年,一起加油。”顿了下,又笑了,“东京也一起。”

宁泽涛看着孙杨,也笑起来,伸出拳头碰过去。

 

 

14.

 

傅园慧手机掉了。

这对于这个刚成为网瘾少女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件人生大事。

叶诗文安慰她:“没事没事,用我的。”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头碰头的一起刷tag。

走路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训练.....训练没法一起。

这一来,李朱濠就更好奇了,好奇心简直要爆炸。于是他去怂恿同样超级好奇的孙杨:

“杨哥,你能和傅爷好好说话,你去问问呗。”

孙杨想了想,很快贯彻了自己的风格。

吃饭的时候他问傅园慧:“你们看什么呢?”

叶诗文正看到“孙杨”两个字,耳边就传来了正主的声音,吓得手机都要抓不住了。

还好傅园慧眼疾手快地稳住了在她手里扑腾的手机。

“我们,我们就刷刷微博,看看视频,瞅瞅龙队,舔舔继科儿.....”傅园慧张嘴就来,很溜,“做一些现在全中国妹子们都在做的事情。”

包括看文八卦找糖吃。叶诗文在心里接。

“哦。”孙杨点头。

这时候宁泽涛也端着餐盘过来了,坐到了孙杨旁边。

三人视线齐齐投到他身上。

宁泽涛拿着勺子的手一顿,看向这三人,奇怪道:“怎么了?”

孙杨没说话,笑了一下,转过头去开始吃东西。

俩姑娘的眼神就相对微妙了点。

宁泽涛和她们俩对视了几秒,忽然道:“你们最近,怎么都拿这眼神来看我和杨哥啊?”

太耿直了。

两姑娘同时在心里想。

孙杨在一旁注意到了姑娘们脸上的表情变化,觉得有好戏看,就笑着,顺带还加了把火:“快说啊,你们涛哥都发话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叶诗文咳了两声,坐在她另一边的史婧琳也不声不响地往这边靠了靠。

 

傅园慧说:“没有没有,我们就是研究一下男生之间的——”

李朱濠:“我去?!”

傅园慧:“???你什么时候拿的手机?!”

 

 

15.

 

李朱濠捧着叶诗文的手机,目光略显呆滞的看着其他五个人。

其他五人神色各异地看着他。

李朱濠:“这个这个这个?!......我的妈呀...我我我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傅爷我真是没想到...哇我的天啊......”

史婧琳悄悄问叶诗文:“不会吓傻了吧...”

叶诗文有点不忍直视:“不知道。”

傅园慧站起来拿过手机,抬手做“平静”的手势:“冷静,冷静...来跟我一起念,世界如此美妙,你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李朱濠涨红了脸看了看傅园慧,又面色复杂地看了看一脸疑惑的宁泽涛和满脸好奇的孙杨,最后搓了把脸,走了。

“仿佛身体被掏空。”史婧琳说。

 

 

16.

 

这么一折腾,两位当事人也好奇了。孙杨不必多说,就连平时不太在意这些的宁泽涛也问傅园慧:“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

孙杨直接站起来去抓手机。

傅园慧身手敏捷,迅速一个反手把手机丢给史婧琳,一边双手抵挡杨哥的攻击:

“杨哥,真没啥,别好奇了。”

孙杨跟她见招拆招地闹了一会儿,见拿着手机的俩姑娘早走远了,也就停下来吃饭,还没吃两口,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把筷子一放,对着傅园慧露出一口鲨鱼牙。

“我知道是什么了。”他笑得十分高深莫测。

傅园慧端起盘子就跑。

宁泽涛看了傅园慧背影一眼,又看了看身旁笑容意味深长但明显是因为觉得有趣的孙杨,问:“到底是什么啊?”

 

 

17.

 

李朱濠毕竟还是受到了太大的震撼,一时嘴快,没憋住,到了晚上,国泳队男队员们也知道的七七八八了。

当然,还是除了当事人。

徐嘉余躺在床上做仰卧起坐,一边做一边念叨:“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李朱濠也跟着说:“万万没想到...这让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龙队和继科也...”李广源看着手机。

徐嘉余:“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广源:“别笑,还有你和小贺的。”

徐嘉余:“——哈哈哈哈哈、啊?!...”跟着就凑了过去。

李朱濠也凑过去看,一边看嘴里一边啧啧不休:“这脑洞也太大了...哇还、还.....哎等等有我有我,我是不是又被闪瞎了....不对啊我怎么总是被闪瞎.....甲鱼哥都有cp我有没有啊...”

徐嘉余敲了下李朱濠的头:“叫谁甲鱼!”

 

 

18.

 

然后他们就凑在一起看了不少。

 

 

19.

 

看完之后三人感觉已经不是开了新世界大门那么简单的了。

一阵沉默后,李朱濠忽然小声说道:“我以前没觉得,但看了她们找出来的那些细节忽然又觉得好像真的......”他咽了半句话下去,接着用更小的声音提出疑问,“会不会真的是我们没发现杨哥和涛哥他们其实真的是在谈恋爱...啊?”

 

“不知道。”

一向身手敏捷思维更敏捷的傅园慧给出了不肯定的答案。

叶诗文笑了一下,说:“我也觉得我这个问题太...”她又笑了两声,“估计男生那边也在商量着,谁会提这个问题来着?”

“李朱濠吧?”

“我也觉得。”

“甲鱼说这种话,想想都好可怕。”

傅园慧点头,她盯着手机又看了一会儿,忽然站起来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在一起游泳,这就是最好的事情了,对吧?”

 

······

 

“你...最近日漫看多了吗?”

“傅爷你要不要去和龙队交流一下顺便也入美漫的坑...”

“b站那个留言果然是真身吗哈哈哈。”

 

傅园慧:“......”

傅园慧:“我们还是继续看手机吧。”

 

 

20.

 

宁泽涛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孙杨趴在床上看手机,一边看还一边笑。

“看什么啊?”他问。

“啊,没有没有。”孙杨刚想掩饰过去,结果发现宁泽涛盯着他,只好妥协,“好好好,给你看。”

宁泽涛走过去伸手拿手机。

结果被孙杨虚晃了一下。

宁泽涛:“杨哥。”

孙杨坏笑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宁泽涛见他的样子,也笑了,说:“好。”

孙杨又问:“真的要看?”

宁泽涛:“我抢了啊。”

 

孙杨就不再说话,笑着把手机递了过去。

 

 

 

 

 

没了【。



  500 63
评论(63)
热度(500)

© 赤野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