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野千里

实力蓝吹。
随便写点。
基本已经开始养生。
毕生信念就是让纸片人和纸片人谈恋爱。

 

【全职|王乔】经年 04

原著向,慢慢写...

BUG和虫欢迎指粗><




03






【四】

 

酒过三巡,一群扬言不醉不归的小伙子们也都应了自己话个个东倒西歪了,陈果也喝了不少,迷迷糊糊地靠着唐柔,眼睛半睁半闭,随时都要睡过去的样子。

叶修让唐柔先把陈果带回去,然后自己就和没怎么喝王杰希联合开始倒腾那些已经快要站不稳的战队成员们。

好不容易把包子那双大长腿塞进出租车里,叶修直起身“啧”了一下,对着王杰希说:“包子这个儿得占俩人的地方,你带着小高,顺便把小乔送过来一下吧。”

王杰希闻言愣了一下,看了看一旁还算站得直的高英杰和完全已经靠在高英杰身上的乔一帆,说:“好。”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你们住哪儿?”

叶修钻进出租车,打了个手势:“跟着走。”

 

王杰希把勉强还没晕的高英杰放到了副驾驶上,正准备给他扣好安全带,却见高英杰连连摆手:“不、不用了队长,你快去看看一帆、吧,我...我怕他摔了...”

王杰希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一边在想这俩小孩怎么腻歪得跟俩小姑娘似的,一边还是直起腰去看靠在车门上的乔一帆。

小孩儿明显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但胜在乖巧,不哭不闹,就安安静静地垂着头靠在门上,刘海软软地贴着脑门儿,一副任人摆弄的样子。

王杰希心里忽然一软,替高英杰关了车门之后就上前一步凑到了乔一帆面前。

本来想着先把他身体扶正,但到了面前却忽然之间就不知道怎么该下手了。王杰希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犯傻,盯着小孩儿红红的脸颊看了半晌,最终还是一手揽过来抱到了怀里,一手去拉车门。

出租车司机钻出来问他:“睡得这么死哦?小哥你一个人好弄吗?”

王杰希说:“没事没事,就是麻烦您过来帮我开一下门。”

司机给他开了后座的门,王杰希小心地扶着人放进去,手在车顶部的框上扶了了一下,以免乔一帆碰到头,然后他将人的腿放进车里,身体摆正,最后自己再坐进去。

司机也上了车,一边给自己扣安全带一边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哦,真是一喝酒就要喝醉,一点都不爱惜身体。”

王杰希笑笑,正想说点什么接那师傅的话,却又见他看了眼高英杰后笑着说:“哎,这边这个也睡着了,你这个当哥哥的一会儿可要辛苦辛苦了。”

哥哥...

王杰希眉毛一挑,对这个突如其来的亲昵称呼感到有些难为情,正想解释,但又一瞧明显已经睡着了的高英杰和毫无意识的乔一帆,也就算是默认了下来,就只是笑了笑,说:“平时也挺乖的,不闹腾。”

师傅也跟着笑了两声,随后发动车开走了。

 

看到两个小孩都已经陷入沉睡,司机也只是安静开车,没像大多数师傅那样找乘客唠嗑。车里开着电台,主播温柔的声音和慢节奏的歌曲交替着回旋流淌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使原本安静的空气又多了那么一层生气。

乔一帆坐在王杰希身边乖乖地睡着,脑袋因为睡着而不由自主地往右边偏,却又由于没有靠的地方就那么别别扭扭地悬在半空,看上去怪难受的样子。

王杰希先是闭着眼睛养了会儿神,后来觉得左边肩膀上有点毛毛的感觉,一睁眼发现时乔一帆已经睡得斜着大半个身子,可由于被安全带绑着,也没完全歪到他身上,就着一个特别难受的姿势,胸口继续一起一伏。

还睡着呢。

王杰希忽然觉得乔一帆这个样子挺可爱,正想着要不要伸手把他扶正,忽然车子就来了个大转弯,王杰希的手还没伸出去,乔一帆的身子就顺着车转弯的力道完全倒在他怀里了。

 

司机师傅看了眼后视镜,连连道歉:“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个车子它突然就从旁边冲过来...”

 

王杰希说了句“没事”,嘴动了,身体却不怎么敢动。

刚才车子那一个大拐弯让乔一帆直接栽到了他怀里,睡着后小孩带着淡淡酒味的鼻息也刚好喷到他脖子上,痒痒的,却有些暖意。

王杰希僵着这个姿势,过了半晌也没动,虽说脸上仍是一派风平浪静,但殊不知他脑子里已在火光电石之间蹦出了无数种想法。

按照常理说他本该是将乔一帆推开扶正,给他系好安全带之后自己再坐回去的,但碍于车子开进了一段碎石路,不住地颠簸,使得他忽然觉得就让乔一帆这么靠着自己可能还更要安稳些,又或者是因为一些他心里也说不上来的原因。

至此倒是全然忘了还有个独自坐在副驾驶的高英杰。

王杰希把乔一帆轻轻挪过来靠着自己坐好,手环过他的肩膀虚虚地扶住。刚刚成年的小孩像是找到了什么舒服的靠垫似的,歪着头蹭了蹭王杰希的肩膀,又撇撇嘴,看上去很放心似的又睡过去了。

简直像只小猫。

王杰希脑子里突然钻出这么一句话。

紧接着他就被自己这种想法逗得笑了一声。

 

车外有路灯的光照进来,打在乔一帆熟睡的脸上,给他抹上了一层淡淡的、柔和的暖色。

 

王杰希低头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看了一下,觉得两个人离得太近了,便把头抬了起来,但过了一会儿,又低下头看了一眼。

这次就足足看了有好一会儿。

就算是成年了可样子看上去还是十五六岁,在这样斑驳的路灯光线下,乔一帆的睡脸更是显得十分稚嫩。

王杰希想,根本不像已经有十八岁了啊,怎么看都还只是个小孩。

可忽然眼前又闪过正是这个小孩拖着行李箱离开微草时的背影。

王杰希的眼神闪了闪,视线从乔一帆脸上移开,虚扶着他肩膀的手也缓缓收了回去。

那种让他感到不可控的感觉又来了,虽然只是一瞬间,却仍十分清晰。

 

碎石路过了。王杰希轻轻扶着乔一帆的头,将他身体扶正,再扣好了安全带。

 

高英杰感到有人在拍打自己的脸,力道很轻,但有种不把他叫醒誓不罢休的气势。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就看到他们队长的脸出现在视线里,顿时瞌睡全都没了,紧张地挺直了腰背道:“队、呃咳咳、队长。”结果还因为太久没开口被呛了一下。

王杰希说:“到酒店了。”

“哦、哦,好。”高英杰这才往外面看了一眼,连忙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酒店。高英杰原本刚下车那会儿走路还有些飘浮,但又怕被队长看到,就卯足了劲儿地控制着自己的步子,整个人看上去僵硬得不行。王杰希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想退后问他两句,但后来想了想,还是继续自己在前面走了。

房间订的是两间,门对门的挨着。

王杰希看着高英杰拿房卡开了门,抢在他转过身要对自己说“晚安”之前,忽然开口:“你觉得他变了么?”

高英杰愣了半晌,这才明白王杰希说的“他”是指乔一帆。他喝了酒,脑子一瞬间没转过弯,但还是认真想了想,答道:“我觉得一帆比以前更有自信了。”

王杰希靠在自己门上,两只眼睛看着他。

高英杰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这句可能会延伸出什么不太妥当的潜台词,此刻又见王杰希只看着他不说话,心里开始打鼓,忙解释道,“呃、队长,我是说...”

“我知道。我也这么觉得。”王杰希打断他,“我现在只是想问问你,作为好朋友的立场,还有什么不同。”

高英杰松了口气,又想了想,忽然笑起来:“一帆好像挺高兴的。虽说在兴欣不一定轻松,但他现在给我感觉比以前好多了。”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想了想还是没再追问下去。他道:“知道了。今晚早点睡吧,明天一早的飞机。”

高英杰笑笑:“好,队长晚安。”

“晚安。”王杰希点点头,也刷卡进屋了。

 

隔天,乔一帆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平时训练起床的时间。

一般不喝酒的人忽然喝了不少,自然会是头痛欲裂。他一边揉着脑袋从床上坐起来,一边去看自己手机上的消息。

有不少人给他发来的“生日快乐”,还有陈果带叶修给他半天的休假批准。他揉了揉眼睛,一一地看过,给每个发来的“生日快乐”都回复了感谢,之后也给陈果发了“谢谢陈姐和前辈”。

陈果秒回:不用谢!醒了就下来吃饭!桌上给你留了碗长寿面哦~

乔一帆顿时感动得差点热泪盈眶。

他穿好衣服去卫生间洗漱,看着镜子里滴着水的自己的脸,狠狠地抹了一把。

 

吃过面顺带把碗也洗了,乔一帆穿好外套准备出门,正穿鞋时忽然听到放在鞋柜上手机响了一下。

拿来一看,是高英杰发的登机短信。

他回复了“注意安全”,可信息还没发送出去,却又有一条新的信息进来。

是个陌生号码。可短信内容却足以把他保持了十八年的波澜不惊瞬间打得粉碎。

 

“我是王杰希。”

 

那条信息上这么写着。






TBC

  48 3
评论(3)
热度(48)

© 赤野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