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野千里

实力蓝吹。
随便写点。
基本已经开始养生。
毕生信念就是让纸片人和纸片人谈恋爱。

 

【奥尤】当我看到古埃尔公园的金色阳光

1.

 

“...安东尼·高迪虽是个建筑天才,但却生性乖僻、孤傲、家境并不宽裕、几乎没有...朋友...然而他的才华能够得以如此盛放,其背后都少不了他的挚友古埃尔...一生的支持...有传闻他们关系......不纯,也有说法是高迪终生未婚是因为他把一生的情欲都贡献给了...巴塞罗那?”尤里停止了嘴里的小声念叨,举着手机从椅子上猛地撑起上半身,略微暴躁地一把将头上汗湿的毛巾扯了下来,“这都讲的是什么啊?!”

 

2.

 

尤里·普利塞提,十八岁,因为美貌被称为“俄罗斯的妖精”,过去三年世界花样滑冰大赛成人组中的佼佼者,现在却正因为维基百科上的一些说辞而苦恼着。

而这一切都源于昨晚克里斯托夫对他说的一句话。

 

3.

 

“古埃尔公园?”

不知为何被众人忽然问起自己是在哪里和奥塔别克决定做朋友并且回答了“古埃尔公园”之后,克里斯托夫忽然这么重复了一句。

“对对!就是古埃尔公园!有什么问题吗?!”一直被众人感觉很蠢的耍来耍去的尤里终于按捺不住爆发了,虽说时间是过了三年,但他的脾气却是有增无减,如果不是奥塔别克一直在桌子下面拽着他的手,他恐怕早就拍着桌子凑到克里斯托夫面前去了,“话说你不是改行当教练了吗?!哪有教练禁止学生出门,自己却跑出来大喝特喝的?”

“我家的学生赛前不能喝酒,虽然他也很想陪我出来,但为了明天的比赛也实在没办法。”克里斯托夫冲尤里眨了眨眼,然后又拿起酒杯晃了晃,“而且这点酒,是醉不倒我的哦。”

“可恶,你这个老年人...”尤里一拍桌子站起来,但又突然感到一股力量抓着他的手把他拽回了椅子上。

“奥塔别克?!”尤里转过头去瞪他。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的哈萨克青年也抬起头来看他,两人对视了一会儿,还是奥特别克放开了手。

尤里看了看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的奥塔别克,又看了看对面撑着手肘笑着看着自己的克里斯托夫,忽然觉得没劲起来,“嘁”了一声,甩甩手自己也坐下了。

“哎,尤里奥,你都不好奇吗?那个古埃尔公园。”披集发完ins忽然抬起头来问道,“上一次我们这几个来巴塞罗那还是三年前了吧?人都差不多呢...啊,这次多了光虹和雷欧,少了勇利和维克多...”

季光虹正趴在一边和雷欧一起看着什么,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抬起头来笑了笑。

“谁管那两个...”尤里虽然嘴上这么说,脑子里却浮现出了维克多和勇利的样子,“跟猪排饭呆在一起久了,维克多也变傻了。”

克里斯托夫和披集都笑起来,奥塔别克又喝了一口酒。

“...所以那个公园,”尤里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开口,“怎么回事。”

克里斯托夫因为这位妖精的不坦率笑了笑,还是开口说道:“古埃尔公园啊,是西班牙建筑师高迪给他的挚友古埃尔建造的公园......”

然后他忽然就不说了。

“......”尤里盯着自己的杯子,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终于忍不住抬头看着对面,“完了?”

克里斯托夫冲他摇了摇手指:“剩下的你就自己去查吧。”

“克里斯你耍我呢?!”尤里一拍桌子又站起来。

奥塔别克和披集同时去拉他。

披集:“冷静啊尤里奥...冷静,冷静。”

尤里杀气腾腾地瞪了克里斯托夫一眼,后者因为觉得逗弄这只小猫非常好玩而几乎笑得握不住手里的酒杯,好不容易停下来了,又送了个媚眼给还在生气的小猫,说:“有些东西,我说出来就不好了呀。”

他的视线渐渐从尤里的脸上移动到奥塔别克还握着的那只手上。

奥塔别克掀了掀眼皮,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

“谁要去网上查那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啊?!”尤里最后这么说,语气凶巴巴的。

 

4.

 

结果还是去查了。

不但查了,而且竟然还看一遍就记住了。

 

5.

 

尤里把手机锁了屏扔到一旁,又把毛巾盖在脸上瘫回椅子上,他就着这个姿势维持了几秒,最后还是一把抓掉了脸上的毛巾,狠狠“啧”了一声,起身去拿手机。

解锁后的页面还停留在高迪的维基百科上。

“天才”、“乖僻”、“孤傲”、“几乎没有朋友”,这些字眼看上去无比熟悉,虽然尤里从来都不承认,但毫无疑问它们曾一度被频繁地用在俄罗斯的这位妖精身上。

“什么啊...意思是说我像这个高迪吗?”尤里看着手机嘟囔了一句,“那胡子简直莫名其妙。”

说话间他又把这个网页看了两遍,细长的手指上下滑动着屏幕,指甲点击屏幕时发出一两声清脆的“嗒嗒”声。

“在看什么?”奥塔别克的声音忽然在头顶响起。

“呜哇!奥塔别克!”尤里显然被吓了一跳,手机一个没拿稳就往下落去。奥塔别克眼疾手快地在它落地之前抓住,极其熟练地握着那只手机转了个圈。

“你走路怎么都没声音的?!”尤里从椅子上站起来,又弯下腰去捡刚才掉在地上的毛巾。

奥塔别克却已经提前帮他捡起来了。他穿着还没滑下去的冰鞋,几乎是在毫不费力地俯视着尤里。

“喂,我说,赶紧把鞋子给我换下来。”尤里一把抽过奥塔别克手里的毛巾,又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皱着眉头说,“本来就长得比我高,现在又穿着鞋子,这种感觉真是不爽。”

奥塔别克原本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忽然变得柔和了一些,嘴角甚至可以看到一丝淡淡的笑容。

“还有手机也还给我。”尤里向他伸出手。

奥塔别克却没还给他,反而问道:“刚才在看什么?”

尤里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手机里的维基百科,脸有点发红,但嘴上还是不饶人:“你管我看什么?手机还给我。”

奥塔别克“哦”了一声,然后把手指放到home键上解了锁。

尤里一看顿时觉得大事不妙,他一边在心里后悔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同意这家伙录指纹了,一边久违的踮起脚尖去抢奥塔别克手里的手机。

 

6.

 

十六岁之后的尤里像大多数男孩子一样开始进入长个的高峰期,再加上俄罗斯人天生的血统,他的个头从那个时候开始一路飙升。

他本来以为大他三岁却只比十五岁的他高五公分的奥塔别克应该不会再怎么长高了,却没想到第二年再见面的时候,他看那位哈萨克青年的视角依然是仰视,而且竟然还是只有五公分的差距。

“所以你这叫延迟发育吗?!”尤里简直义愤填膺。

奥塔别克没说话,修长的双腿撑在哈雷机车的两侧,扔给他一个头盔,“带你去兜风。去还是不去?”

 

那个时候他们相识一年,关系好得已经无话不谈,在旁人眼里脾气很坏的尤里和沉默寡言的奥塔别克似乎都只是对于彼此以外的性格设定。

 

7.

 

冰鞋真的可以增高很多啊。

脸撞上奥塔别克胸口上的时候,尤里这么想到。

可能是那一下子撞上去的力道不小,奥塔别克有好一阵子都没说话,只是两手都扶着尤里的双臂。

“没站稳...”尤里连忙往后退了两步,皱着眉揉了揉鼻子,“啧,痛。”

“很疼?”奥塔别克连忙把尤里按到椅子上,捏着他的下巴仔细看着他的鼻子。

“我是问你痛不痛。”尤里没打掉奥塔别克的手,任由对方把自己的鼻子仔仔细细检查一遍之后,才又伸手要手机,“手机赶紧给我。”

奥塔别克直起身把手机给他,然后又换了冰鞋,鞋带系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抬起头来问尤里:“你想去古埃尔公园?”

尤里脸上一热,“谁想去啊!”随即反应过来,样子又很暴躁,“你果然还是看了我手机吧!”

奥特别克站起来,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我看见你在搜,就以为你想去。”

“我就是随便搜搜!”

“嗯,好。”

“......”

“那一会儿就去吧。”

“???”

“去,还是不去?”

 

8.

 

坐在机车上的时候,尤里还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对“做还是不做”这种类型的问句几乎毫无抵抗力。他认真的反思了一下自己,结果悲惨的发现现在有些其实并不是他本愿的事情,都是在奥塔别克这种问句下糊里糊涂答应的。

比如手机上的指纹解锁,去年和他在圣彼得堡住了一个月的假期,还有总是莫名其妙的就坐上去兜风的这辆机车.....

他这么一想顿时就觉得有点吃亏,也不管耳边呼啦啦吹过的风,凑上前去搂紧奥塔别克的腰就在他耳边问:“我说,你平时跟人讲话多只有两个选择吗?”

“什么?”显然对方没理解他在说什么。

“去还是不去,做还是不做。”

“没有。”奥塔别克顿了一下,“只问过你。”

“你就没想过我回答不的时候?!”

奥塔别克沉默了一会儿,好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他很确定地说:“你没说过。”

尤里:“......”

尤里:“我以后绝对会说!!”

奥塔别克看着前面的路,微微笑了笑。

 

9.

 

到公园的时候,太阳也开始落山。巴塞罗那金色的阳光把这个公园渲染得独特又梦幻。

“总感觉一模一样啊,和三年前相比。”尤里靠在大理石砌成的阳台上看着在低处被金色染上的景色。

奥塔别克站在离他有一步远的后方,也看着不远处的景色。

尤里忽然想起网页上对高迪和古埃尔的描述。

 

天才。

乖僻。

孤傲。

 

挚友。

一生。

爱欲。

 

不是吧...?!

 

尤里只觉得这里的事物就算是夕阳也亮得刺眼。一时间脑子里滚过很多东西,让他的中枢神经就快要停止工作。

他下意识地微微侧过头看了奥塔别克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他的时候,视线顿时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收了回来。

搞什么,这种眼神...

 

然后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伴随着巴塞罗那傍晚的微风。

 

“尤里。”

“...啊?”

 

妖精在金色的余晖中转过头来。


  176 6
评论(6)
热度(176)

© 赤野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