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野千里

实力蓝吹。
随便写点。
基本已经开始养生。
毕生信念就是让纸片人和纸片人谈恋爱。

 

【天行】百日霍游Day7

前文见标签





【Day7】

 

芒种刚过,学校里那一排香樟树上趴着的蝉就开始宣示自己在夏天的地位,天气一下子热了起来,刺眼的阳光从茂密的树叶缝隙里争先恐后的落下来,印在灰色的水泥地上,叮叮当当地碎了一地。

穿着黑白校服的学生三三两两的抱着书在校园里走着,有的拖着箱子往寝室里搬,有的背着书包往校门口赶,高一高二的因为考场原因全都已经放了,整个学校显得特别空旷安静。

学校升旗台的上的国旗随风扬起,对面操场上原本围了一圈鼓励运动的标语全撤了下来,变成预祝高三学生考试成功的口号,前面几栋教学楼也从顶楼挂下几幅条幅,全是“高考,加油!”“昨日的沉淀累积只为今日的光芒万丈”之类的话,看得人只觉得伤感和激动在心里揉成一团。

 

游浩贤坐在旗台上,头上的一片绿荫刚好给他挡住中午两点毒辣的阳光,他把校裤的裤腿挽起来,露出一截笔直的小腿,然后抹了把头上的汗珠,闭上眼睛听着周围若隐若现的蝉声。

风是有的,只不过小的可怜,要想把他脸上脖子上的汗全吹干是不可能了,他心里默念着“心静自然凉”,一边还在脑子里过着明天语文要考的必背古诗词。

脸上忽然一冰,游浩贤睁开眼睛,看到霍琊拿着一罐冰镇可乐站在他面前。

“你真是来得太及时了。”他接过可乐,打开猛灌了一口,喉结上下滚动,似乎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的样子。两三口就喝了大半,他低下头抹了抹嘴,这才喘了口气,“你东西都收拾完了?”

“嗯。”霍琊坐在他身边,拿过他手里的可乐也喝了两口,“你的我帮你整理了一下,一起放柜子里了。”

“哎哟,太好心了,谢谢你了啊。”游浩贤笑着从他手里抢过剩下的可乐喝掉,然后双臂一伸一扬一抛,就见可乐罐“咣”的一声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却见霍琊的手一下子贴了上来,照着他的背就一巴掌,道:“说了多少次了腰背要直,就你这水平,进了大学还打什么球。”

前校队队长有理有据,游浩贤不由得冲他做了一个鬼脸:“那我不打不就得了,到时候我就跟一群迷妹去看你打球,然后跟人说这是我们家霍琊,名草有主,莫要惦记。”

霍琊看着他被热出一头汗的样子,顿了顿还是微微笑了出来,伸手从包里拿出一袋纸扔在他身上,道:“先把你的汗擦擦。”

游浩贤吭哧吭哧的擦汗,看着霍琊侧头看树的脸,忽然小声道:“我解析几何还是不太熟练...”

霍琊回头看他,无奈的叹气:“回去再给你讲一遍例题。”

“如果明天到考场上一个脑抽筋给忘了,怎么办?”

“那就只能说明你蠢。”

“靠。”

游浩贤把剩下的纸巾扔回霍琊怀里,抬头看着头顶浓密的树荫,安静了一会儿。

初夏的风还没那么闷热,真正吹起来反而带着丝丝的凉爽,游浩贤又闭上眼睛状似冥想了一会儿,就忽然听霍琊道:“你放心。”

 

他立刻就明白霍琊指的是什么了。

 

虽然两人都没明说过,但成绩的差距摆在那里,终究是不容忽视。尽管高三这一年来游浩贤为了能跟霍琊上同一个学校拼死拼活地学,但无奈基础实在不扎实,还没等到量变引起质变,高考就已经站到了他面前。

他心里是有些慌乱的,甚至在失败的三模之后恐慌了一段时间,但又看到霍琊那么风轻云淡的样子,也就不好意思把心里的这些想法说出来了。

 

“你看出来了啊...”自尊心有点受挫,游浩贤撇了撇嘴。

“你三模过后那段时间不正常的样子,除了亘瑶慢半拍,其他人早就心知肚明了好吗。”霍琊的语气倒是一如既往的淡淡的,“墨律还在问我你是不是生病了。”

游浩贤又惊讶又沮丧的叹了口气。

霍琊看着他那倍受打击的样子,伸手在他头上拍了拍:“你担心什么?我不会去没有你的学校。”

游浩贤愣了一下,然后立马搓了搓手臂:“哇,鸡皮疙瘩。”

霍琊:“......”

“你不会还要做什么故意填错答题卡,或者故意不做数学物理最后一道题这种事吧?”游浩贤仿佛没看到霍琊一瞬间变黑的脸色,继续自顾自的说得欢快,“不行啊霍琊,这样不仅阿姨要把我打个半死,学校老师也是不干的啊。”

“...闭嘴。”霍琊的脸色十分不好。

“你不会...真的是准备这么干的吧?”本来还只想逗逗他,却没想到是这种反应,游浩贤顿时有点吃不透这人的想法,然后又因为自己猜到了他真的想法而十分惊讶,一瞬间也“呃呃”半天,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对方半天,最终还是游浩贤忍不住,伸手一把盖住了霍琊的眼睛。

“干什么?”霍琊想去把他的手扒下来。

“别动!”游浩贤忽然提高了音量,看着霍琊的手覆在自己的手上,脸有点发烫。他斟酌了半天,才慢吞吞地开了口,“谢谢你啊...我其实,挺高兴的。”

 

一直轻柔的微风忽然发起力来,吹得挂在旗台中央笔直旗杆上的国旗猎猎作响,荫蔽着他们二人的那棵巨大的香樟树的树叶也发出飒飒声响。有绿色的叶子从树上飘下来,落在满是被剪碎了的金色光斑的阴影里,仿佛也被镀上了一层明亮的色彩。

 

霍琊看不到游浩贤,却能想象到他的样子,他沉默了一会儿,嘴角渐渐翘起来,问道:“我能重见天日了吗?”然后也不管游浩贤的回答,手一发力,将他的手从自己脸上拉了下来。

游浩贤看着他,眼睛被阳光照得亮亮的。

霍琊没有放开他的手,反倒是顺势握在了手里,冲他道:“走吧。”

游浩贤问:“去哪儿?”

霍琊道:“不去哪儿,就逛逛。”

搁以前,这么矫情又蠢的事情游浩贤是肯定不会做的,不仅不做,还会添油加醋的大大吐槽一番,但今天似乎是被这氛围感染,他任由霍琊拉着他的手,没有挣脱。

霍琊似乎也有点不习惯,转过头来挑挑眉:“这么听话?”

游浩贤送了个白眼给他。

结果走了两步才发现两人是手拉着手的,觉得影响不好,就急忙把手往回缩,却在想挣脱的瞬间被霍琊握得更紧。

 

“没事,没人看见。”霍琊冲他笑了笑,然后拨开他的手指,与自己的十指相扣。

 

两人围着学校转了一圈,走过很多有很多回忆的地方。

第一次遇见时的宿舍楼下,第一次一起被老师惩罚时的操场,第一次组队打球时的体育馆,第一次告白时的绿荫长廊,第一次约会时的小花园,第一次接吻时的教室角落,还有第一次吵架时的学生会活动室。他们一边走一边回想当时各色各样的心情,走到一处就想起一些事情,仿佛过去的所有都在那一刻一幕幕地呈现在脑子里,格外清晰,也格外深刻。

那两只拉在一起的手被太阳晒得出了汗,到最后也还湿津津地握在一起。

 

晚上回到宿舍,霍琊又给游浩贤梳理了一道他弱项科目的考点,之后两人检查好第二天要带的准考证和文具,就迅速洗漱上床躺好了。

黑暗里只剩下空调电源的灯亮着,游浩贤盯了那个绿色的半天还是没有睡意,轻身叫道:“霍琊,你睡了吗?”

“没有。”隔壁床传来回应。

游浩贤吐了口气:“睡不着啊。”

“紧张?”

“嗯,有点。”

“你也会紧张?”

“我靠。”游浩贤猛地坐起来去看隔壁床,结果发现黑漆漆的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霍琊察觉到他起身,似乎是翻了个身,又问道:“过来吗?”

游浩贤沉默两秒,还是爬下床去了霍琊床上。

 

寝室里面一个富二代早就出了国,另一个学霸被保送到第一学府之后也没上课了,所以他们两人就理所应当的霸占了四人的寝室,整天朝夕相处,也算半个同居的样子。

游浩贤侧躺在霍琊的床上,两人面对面,也没开灯,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之后倒也看得清楚对方的样子。霍琊的手搂着他的腰,轻轻的圈着,静静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游浩贤叫他:“霍琊。”

“嗯?”

“我能亲你一下吗?”

霍琊笑了笑,低下头轻轻含住游浩贤的嘴唇。但也真的只是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就松开了。

“......”游浩贤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他愣了两秒,低声嘟囔,“不是吧,送到嘴边的都不要?”

霍琊笑道:“再说就办了你。”

游浩贤不信:“每次都这么说,结果还不是没有。”

霍琊放在他腰上的手紧了紧。他的手顺着游浩贤的脊背缓缓往上爬,头凑近他,在耳边轻声道:“这不就等高考完了吗。”

游浩贤:“......”

游浩贤坐起来,利落下床躺回自己被窝里,高声道:“睡觉睡觉!”

霍琊看着他裹成一团的样子,无声的笑了笑:“晚安。”他说道,之后也闭上了眼睛。

 

没有刻意的约定,没有矫情的套路,也没有声嘶力竭的泪水,他们就像很多个平常的夜晚一样,安静地入梦。

不是所有的毕业都等于结束,毕竟他们还会学着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努力。而这一路上点点滴滴的全部,也都会随着他们往前走的脚步深深刻在泥土里,无法吹散。

 

而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源于他们足够相爱。

 

 

 

没了。


不知道是多久以前写的,小言风(救命啊(悄悄的说x

  48
评论
热度(48)

© 赤野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