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野千里

实力蓝吹。
随便写点。
基本已经开始养生。
毕生信念就是让纸片人和纸片人谈恋爱。

 

【天行】百日霍游Day8 准爸爸

前文见标签




【Day8】准爸爸

 

1.

 

游浩贤已经干完了两碗饭,正准备起身去添第三碗。

霍琊一直看着他,终于忍不住了,问:“你还饿?”

去添饭的步子顿了一下,游浩贤转过头来看了会儿霍琊,点点头:“啊。”又眨眨眼睛,“怎么了?”

“......”霍琊拧着眉毛把人从头到脚地打量了一番,最后说道,“没什么。”

“哦。”游浩贤进厨房添饭,一边还扬着声音跟霍琊说话,“唉,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特别饿。”

霍琊听着,目光默默扫了下满桌子的杯盘狼藉,选了半天才把筷子伸向了似乎另外一面还没被动过的烤鳗鱼。

游浩贤添了饭走出来,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笑了一声:“哎,你说我不会是有了吧?”

握着筷子正努力从鱼骨上把肉剃下来的霍琊右手一紧,“咔”的一声,鱼就断成了两截。

 

 

 

2.

 

“真的?”

“假的。”

“......”

“呃...你指的什么事?”

晚上洗完澡,两人上床准备睡觉。游浩贤还靠在床头看手机,反而霍琊已经躺下了,只是眼睛还颇有精神地睁着。

“你说什么事。”霍琊斜了他一眼,抿了抿唇才斟酌着说,“你说你怀孕...了,真的?”

“啊,这事儿啊。”游浩贤好像也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肃性,搁下手机压到霍琊身上去,看着他的眼睛,顿了两秒,说道,“我猜的。”

霍琊翻身就把人压了下去,简直想去掐他的脖子。

“开玩笑!开玩笑!”游浩贤忙用手护住脸,“发泄可以!不准打脸!”

霍琊盯了他一会儿,忽然笑了一声。游浩贤还没弄明白他在笑什么,就觉得对方的气息猛地靠近,紧接着耳垂一湿,便听霍琊在自己耳边低声道:“我找你发泄用得着打脸么?”

然后身上一轻,霍琊已经又躺倒他身边了。

游浩贤:“......”

游浩贤:“你这是在玩火!”

霍琊:“哦,烧了吗?”

游浩贤:“你觉得呢!”

霍琊:“我帮你灭?”

游浩贤:“......不用了,谢谢。”

 

“是不是怀了?”霍琊又问,“验孕棒用了吗?”

“什么?不是,等一下,我就随口说了一句...”游浩贤有点跟不上节奏,但还是认认真真地回答霍琊提出的问题,“没用啊,买都没买。”

“避孕药在吃吗?”霍琊继续问。

“我每次吃不都是你在监督吗...”游浩贤答。

霍琊想了想觉得也对,就又起身去翻床头柜。

游浩贤趴到他身上伸长了脖子去看:“你干什——”“么”字还没出口就被眼前的场景噎住了,“...你、你什么时候买了这么多套子?!”然后又看见霍琊下床,从卧室里的其他地方也相继摸出了不少。

游浩贤很震惊,简直可以说是瞠目结舌,他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让自己尽量心平气和地看待这些几乎要铺了小半个床的花花绿绿的套子,说:“霍琊,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在网上打折买一送五的时候买的?你看看,这要是劣质产品那我怀孕就是它们的锅了......”

“不是,是我让青玄从国外给我带的。”霍琊拿着其中一个套子晃了晃,面无表情地说,“而且国内也很少能买到我的size。”

游浩贤:“......”

游浩贤抱着被子一头载回了床里。

霍琊看着他如愿以偿地笑起来,然后伸手去拉被子:“闷着没有?”

游浩贤闷在被子里生无可恋地说:“...我最开始认识的那个纯洁的小男生哪里去了...”

“......”

“另外...你考虑过青玄过安检的时候机场工作人员看他的眼光吗...”

“......”霍琊把他从被子里扒拉出来,说,“从国外寄回来的。”

游浩贤直挥手:“...收起来收起来,让我静静...”

霍琊看着他瘫在床上闭着眼睛,装的那叫一个带劲儿,想了想,忽然凑近了道:“你以为这是谁的错?”

“啊?”游浩贤睁开眼睛。

“不都是因为你需求多信息素又浓...”

“打住!少瞎说!”游浩贤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我一个Beta哪来的很浓的信息素!”

霍琊见他坐起来了,估摸着刚才的事情也不再提了,顿时满意地开始收拾收拾避孕套了。

 

五分钟之后,两人又开始面对面地坐在床上。

游浩贤盯了霍琊一会儿,忽然说:“你是不是不想要孩子?”

霍琊眉毛一挑。

游浩贤懂他的意思,开始解释:“因为你刚才一直都在问有关于...呃、避孕之类的,问题,所以我就猜是不是你不想要小孩子。”他其实有点紧张,之前看似毫不在意的打闹只不过都是些掩饰,他的肚子里或许正在孕育一个流着霍琊和他的血液的新生命,这一点,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值得人兴奋和不安。

虽然游浩贤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但霍琊还是看得懂他的表情,哪怕只有些细枝末节的变化。他沉吟了许,随后点点头:“嗯,可以这么说...”

游浩贤表现得很镇定:“为什么?”

“你看亘瑶和青凌。”

确实是养了一堆熊孩子...游浩贤觉得这一点可以赞同。

“但是,”霍琊忽然又开口,“我们的孩子肯定不同。”

游浩贤愣了两秒,看着霍琊嘴角淡淡的笑容,猛地扑了上去。

“说话的时候不要大喘气啊?!”

霍琊笑着接住他,搂到怀里,亲了一下他的眼睛。

 

 

 

3.

 

“有了?!确定?!!”亘瑶的眼睛闪闪发光。

“不确定...”游浩贤简直不忍心与她直视,时刻感觉看过去都能看到这位年轻少妇头上一扇一扇的猫耳朵,“这不就是来问问你之前怀孕的时候都有哪些反应吗....”

“Beta怀孕很不容易啊!”亘瑶很高兴,凑近游浩贤,又偷偷瞄了眼在一旁和青凌一起带着小孩们玩的霍琊,说,“霍琊高兴坏了吧?”

游浩贤笑了笑,然后再仔细回忆了一下,给出中肯的评价:“我,没怎么看出来。”

亘瑶:“......”

 

两人坐下喝茶。

亘瑶开始解答之前游浩贤提的问题:“怀孕的反应就那几个,上网查一下就都有了,不过还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游浩贤点点头。

亘瑶又问:“你怎么觉得你是怀孕了的?”

“我最近吃的特别多,而且总觉得吃不饱。”

“想吃酸的?”

“...也没有特别想。”

亘瑶:“......”

亘瑶面无表情:“我觉得可能就是你最近运、动、量、有点大,单纯的饿肚子罢了。”

游浩贤立马否认:“这状态我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了。”

亘瑶一笑:“有点大的运动量持续了一个月?”

游浩贤抹了把脸:“......我们换个话题。”

 

 

 

4.

 

难道我真的怀了?游浩贤想。

 

一孕傻三年。小瑶的话都不能接了。

 

古人诚不我欺?

 

 

 

5.

 

青凌背上挂了一个,怀里坐了一个,腿边还趴着一个,他的眼睛却盯着还躺在婴儿车里正抱着奶瓶喝奶的那个。

他又看了一眼正伸出手轻轻把奶瓶扶住的霍琊,最终还是问道:“验了吗?”

霍琊摇摇头:“没有。”

青凌忙提溜了一把要从背上滑下去的大宝贝儿,有些惊讶:“那怎么能确定是不是有了。”

霍琊往游浩贤那边看了一眼,笑笑:“这不就是来你家了吗。”

“哦,对,我家还有没用完的。”青凌想了想,点点头,“小瑶估计一会儿会给他拿。”

霍琊应了一声,转头看向婴儿车里的老幺。

粉粉嫩嫩的小孩子喝完了奶,松了手,奶瓶“吧唧”一下就往下落,好在霍琊及时扶了一把,才没让瓶子砸到小孩的脸上。他把奶瓶拿出来,又抽了张纸细细给她擦了嘴边一圈的奶渍,嘴角毫不自知地挂着笑,还有眼里无尽的温柔。

青凌看着,忽然也笑了笑。

“笑什么?”霍琊察觉到,问他。

青凌说:“你想要小孩吗?”

“你呢?”他也问。

“我当然想了,只要是和小瑶的孩子,多少个都没关系。”

坐怀里的老二现在估计正在做什么春秋大梦,嘴巴张着,口水糊了他老爸一胸口,背上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滑了下去,趴在地上跟原本就在地上的那个一起搭积木,堆着堆着突然垮了,红红绿绿的木块“哗啦啦”的倒了一地,老二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响,哼唧两声,扭动扭动,蹭了蹭他爸湿乎乎的衬衫,又睡过去了。

青凌弯下腰跟俩孩子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又捏了捏怀里老二的脸。

“你觉得呢?”他说道。

霍琊看着眼前婴儿车里正呼呼大睡的肉团子,伸手戳了戳那一起一伏的小肚皮。

手缩回来的时候他也轻轻地笑了。

“嗯,说的也对。”

 

 

 

6.

 

验孕棒,两根杠,阳性。

真的怀孕了。

两位准爸爸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兴奋和茫然。

 

“记得明天去趟医院。”亘瑶一手拍一个人的肩膀,大有过来人的架势:“有什么不懂的来就好了,不用客气。”

“放心,不会客气的。”游浩贤握着霍琊的手,走之前笑眯眯的说了一句。

 

回了家游浩贤就瘫在沙发上不动了。霍琊准备用脚去踢他,但伸到一半就停下了,愣了两秒又缩了回来,之后走到他身边坐下。

游浩贤动了动,顺势就靠到了他肩上,深深吸了口气。

可是几乎闻不到什么信息素的气味,即便在最靠近腺体的地方。游浩贤想。因为他是个对信息素并不敏感的Beta。

霍琊忽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想什么呢?”

游浩贤睁开眼睛,动了动嘴唇,没说话。

两人就这么几乎是额头抵着额头地看了一会儿。

霍琊笑了笑,凑上前去。

他们安静地交换了一个吻。

分开后,游浩贤吸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现在又兴奋,又激动,还有点想飞...”

霍琊笑了笑,把手也放到游浩贤的手上,两只手交叠着,盖在肚子上。

“你是紧张吧?”

“......没有啊。”

“嗯。”霍琊点点头,“其实是我有点。”

游浩贤没忍住,笑了出来。

霍琊偏过头又去亲了亲他的耳朵。

“我说,如果明天...”游浩贤开始做假设。

“没有如果。”

“...我是说如果有如果!”游浩贤捏了一下霍琊的手,不管他,继续自己说自己的,“如果明天去医院检查,发现验孕棒验错了呢?”

“正好。”

“啊?”

霍琊笑了笑:“正好再接再励,造一个。”

“......”游浩贤说,“那还是怀上吧。”

霍琊挑了挑眉。

游浩贤的眼睛围着客厅转了一圈,又开始说话:“你觉得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好?”

“都好。”霍琊说。

“龙凤胎最好?”游浩贤说,忽然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笑了起来,“你看,就像我和理一样...”

霍琊怕他又想到其他的导致情绪低沉,就说:“还没通知他们。”

“明天做了检查再说吧,小律肯定特别高兴,她要当姐姐了。”

“她性别分化了吗?”

“没有,不过我猜是个A。”

霍琊想了想那小姑娘在幼儿园徒手干翻三个小男生的情景,点了点头。

 

“那在这之前要把我们俩的称呼分好。”游浩贤很严肃地说。

霍琊不说话,只是神色揶揄地笑了笑,意思是“这还需要分?”。

“得叫我爸。”游浩贤义正言辞地说,之后又假装思考了一下,给了霍琊称谓,“就叫你二爸吧。”

“二?”霍琊比了个数字。

“你比我小,总不能叫小爸?”他笑了起来,“感觉像我在外面包养的你啊。”

霍琊眯了眯眼睛。

游浩贤笑眯眯地说:“你那些信息素对我没用,我是B,你忘了?”

霍琊起身,一弯腰一伸手,就把人扛回了卧室。

他要就地正法。

 

 

 

7.

 

第二天检查结果一出来,还真被游浩贤语言中了。

没有怀孕,那两根杠是验孕棒的锅。

说不失望是假的,昨天那些愉悦的心情像是浮在沸水上的气泡一样,噼啪噼啪地爆了一串。

戴着眼睛的老医生的话还在耳边响,什么“Beta的受孕率本来就比Omega低很多”,什么“如果想怀孕就一定要有健康的饮食和生活”,一句句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在脑子里来回滚。

而且还有人很小声地说:“AB结合哪有AO结合好,这可苦了那个A。”

 

“扯证那天我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霍琊靠在床头,忽然问游浩贤。

“...哪句?”游浩贤很抱歉地看着他。

霍琊:“......”

霍琊叹了口气,凑过去扶着游浩贤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跟我结婚的人不是哪个Beta,更不是什么Omega,而是你这个人,游浩贤。”

“......”

“听懂了么?”

“...其实我也没那么难受...”

“......”

“你这样强行煽情,我有点想笑......”

“......”

“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游浩贤笑了笑,看着脸色越发阴晴不定的霍琊,凑上前去亲了一下他的脸,“造人这方面,再接再励?”

 

 

没了【。

  128 8
评论(8)
热度(128)

© 赤野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